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初见鸣人!(求推荐票!)

收拾掉几个垃圾后,青羽从小巷子里走了出去。

虽然逼问出来的结果不尽如人意,但他现在能够确定,这个谣言确实是有人让他们传出去的,至于这个人到底是谁,青羽并没有问出来。

他对此也并不感到失望,毕竟这些人就是一些市井无赖,有人出几个钱让他们动动嘴皮子,这种赚外快的大好机会,他们怎么可能会放过。

所以这些小喽啰基本上什么都不知道,再逼问下去也不过是浪费时间。

至于真正的幕后黑手肯定会扫清所有小尾巴,不留下任何把柄。

青羽不是柯南,对破案没有任何兴趣,但这件事他已经记在了心里,日后必有回报!

还有猿飞日斩

在前世,青羽就看到过很多种说法,有人说猿飞是为了保护鸣人,所以才没有将其留在身边抚养长大,毕竟水门的敌人很多,火影之子的身份如果暴露的话,对鸣人来说很危险。

而九尾妖狐转世这个说法其实是个意外,不小心传了出去不然的话,鸣人肯定能像普通孩子一样健康快乐的成长。

乍一听是不是很有道理?

但实际上呢?

难道堂堂的火影在自己的大本营木叶还保护不了一个小孩子吗?

水门又有哪个敌人能牛逼到杀到木叶来找水门的孩子报仇?没人知道的存在

那么多忍者难道都是摆设?

木叶真要有这一天的话,估计离灭亡也不远了。

还有更离谱的一点!

火影之子的身份隐瞒的那么好,结果九尾妖狐转世的消息一下子就传出去了。

把别人都当脑残吗?

鸣人是九尾人柱力的机密情报只有寥寥几人知道,其中青羽还被猿飞叮嘱过不要外泄。

那么剩下的人中不就只剩下那几个火影高层了?

而且这其中又以团藏的嫌疑最大,只不过青羽没有任何证据。

还有人说这干脆就是懂个锤子火影的岸本当初留下的,以至于前后矛盾,还与猿飞的人设不符。

这个理由放在前世倒是很有说服力。

可眼下却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一切结果,都必然有其原因,所以这个理由根本站不住脚。

总不能是猿飞听到了冥冥之中对他的呼唤,让他不管鸣人的吧?

所以这个锅,猿飞怎么都甩不掉!

说真的要不是鸣人的性格太过特殊,换了别人在这种环境下长大,不黑化第一个灭了木叶都奇怪!

四代火影的遗子,九尾的人柱力,两重身份叠加在一起,按理说应该再怎么小心保护都不为过。

可最后猿飞却选择了在青羽看来最让人难以理解的一种方式,让小小年纪的鸣人挣扎求生,体验最悲惨的童年,真是令人完全想不通!

反正至少青羽想不明白,也不清楚其中的内情,他也不想知道这些。

。。。。。。。。。。。。。。。。

当青羽终于按照目击者的说法,找到了这片居民区后,他就开始闲逛了起来,但却是有目的的闲逛,同时感知之眼频繁的换地方使用。

因为青羽认为就算鸣人从这个时候就被迫开始了独立生活,但必然会有人在暗中监视或者名为保护。

不然真让鸣人出了什么事,谁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而青羽寻找的就是这些躲藏在暗中的家伙

终于,他的苦心没有白费。

感知之眼发现了某颗树上隐藏着一个人,且生命波动很强,绝对不是野猫什么的。

青羽不动声色的继续往前走,然后绕了一大圈。

最终他发现隐藏在暗中的人不止一个,而是三个!

再以这三人躲藏的地点进行推测,他很快就发现了被保护其中的一所不起眼的住处。

就在青羽想着自己该用什么样的借口接近鸣人的时候,他突然注意到一个小家伙费力的推开门走了出来,然后迈着小短腿颠颠的跑了出去。

这一头显眼的金色头发,蔚蓝双瞳还有脸颊上那六道酷似胡须状的纹理

不是才一岁多的鸣人,又会是谁!

这一刻,青羽在看到鸣人后,心情立刻开始波动了起来。

说实话,在曾经看原著的时候,鸣人虽是主角,但绝不是青羽最喜爱的角色。

但这一世,他在融入这个世界后,可能是因为水门夫妇的缘故,让他对此刻的鸣人倍感亲切!

不过他没有选择直接与鸣人见面,而是避开暗中跟随的暗部成员,远远尾随着鸣人。

就算真的要接近鸣人,他也需要一个完美的契机才行,不然会很麻烦。

而这个契机很快就来了

一处小孩子经常聚集在一起玩的空地上,小鸣人脸上带着明媚的笑容,想要和这些昨天才认识的新朋友们一起玩耍。

虽然印象中的老爷爷似乎不见了,但换了新环境之后,试着一个人生活的小鸣人却展现出了惊人的韧性。

才一岁多的鸣人不仅能跑能跳,接受新鲜事物的能力也很强,而且他还领到了钱,知道了可以用钱来买吃的,牛奶很好喝,泡面也很好吃就是太少了,买不了什么东西就用光了。

但鸣人非常的乐观,似乎一点忧愁都没有,哪怕是饿肚子他也能忍。

甚至昨天的时候,还有好心的大叔送了他几串三色丸子,很甜,非常甜

鸣人虽然还不知道幸福的含义,但有的吃,有人陪他玩,他就已经感到格外的满足了。

只是身为这个世界的命运之子,他必将要接受那些常人所无法承受的磨难。

而且就从这一刻开始!

“你们在玩什么?带我一起吧!”

小鸣人虽然很瘦小,但却是元气满满,眼神中还透露着渴望。

“好”

其他几个小朋友正准备答应下来,可就在这个时候,呆在一旁聊天的几个妇女却是立刻神色一变的连忙跑了过来。

一边拉走自己的孩子,还一边用满是厌恶的眼神看着小鸣人。

“一天就知道玩!以后不许再跟他一起玩听到没有?说话都不行!”

“哇!”

一个小孩子能知道什么,被训斥了几句后,直接开始放声大哭,特别的委屈。

其他几个孩子也是一样,在家长的叮嘱下,立刻乖乖的远离小鸣人。

小鸣人被孤立了,刚才还热热闹闹的小朋友们全都被各自家长给带回家了。

只是小鸣人似乎还不知道这全都是因为自己,傻乎乎的笑着,站在那里,一边挥手道别,一边满是期盼的大声说道:“明天我们再一起玩!”

回答他的自然是几个家长厌恶中带着丝丝恐惧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