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和离了

“小薇,大姑后悔啊!我当初就该和离,呜呜呜……”

张薇叹了口气,道:“如果你现在要和离也可以,不用担心以后的生计问题,你可以采药卖钱来保障自己的生活,至于住的地方,你更加不用担心,穆家分给我们的那房子,你可以带靓丫住,我们那边新房都已经搞好了,等……穆风回来,我们就要搬去那边住。”

张薇觉得新房可能都住不久,毕竟聂稹的身份特殊,迟早要回京城的。

穆大姑擦了擦了眼泪:“小薇,谢谢你,谢谢你。”

“一家人,不用谢来谢去的。”张薇安慰,“大姑,你决定了吗?和离吗?”

穆大姑斩钉截铁的道:“我离!”

旁边地上躺着的乔来钱母子俩,一脸惊讶。

穆大姑可是他们家的摇钱树啊!她走了,家里怎么办?

“春芬,你一定是在说笑,是不是?你看,你回来这么久我也没咋打过你,是不是?咱别和离,别和离,你要是和离了,丑丫怎么办?”

“你闭嘴吧你!我大姑在坑里呆了那么长时间,你作为男人,作为她相公,居然下去救她都不愿意,你还是人嘛?”张薇一脚踢过去。

“哎哟,别踢别踢,我……我那不是害怕嘛!”

和离,在这时代不是个光彩的事情,一听和离,穆庆丰就有些犹豫,佟家人没开口,这种大事,他们也不好开口。

“大姐,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穆庆丰道小声道。

乔老婆子连忙接话道:“是啊,春芬再考虑考虑吧!和离了,你名声不好,以后丑丫也不好说亲,春芬你不要冲动啊!你要为丑丫想想。”

这死老太婆知道穆大姑最在意靓丫,开口闭口都是靓丫。

张薇又道:“要是男方因为这点小事就看不上靓丫,不愿意娶靓丫,说明那男方不咋滴,靓丫长得好,人品好,我就不信这天下就没有一个眼明心亮的!再不济………我有的是钱,给她买一个上门女婿也成!”

有的是钱?

钱?

乔来钱母子俩心痛的一批,舍不得掉了这门亲啊!

“别别别,亲家侄女,有话好说,有话好说,要放了,要不你先把我们放了,咱们好好谈谈。”乔老婆子舔着脸,笑道。

“我一定要和离!”穆大姑一脸泪痕,但是神情却十分坚定,“这么多年了,我嫁到你们乔家,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当牛做马的伺候你们一家,高兴了,对我呼来喝去,不高兴了,对我拳打脚踢,我………我要和离,我要带走靓丫!”

“你做梦!”乔老婆子凶相毕露,“那是我乔家子孙!”

乔老婆子才不在乎一个丫头片子,她只想要钱!

张薇当然知道这老太婆怎么想的,但是她就不想如她意!

张薇笑眯眯地踩在乔来钱的手指上,乔来钱痛的哇哇大叫。

见此,张薇平静道:“答应吗?”

“你……好恶毒!”

“我还可以更恶毒,我是个大夫,我可以给你儿子下药,让他全身溃烂,但是又痒又痛的痛苦三个月再死,哦,千万别说报官,我的品级比他高,家里还供奉着圣旨,他查不查都是个问题呢!”

圣旨?乔老婆子母子俩傻眼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人啊?

张薇没理会他们惊讶的眼神,加重了脚上的力道,票来钱再次尖叫。

“今天签了和离书,靓丫跟着我大姑,我就饶你们一命,不然呵呵……”

一声冷笑,乔家母子俩冷颤连连。

“答应,我答应,松开!快松开!”乔来钱受不住了,他感觉自己的手指要断了,真尼玛疼!

张薇这才松开脚,从身上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笔,写了两份和离书,这才解了乔家母子的毒,让他们起来按手印。

乔家要啥啥没有,就两亩贫瘠的旱地,要了也没啥用,离穆家沟又这么远,张薇就给穆大姑做主,什么都没要。

手印一按好,这事儿就算完了,两个人两家人的关系也由此断了。

穆大姑收拾了几件衣服,跟着张薇回了穆家沟。

回到穆家沟,已是中午,烈日炎炎,能把人烤脱皮。

穆雪和靓丫早早地留在门口等着呢,母女俩一见面,就抱在一起,哭成一团。

田姐道:“大姑奶奶,表姑娘都别哭了,赶紧先过来喝碗绿豆汤,解解暑。”

张薇:“田姐,赶紧把绿豆汤绿豆棒冰多拿些出来,给大家解解暑,佟伯你们先别走,先吃点东西。”

很快,田姐把绿豆汤端过来了,夏林峰、程绎霖、穆雪给大家拿了绿豆冰棍。

“嗯,这玩意儿了,冰凉解暑微微甜,好吃。”

“还是小薇会吃。”佟伯笑道。

迟早冰棍,喝完绿豆汤,大家才散去。

这时候穆老爷子问起了穆大姑的事情和以后的打算。

穆大姑一个劲儿的掉眼泪,张薇实在难以接受一个人不停的哭,她借口洗脸,离开了。

穆老爷子我也有些不耐烦:“哭什么?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爹,我和离了。”

穆老爷子楞了下,随即叹了口气:“和离就和离吧…以后带着靓丫好好过日子。”

听到穆老爷子这句话,穆大姑松了口气:“嗯,以后我带着靓丫,小薇教我认了草药,以后我和靓丫可以采药为生。”

穆大姑出事,领过一晚上加一上午的发酵,附近的邻居都知道了,现在穆大姑回穆家沟来可,一个个都过来关心关心。

对于和离,穆大姑一直是恐惧的,现在父亲还有乡亲都还这么友好,感觉自己好像没那么害怕了。

身上没钱母女俩吃住都在张薇这儿,穆大姑心里过意不去,吃过中午饭,她就准备进山采药。

“这么大热的天,你可别去,说句难听的,万一中暑,你采药挣得那点钱,都不够给你治病的。”张薇说话比较直,“更何况你才大病了一场,先养几天再说,急什么,你要实在闲不住,下午帮着田姐一块儿做饭。”

总要给她找点事做,不然容易瞎想。

傍晚的时候,一辆豪华马车进了穆家沟,直奔张薇这边来。

“穆夫人在家吗?”马车上跳下来一年轻男子,态度极其恭顺。

“我就是,你是哪位?”

“穆夫人,小的常如意,是沈大人家的,我家夫人诊出有孕了,特意派小的来感谢穆夫人。”

严湘萍怀孕了!!

还挺快!

“恭喜了,沈夫人,孕相如何?”

“有劳夫人惦记,大夫说胎相很好。”

“那就好,这么热的天,有劳你跑一趟,进来喝杯水吧。”

“不了不了,小的还得回城里去呢!”

东西一卸完,常如意就坐马车走了,临走,张薇打赏了二两碎银给他。

张薇大概得看了下这些礼物,都不是便宜货,其中还有一匣子珠宝,珍珠项链、翡翠手串、翡翠手镯、金镶玉簪子、宝石金钗等等,看的人眼花缭乱,果然是大手笔。

张薇挑了一根镶着珍珠的金钗给了穆大姑,给靓丫送了一个白玉镯,给穆雪一根金镶玉簪子,说实话这东西都不是她们两个这年纪戴的,送给她们也只是个心意。

穆大姑说什么都不肯要,最后拗不过张薇,她才收下。

回到房间,张薇就把东西收进空间。

宝庆府这边,严湘萍终于怀孕了。

沈柏年把她当眼珠子一样照顾着,生怕她磕着碰着了。

夫妻俩都在期待着小生命的到来。

沈柏年更是高兴的写信把好友挨个通知一遍,军营里的聂稹收到信,心里很不得劲,自己还没吃上肉,人家已经当爹了,自己太落后了!

不行,回家以后他也要和媳妇儿生宝宝!

结果就是第二天一早,聂稹换了条裤子。

而张薇也梦见了某人,梦见某人化身为狼要把自己吃干抹净,关键自己羞答答答应了!

老太爷哎,幸亏这个梦没人知道,不然羞死人了。

张薇想起聂稹之前来信说快回来了,但是过去这么久了,也没回来,她……想他了。

实际上,在他弄脏裤子的第二天,聂稹出发返程了。

夏林峰和程绎霖两个小不点刚来村里时,特别讲究,毕竟大户人家的孩子嘛!

但是孩子终究只是孩子,很快就跟村里的孩子们一起满山跑,人晒黑了好几圈。

他们家人从京城来穆家沟接他们时,差点没认出来。

“你们……”

程绎霖脱口道:“舅舅,你怎么这么快就来接我们啦?”

夏林峰:“是啊,爹你怎么来的这么早?”我们还没玩够呢!

夏智杰一听这话,就有些懵。

“你们好像不怎么希望我过来。”说完后,他看着儿子外甥,果然,这俩小鬼是不欢迎他!

回京城以后,等着他俩的是看不完的书,练不完的字,哪像这里,可以漫山遍野的跑,还有这么多小伙伴一起到处玩。

“夏大人,唐大人,进来喝杯水吧。”张薇开口道。

夏林峰屁颠屁颠的跑去给他爹拿了冰棍:“爹,您尝尝这个,薇薇姐做的,可好吃啦!”

夏智杰惊讶的看着手里的绿豆冰棍,尝了一口,甜丝丝冰冰凉,这个季节吃最合适不过。

一个农家妇,还有这等玲珑心,不愧是巾帼英雄,皇上亲封的五品诰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