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到了这个时候其实还是很难说的,因为到目前为止拉齐奥不过才一球领先,而都灵则好像还没有完全发力,谁也说不好拉齐奥就一定可以赢得这场比赛的最终胜利。

文图拉其实一直都在等待,他认为最佳时间是最后十五分钟,那个时候拉齐奥球员们应该已经进入了体能极限和心理极限的状态,他就是准备在那个时候才发动全线反击。

而很明显的是张卫也已经注意到了他的这个打算,这个时候张卫再次来到了场边,再次对全队发出了进攻的指令,而拉齐奥也立刻就展开了更猛烈的攻势,也就是在拉齐奥的进攻之下,都灵的后防线也开始出现了问题。

最关键的问题还是在另外一个人身上,那就是范戴克,他终于出现在了锋线上,而他巨大的身高顶在最前面的时候,立刻就让都灵的后防线捉襟见肘起来。

文图拉此时此刻的眼睛已经眯在了一起,他不想让人从自己的眼神中看到绝望,因为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他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变化,但当拉齐奥打进一球之后他就有点担心这种情况是张卫安排的,因为虽然范戴克只是一个后卫,可是他的身高却在都灵的禁区之内占据绝对的优势,那几个后卫根本就压制不住他,更何况还有克洛泽和范尼格这两个弹跳力也一样惊人的前锋存在,那真的完全不一样。

可那个球却真的有点运气的成分,而且拉齐奥也没有在接下来的的比赛中继续使用范戴克,所以他觉得也许只是自己杞人忧天,可这个时候他终于发现之前范戴克没有出现在前锋线上只不过是范戴克自己还没有适应而已,而现在不适应也必须上去,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顶上去了,而这么做的结果就是都灵的后卫线终于岌岌可危了。

范戴克也许只是个后卫,他的进攻真的不值一提,只是当他作为一个点出现之后,那就太可怕了,那简直就可以说是恐怖了,这种打法很简单但却真的很有效,特别是面对都灵这种球队的时候。

张卫其实早就准备这么打了,可范戴克却就是进入不了状态,他总是要尽职尽责的回到后边去防守,这让张卫非常生气,但又无可奈何。在中场休息的时候张卫在休息室里面大发雷霆,直接点名了范戴克太让自己失望了,这也是他入主拉齐奥之后很少做出来的事情,这一点也让范戴克都抬不起头来。

下半场范戴克也有意向前突击,但还是习惯性的回到自己的防线上,原因很简单每个回合他都会不自觉地跑到那个位置上,而当张卫再次发出了进攻命令的时候,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躲在后面了,所以这才勉为其难的进入了对方的禁区之内。

其实连他自己都没想到的是,当他出现在这个位置上,效果竟然非常之好,身边的几个球员全都不知道该怎么防守他,这才让他知道张卫之前的布置是绝对有针对性的。

第六十六分钟卡塔尔迪和戈麦斯做了一个精彩的撞墙配合,卡塔尔迪将足球交给了萨拉赫,萨拉赫直接将足球调入对方禁区之中,范戴克立刻头球回做,将足球点给了身边的克洛泽。

这一刻几个人的配合非常简单,但非常有效,瞬间已经把都灵看似固若金汤的防线撕的稀巴烂,而克洛泽带球之后立刻尖刀一般插入禁区,这一刻他的射手本色已经完全迸发出来,对方的后卫也好门将也罢都已经不在他的眼中了。

这一刻也只有犯规一个办法而已,迪塞萨雷此时已经成了整条后防线最后一个人,他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对着克洛泽一个飞铲过去。

这并不是什么正常的防守动作,因为这个时候所有正常的防守动作都已经毫无意义,所以这一次他的铲球直接是对着人去的。

克洛泽在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对方的防守是什么意思,这个时候他要是闪开自然可以毫发无损,但却很难被判定为犯规,所以在短时间之内他已经决定要硬碰硬,和对方撞一下。

所以他并没有躲闪,而是直接冲了过去,这一下反而让对方有点发呆了。这毕竟只是一场普通比赛而已,也不是什么事关生死,大家不需要真的把所有一切都放在上面吧,所以在最后一刻他还是收了力量,蜷着的腿并没有真的蹬出来。

可就在他的腿刚刚进入到克洛泽脚下足球边缘的时候,克洛泽却已经应声而到了,那一声惨叫和之后躺在地上痛苦翻滚的样子真的让迪塞萨雷都有点惊愕,他甚至都以为自己真的铲倒对方了。

不过他马上就意识到了这是个假摔,因为自己的脚根本就没有碰到对方,克洛泽真的太有经验了,所以别看只是在刹那之间,但是他却已经早就想到了这个办法。

这样做既可以获得点球,又可以避免自己受伤,真的是一举两得的事情。而这件事的关键就是在于时机的把握。

要是早了就会被裁判发现是假摔,这个年头摄像机几乎可以做到三百六十度了,就算裁判发现不了也会被球迷们说吐槽的。可要是晚了,那么就真的受伤了,说什么都没有价值了,所以别看这只是个简单的假摔,却也是充满了足球智慧和经验的。

别看他表面上一直都在加速,,但实际上却死死的盯着对方的脚,而当对方的脚尖进入到了足球阴影之中的时候他知道时机恰恰好,所以立刻就随之倒在了禁区之中。

当然了光是时机还不行,最好的还是他到下去时候的演技也是相当霸道的,瞬间就演绎出了一个被人铲倒球员该有的一切。

裁判没有什么好犹豫的,这个求他的位置并不算好,但却也看得清清楚楚,前面的动作绝对是个明确的犯规,所以他毫不犹豫的跑了过来,手已经伸入了口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