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的阳光明媚,松江水滔滔。

一辆出租车来到了东方疗养院的大门前。

大门前早就停了一辆车,那是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

李子安从出租车里下来,又上了那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随后那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开进了疗养院。

出租车司机一脸懵逼。

这是什么操作

“老公,东宫去那家公司干什么”沐春桃问了一句。

“东宫”李子安被这句话逗笑了,“那我是哪朝的皇帝啊”

沐春桃抿嘴一笑“商朝纣王。”

李子安“”

“老公,你说呀,东宫去干什么”

“我把公司给她了。”李子安说。

“我还想给你当几天秘书呢,结果你把公司都送东宫了。”

“咱们还有黑锅公司嘛,你想玩秘书的游戏,我们在黑锅公司里玩就行了。”李子安笑着说。

沐春桃眨巴了一下眼睛“黑锅公司的总部在哪里”

李子安伸手戳了她的小蛮腰一下“在你的身上。”

“呸,你坏死了。”沐春桃脸红红的啐了一口。

打情骂俏里,“16号”病房到了。

这个病房就算丘猛住过的病房,现在成了李子安与疗养院方面的联络点了。

沐春桃将车子停在了路边,李子安下车,从门边的花盆下取出钥匙打开了门。

一进门,沐春桃就跳到了李子安的背上。

李子安求饶道“我的姑奶奶,别闹啊,我得先去办正事。”

“叫我女王。”

“呃,女王。”

沐春桃这才从李子安的背上下来,却又凑过来在李子安的脸上香了一下,然后又偏着脸等李子安香她。

李子安也香了她一下,然后伸手擦了一下脸颊。他担心有口红什么的,然后被董曦和扫地僧看见,那就糗大了。

“你去吧,本秘书要把这里收拾一下,等你回来,本秘书给你泡茶捶腿。”沐春桃笑盈盈的样子。

李子安想到的却是另外一种画面,心里也痒痒的。

他看过好些秘书片,特别励志的那种。

如果桃子真要跟他玩什么秘书的游戏,他是要扮演霸道总裁,还是一个糟老头子呢

还真是难以决定。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在这里等我。”李子安说。

沐春桃点了一下头。

李子安去开了门,一眼就看见了站在门口台阶下的董曦,他带上门往她走去“走吧。”

董曦说道“我知道沐春桃来了,你这么着急关门,你们刚才在干什么”

李子安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跟你说件事。”

“嗯。”

“海里的尸体已经打捞上来了,但没有发现爱丽丝的尸体。”董曦说。

李子安讶然道“怎么可能,那样剧烈的爆炸,那么大一艘游艇都炸没了,她不可能逃走了吧”

“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的确没有发现她的尸体,目前有专业人士在拼凑尸体碎片和dna化验,如果那些被炸碎了的尸体里也没有她,那就是另外一种可能,她早就准备好了逃走的工具,潜水逃走了。”

李子安的情绪受到了一点影响。

黄波被爆了头,结果爬起来跑了。

现在干掉一个爱丽丝,居然找不到尸体。

既然早就做好了逃生的准备,那还说什么死也要带上

他最讨厌这种装了逼就跑的人。

“你也别担心,就算她没死,她也不敢再来华国。”董曦说。

李子安笑了笑“我一点都不担心,事实上这样的对手多来几次才好,她给我挖坑,但给了出场费,这点是值得肯定的。”

董曦“”

大师不只是职业背锅人,还是职业填坑人。

不管是怎么坑,只要给出场费就可以约。

“对了,我这次来主要是想给余家豪做个证,他不知道爱丽丝的身份,他就是单纯的想报复我。”李子安说。

“你不会给他白作证吧”董曦瞅了李子安一眼。

“当然,他想害我啊,虽然我没死,但精神损失费肯定得付吧我一块钱买下了他在巨人公司的股权。”李子安干脆自己说了出来。

这事想瞒也瞒不住。

再说了,这事也算是正常的商业交易,一个愿卖,一个愿买,不违反任何法律条规。

董曦苦笑了一下“余家豪摊上你这么一个姐夫,那还真是倒霉。这事我会处理,但他也不会被马上释放,他会接受调查,如果他犯了法,那就得接受法律的制裁。你要给他作证,我待会儿让刘军给你录份供词。”

“嗯,谢谢。”敲定了给灾舅子作证的事,李子安的心情好了许多。

“跟我这么客气干什么”

“呵呵,不客气,对了,这次的黑锅算是搞定了,你那边说给我找合适的黑锅,找到了吗”李子安迫不及待的想背下一个黑锅了。

“有几个目标,现在还在挑选之中,我说你这人还真是的,我还见过谁背个黑锅都这么积极的。”董曦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

李子安只是笑笑不说话。

背黑锅有搞头啊,这是一门好生意。

只是这话肯定不好说出来。

“还有一件事。”董曦说道“上面已经批准了。”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批准了什么”

“你忘了吗”董曦反问。

李子安摇了摇头,他真不记得他申请了什么。

“上次你说给张博士卜一卦,就这事,上面批准了。”董曦说。

李子安说道“你不说我还真给忘记了,不过今天不一定行。”

“为什么”

“我今天刚给人卜了一卦,通常我一天只卜一卦,第二卦或许没那么灵验。”李子安说。

“录了口供我带你去见见张博士,他说他想跟你聊聊。”

“他想跟我聊什么”

“你上次给了他一个建议,他做了新的实验,估计是要跟你聊这件事。”董曦说。

这事李子安倒是记得,上次他给曾博士提的建议是一些兔子和鸡来做实验,看看那种病毒生物会不会进食。董曦这么一说,他也想去看看呢。

如果那些病毒生物会进食,那又会是怎样一个景象

不知不觉就到了疗养院的总部,也就是那种三层高的小破旧砖瓦楼。

刘军来给李子安录口供。

李子安也就是实话实说,没有添油加醋,也没有掩盖什么,事情是什么样的,从他的嘴里出来也就是什么样的。

给假口供可是犯法的。

他没有对余家豪那灾舅子落井下石就已经够仁慈的了,当然也不会为了余家豪说谎,为余家豪开罪。

半个小时后,刘军弄好了口供,他把本子合了起来,把录视频的器材也关了,然后说了一句话“老李,昨天晚上我梦见了一个人

。”

李子安一头雾水地看着刘军。

刘军接着说道“我梦见了一个穿白衣服的女孩子,身材很好。”

李子安眨了一下眼睛,心里暗暗地道“这会不会是想套我什么话吧”

白衣女子,在他这里差不多就是姑师大月儿的代名词。

刘军直钉钉地看着李子安“那白衣女子不停的说,你过来,你过来,我就向她走去”

李子安也直盯盯的看着刘军,等着他往下说。

“我走到了她的身后,她突然转过了身来,你猜怎么着”

李子安很配合的摇了摇头。

“我的个妈呀,竟然是一个骷髅”刘军的的表情很夸张,“当场就把我吓醒了。”

“然后呢”

“我都被吓醒了还有什么然后你是大师,这个梦你给我解一解。”刘军的眼神之中带了点期待。

看来不是套话。

李子安略微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严格意义上,你这个梦是一个失败的春梦。”

刘军气道“去你的,我正儿八经的请你解梦,你拿我开玩笑,我们还是不是朋友”

李子安笑着说道“不就是一个梦吗,你是看过那具骸骨了吧,若有所思,夜有所想。你要是看过精武女王的骸骨,你脑子里就会留下印象,再加上你没对象,你这个年龄肯定很想搂着女人睡觉对不对,两个因素凑一块儿就有了这个梦,这有什么好解的”

刘军琢磨了一下,也咧嘴笑了“你这么一说好像有点道理,不是什么坏兆头我就放心了。”

“解梦费200万。”

“我去你的,你怎么不去抢啊两元你要不要”

李子安顿时无语了。

两元,摆地摊的都懒得给你解梦。

“老李,跟你说个事。”刘军压低了声音。

“嗯,你说。”

“那个”刘军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婆婆妈妈的,有事你就说啊。”

“你老婆公司里有没有合适的女同志,给我介绍一个呗。”这句话出口,刘军的国字脸红了三分之一。

李子安忍不住笑了“肯定有啊,回头我让我老婆给你挑一个胸大屁股翘的,脸蛋也要漂亮的,嗯,还有皮肤也要白的,你看行不行”

“够哥们”

“不过”李子安也给他来了一个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刘军有些着急。

李子安说道“你也算一个帅哥,不会找不到对象吧”

刘军苦笑了一下“我工作这么忙,哪有时间跟女人接触,倒是相过几次亲,人家问我有没有房,有没有车,我住宿舍,车也是公家的,都没成。”

李子安本想说回头我给你弄辆车,可忽然想到刘军的身份,他要是给刘军买辆车,那不就成了行贿了吗,跟着又把这话吞了回去。

“后来我琢磨了一下,我总结出了原因,跟我相亲的那几个,要么是女硕士、女海归,要么是职场白骨精,我跟人家不配对,所以我就想你给介绍一个更我差不多条件的,普通职员都没关系,只要脾气好,人漂亮就行。”刘军说。

“这事包在我身上。”李子安说。

董曦推开门走了进来。

刘军的脸瞬间切换成了严肃的表情“董组,证词录完了。”

董曦点了一下头“大师,跟我来吧,我带你去见张博士。”

李子安起身跟着董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