第342章 我的意思,你明白么(月票加更)

周二周三,杨兮连着两天泡在了放疗科。

把那相熟的哥们给磨得差点就要上了天台。

不过,杨兮的悟性着实不错,把tps完全搞明白了之后,做出来的治疗计划居然是毫无毛病。

事实上,周二下午,当杨兮第一个治疗计划做出来之后,系统便给了【叮!】的一声。

可是,完成了系统本周任务的杨兮却对放疗计划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拉着那相熟的哥们,硬是要进行更深一步的研究。

闲着也是闲着嘛!

杨兮振振有词。

那哥们怎能不想上天台?你他么等着肿瘤外科开科,这两天闲着也是闲着,可哥们是放疗科的住院医,管着十好几张床的病人,攒了一大堆的事情来不及处理,却要陪着你做深入研究。

有病吧你?!

但心有如此念头,脸上却不敢表露。

因为,周一晚上在矿总医院的那台手术已然开始发酵,市立医院早已经传开,杨兮以一己之力,将本市另四家医院的五位专家哐哐打脸。

这样的人物,假以时日,那还不是下一个马宗泰?

能成为马宗泰那样的人物,谁他么不长眼还敢去得罪他?

还真有不长眼的。

尹伟排第一,高勇排第二,后面还跟着一个连向东。

高勇连向东早在周一中午的时候便对杨兮心怀不满了,好端端一个外科医生,偏要跑去放疗科学放疗计划,这不是不务正业吗?不带着他们俩人去柳泉镇开刀吃羊肉,这不是不仗义吗?

早就想削这小子了。

而尹伟对杨兮更是恨得咬牙。

马德,八分十秒,接了一根肝动脉,而且还是一气呵成,这种牛逼手术你丫不叫上你尹兄?咱虽然来不及搞直播,但录个手术视频总还是可以的吧,放在杏林园上,不又能火上一火么?

心中没有红太阳,胆敢藐视江湖道义,这种人,就该往死里削!

于是,周三下午刚过了四点钟,原本还想继续深研放疗计划的杨兮被尹伟高勇连向东三人硬生生从放疗科的计划室给绑架走了。

不着急,等天色擦黑了再削你丫的,现在还有点时间,抡几把掼蛋再说。

就在这四人躲在某家饭店的某个包间里打掼蛋之时,一位不速之客走进了东山县检察院。

刚从帝都出差回来的王杰。

“我是来自首的。”面对傅大山,王杰神色自若。

傅大山一脸严肃,但心里却是叫苦不迭。

这案子在陈检的授意下已经将卷宗压到了箱底,而且,傅大山也找人给王杰捎了话,说那天去他公司只是个误会,现在误会已经解开,事情也已了结,今后规规矩矩做你的生意就是了。

也就是说,只要王杰不露面,检察院这边便是睁只眼闭只眼,权当这案件不存在。

但是,王杰这个拧头筋居然找上门来了。

如何是好?

顶着不办,违法违规的是自己。

按章办事,必然得罪陈检以及陈检上面更大的领导。

傅大山可不敢继续装逼,在这种送命题面前,他是一个字的态度都不敢表露,只能是找到陈检做如实汇报。

“你没带话给王杰?”听完了傅大山的汇报,陈检的脸色阴沉的就像是暴雨前的那一刻。

傅大山委屈应道:“怎敢呢,陈检,周一中午我就找了人,当着我的面给王杰打了电话。话都说清楚了,王杰他也听明白了,谁能想得到他今天却不吱拉声地跑来自首了。”

陈检沉吟了片刻,再问道:“那他交代的内容有没有充分的证据呢?”

傅大山回道:“他提供了一段录音,已经送去做技术鉴定了,不过,我们几个凭肉耳分辨,都断定应该就是王杰本人和杨兮本人的对话。”

陈检面色凝重,不由起身,在办公室中踱起步来。

傅大山跟着补充道:“我询问过王杰的动机。”

陈检猛地站住,道:“他怎么说?”

傅大山道:“他说,上一次举报杨兮的便是他,杨兮收了钱,却不办事,联合柳泉镇医院的林院长故意戏弄他,所以,他必须要出这口恶气,哪怕是两败俱伤也在所不辞。”

“一派胡言!”陈检继续踱步,边踱边道:“五万块的恨,至于嘛!这根本不是一个生意人正常的思维。你不是说柳泉镇医院还是王杰那家公司的大客户吗?为了五万块钱,他王杰会跟林院长撕破脸吗?再有,这件事传出去了,他王杰今后的生意还怎么做呢?”

傅大山道:“陈检分析的到位,我们几个也感觉这案子没那么简单。”

陈检再次站住了脚,看了眼傅大山,道:“要学会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小傅,你辛苦辛苦,催催技术科尽快做出鉴定,如果录音属实,那么就按正常流程走一遍,市里领导那边,我来想办法解释。”

傅大山领命,就要起身出去,却被陈检叫住。

“记住,原则性的问题不能放过,但原则以外的事情,就需要把握好尺度,最起码在态度上要尽量尊重那个杨医生。还有啊,小傅,办案时要善于分析利害,不要总想着一棍子打死,明白吗?”

傅大山点了点头,应道:“我懂,陈检,如果双方能够达成谅解的话,刑事变民事,我们也落个轻松。”

陈检的脸色缓和了许多,感慨道:“明年上半年,胡检就要退休了,市里那边会有一大波的人事调整,小傅啊,机会总是垂青那些有准备的人,我的意思,你明白么?”

傅大山不傻,当然明白。

陈检能不能上升一步,胡检做不了主。但是,把陈检摁在原地,却是胡检一句话便能办到的小事。

陈检要是上去了,那么,县里这摊子跟着也要有一波调整,他傅大山做为陈检的嫡系,必然有机会升个一官半职。但陈检要是原地不动,那么,谁也没机会把屁股往上抬。

“没别的事情,那我就先回去了,陈检,您放心,明天这案子,我一定严格遵守您的指示。”

陈检挥了挥手,道:“去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