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五章 妖孽般的男人

“杀!”

一声叱咤。

十人犹如猛兽一般,将夜不归围在正中。

一道道璀璨剑气,纵横捭阖的刀光,全都朝着夜不归轰去,仿佛要在一瞬之间,将他给彻底轰杀。

夜不归站在原地,就感觉四周天地都在颤栗,无数股毁灭力量朝着自己涌来。

仿佛是大海翻腾汹涌,要将自己埋葬其中。

夜不归脚踏地煞步,身影犹如鬼魅一般,在刀光 剑影中穿梭,连衣角都没有碰到。

“妈的,这小子的步法太诡异,根本打不到他。”

一名大寇气的暴跳如雷。

自己无匹的刀气,每次明明朝着夜不归劈去,可是每次全都落在空处。

这种战斗让大寇急的抓耳挠腮,空有一身蛮力,却总有种无用武之地的感觉。

目光猛的一凝,瞅准一名大寇,当即欺身而至。

速度太快,以至于那名大寇只觉得眼前一晃,再定睛一看,秦棠竟然就在自己眼前。

“卧槽。”

大寇只来得及爆出一句粗口。

就见一只拳头在瞳孔里不断放大,“嘭”的一声,砸在了他的面门上。

这一拳,没有半点花哨,但却具有无匹的力道。

大寇本想着,只不过挨上一拳罢了。

可却没有想到,就这一拳轰在他的身上,头颅当时崩裂,脑袋和脖子直接分了家。

咕噜噜!脑袋落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大寇还在张着嘴,似乎在说怎么会这样。

“看来你是没机会拿我头颅赚钱了。”

夜不归收回自己的拳头。

这一幕,也是让在场的人为之震惊。

但不是因夜不归的强悍,能一拳打死一名大寇,而是这一拳,没有动用任何武技。

更准确的说,至今为之,夜不归只施展了一门步法,再没用过任何武技。

在不动用武技的情况下,他的力量就达到如此骇人听闻的地步。

如果施展武技,在有武技的加持下,又该达到何等地步,简直不敢想象。

“大家休息,他的力量很大,不要让他有可趁之机。”

蔡文轩开口提醒众人。

大寇血淋淋的例子就在眼前,只要被夜不归逮到机会,就是一击毙命的下场。

“给不给可趁之机,可不是你说的算。”

夜不归纵身一闪,跃出几人的包围圈。

当即捏着拳头,朝着松下贵工杀去。

“松下先生,小心!”

蔡文轩脱口而出,慌乱之间,竟然喊出他的真名。

松下贵工也是武道会有名的强者,只不过刻意化了妆,很难让人将眼前这个粗犷的男人,与儒雅的松下贵工联系在一起。

“笨蛋!”

松下贵工气的牙根痒痒,完全没有因蔡文轩的提醒而感激。

他已经看到了,秦棠正冲着自己杀来。

当即毫不犹豫,一口朴刀朝着前方劈去。

其余几人全都不遗余力,挥舞着手中武器,齐齐杀向秦棠。

然而,就在众人杀向秦棠之时,秦棠却突然方向骤变,弃松下贵工,转而杀向另一个方向的蔡文军。

“不好!”

众人脸色巨变,齐齐大惊。

但是这一切都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他们前招已出,后力未生,这时候就是想变招都已经来不及了。

蔡文军脸色骇然,能隐约看到一道身影朝着自己扑了过来。

突然间,脖子传来一阵剧痛。

想说话,却发现已经说不出话来,脖子处,正有一只大手扣住。

夜不归扣住蔡文军的脖子,掐得他脸色通红,嘴角处更溢出一抹唾沫。

“可惜了,好好的人不愿意当,偏偏要去当一条狗。”

夜不归失望的摇了摇头。

这样的人,不为国家出力,却在蝇营狗苟,甘愿沦为扶桑人的走狗。

一百多年前,就是这种人太多,才会令华夏陷入苦难之中。

抛弃礼义廉耻,无所顾忌,这种人最是该死。

咔嚓!夜不归直接扭断了他的咽喉,尸体缓缓的躺在地上。

“文军!”

蔡文轩焦急大号。

蔡家十三太保,能上得了台面的就只有蔡文轩与蔡文军。

死了蔡文军,等于是断他一臂膀。

“你出卖夷洲,自绝于华夏之外,就该想过会有身死族灭的一天,”夜不归冷漠说道。

“我没有做错,我是在为家族着想。”

蔡文轩厉声嘶吼着。

这是他的最后精神支柱,为了家族,无论什么事他都能干,也都敢干,包括背叛夷洲。

“没做错?

因为你的一己之私,几乎害得夷洲沦丧,竟然还敢说自己没有做错。”

夜不归闲庭信步,朝着蔡文轩走去。

“小崽子,给老子死来。”

一名大寇从身侧杀来,手中的鬼头刀绽放出璀璨刀光,犹如一道从天而降的瀑布。

“滚!”

夜不归随意的抬手,直接一巴掌抽了出去。

很随意的一巴掌,没有动用任何武技,纯粹的力量,却有着让人为之胆颤的力量。

“嘭!”

刀光顿时湮灭,大寇更是如断线风筝,倒飞了出去。

脸上留下一个深深的五指印,直接让脑袋来了和三百六十度旋转。

鲜血从嘴角汩汩直冒,人已经断了气息。

这一幕,再次令人震惊。

一个个瞪大瞳孔,简直不敢相信,这踏马还是人?

根本就是妖孽。

什么时候战神都是纸糊的了,一巴掌竟然就把一位战神强者给丑死了。

吓得其余人全都噤若寒蝉,身子犹如抖筛一般,不敢妄动。

这一刻,他们才明白,秦棠要效仿师祖独战群雄,不是狂妄,而是真的有这个实力。

最令人惊恐的一点,他们只知道秦棠强大,却不知到底强大到何等地步,毕竟迄今为止,秦棠都没有动用自己的武技。

秦棠,对他们而言,就是一个充满谜团,又极度危险的人。

“你……别过来……”看着秦棠朝自己走来,蔡文轩彻底慌了神,连话都说不利索,可见恐惧程度。

“你不配活在这个世上。”

一个丧心病狂,为了讨好十二惊皇,能干出挫骨扬灰的事儿的人。

夜不归没有半年留情,在他惊恐的目光中,一掌取了他的性命。

脑袋落地,蔡文轩的嘴巴还在为张,不断的喃喃自语,说自己没有错,只是赌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