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万军从中救少主

人形怪出手如电,爪子在空气中摩擦,带着丝丝白烟。

巨爪瞬间来临,在距离白凤九不足十厘米的时候,他动了。

轻轻挥拳,人形怪巨大的身躯猛然一顿,然后轰的一声炸开,化作漫天碎片血雨。

坐在地上的金果儿目瞪口呆,在她面前,原本郁郁葱葱的黑森林,出现了百米长,五十米宽的空白区。

飘散在空中的人形怪碎片纷纷落下,一枚绿色拳头大小的珠子掉在白凤九脚下,上面散发着浓郁的真气。

弯腰捡起,白凤九随手将那枚兽丹放进口袋。

“果儿,休息好了吗?”白凤九转头,满脸的轻松,好似刚才的事跟他没有关系。

金果儿从震惊中缓过神来,木讷的点了点头。

二人继续前行,路上金果儿不住的偷瞄白凤九,心中充满了疑问。

虽然心中对白凤九充满了疑惑,但是金果儿并没有刨根问底,任何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她自己也不例外。

想那么多做什么,就是白凤九变成了神仙,也是自己的姐夫,他要宠着姐姐,也要宠着自己不是。

想到这里,金果儿心中豁然开朗,有这么牛掰的姐夫,以后自己可以横着走了!

脸上洋溢着笑容,金果儿伸手拉着他的衣服,一路蹦蹦跳跳。

永夜森林中没有日出月落,白凤九估摸着二人走了将近两天一夜,前面出现了丝丝的亮光。

金果儿大喜“姐夫,我们快走出去了!”

二人加快脚步,穿过郁郁葱葱的黑森林,踏上被明媚阳光包裹的世界。

踏在外面的土地上,金果儿闭上眼,享受着阳光洒在脸上的感觉,回想在永夜森林的感觉,恍如隔世。

金果儿还没享受够阳光洒在身上的感觉,天空就被一团云遮盖了。

远处黄沙漫漫,狂风卷着沙尘,如海啸一般袭来。

在风沙中,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喊马嘶,金铁交鸣的声音。

好像在很远的地方,有两军对战,正在相互冲杀。

白凤九将一块纱巾给金果儿蒙在脸上遮挡风沙,二人爬上不远处的小山坡。

居高临下,五里外矗立着一棵巨大的树,这棵树枝繁叶茂,直冲云霄,被黄沙遮盖了大部分,只能看到下面的根基。

在巨大的树下,围绕着千军万马,不住旋转,如黑压压的蚂蚁。

蹄声如雷,一队顶盔掼甲的士兵奔袭而来。

气势汹汹,金果儿心头一慌,下意识抓住了白凤鸡的手。

军队在距离二人十几米外勒马停下,领头的一名将领下马跑来,身上的盔甲摩擦,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拜见白将军!”

将领来到面前,抱拳单膝跪地,金果儿不由一怔,转头看向白凤九,他什么时候成了将军?和这些人认识?

“白将军,少主被叛军围困神树之下,生命危在旦夕,还望将军前去营救!”

不等白凤九做出反应,那名将领挥手,几名仆从捧着盔甲跑来,不由分说给白凤九穿上。

就在白凤九和金果儿疑惑的时候,仙风道骨的老者出现。

从老者的讲述中,二人得知,这是一次通关任务。

谪仙遗留在人间的宝藏,就藏在那棵巨大的的神树之上,想要爬上神树,必须救出被叛军围困的少主,拿到通往神树的钥匙。

白凤九穿戴整齐,提枪上马,一身银盔银甲,头顶的盔缨在风中摇摆,背后的白袍猎猎作响。

金果儿也穿上了一身盔甲,手持一柄青钢宝剑,英姿飒飒。

风卷着黄沙,如云朵一般压在人们头顶,天空变得越来越阴沉。

将领上前拱手“白将军,时间紧迫,我们赶紧去救少主吧!”

白凤九应了一声,转头看向金果儿。

“别怕,跟着我。”

说完将手中的亮银枪一举。

“杀!”

白凤九身先士卒,带着军队从山坡上奔袭而下,如一柄利剑刺入万军丛中。

俗话说一万无边无沿,十万扯地连天。

在山坡上看漫漫一片如蚂蚁,等白凤九他们冲进去,简直就是进了人民的海洋,瞬间被淹没其中。

白凤九舞动长枪,好似一台生命收割机,所到之处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金果儿紧跟其后,不时的在后面补刀,还给白凤九校正冲杀的方向。

其实不用金果儿矫正,他们也走不错方向。

那神树直径有三里,好似一座通天的城堡,只要不是瞎子就能看得到。

“咚咚咚!”

一连串的声音传来, 地动山摇。

远处的士兵飞上天,一个五米高的巨人踏着沉重的步伐冲来。

叛军士兵纷纷让开一条路,巨人一个野蛮冲撞,将白凤九带领的队伍给冲散。

几条长枪刺在巨人身上,只留下了几个白点,巨人转身,抡起手中的狼牙棒横扫,攻击他的士兵和马匹被打飞。

金果儿也惨遭波及,战马倒地,将她的腿压在下面。

“吼!”

巨人举起狼牙棒,使出全身的力气,力劈华山要将地上的金果儿捶成肉泥。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白光闪过,白凤九收枪探身,将地上的金果儿拉上自己的战马。

双腿打马肚,战马嘶鸣一声向前跑去。

金果儿抱着白凤九的腰,歪头向后看去,举在空中的狼牙棒一分为二,而那个巨人,也裂开了。

白凤九带着金果儿在万军从中冲杀,但是这些叛军好似蝗虫一般,不畏生死,前赴后继,就算铁打的人也能累死。

此刻白凤九的白袍已经染成了红色,胯下战马身上黏糊糊,鲜红的液体从毛发往下滴答,如同汗水。

“姐夫,你看那边!”

在万军从中,突然竖起一杆大旗,迎风猎猎作响。

“少主在给我们打信号!”

双方距离不足百米,但是这些叛军如同泥石流阻碍前进。

“抓紧我。”

白凤九单手抓着枪尾,真气灌入里面,挥舞横扫,前面的叛军如同被收割的稻子。

百米的距离,白凤九用了十几分钟来到,这里被士兵用盾牌围成了防御圈,和叛军们对峙。

战马一跃而起,带着白凤九和金果儿冲进防御圈中,一名美丽的妇人急匆匆跑来,将一名婴儿交给他。

“白将军,少主就交给你了,一定要将他交给主公。”

说完,美丽的妇人从袖子里掏出一把匕首,猛地刺进自己的小腹,一头栽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