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索然无味

虽然小樱打开了八门遁甲的第一门,开门,证明了她的那个水滴石穿的方法很管用,但,这个办法是不可复制的。

首先要有妙到毫巅的查克拉控制力。

小樱能在一边吃饭,说话,过着正常的日常生活中,分心,完美操纵查克拉,不急不缓,稳如泰山的去推进查克拉。

这份控制力,让人汗颜。

不是通过努力就能够拥有的,这是天赋,是天生就有的本能。

其次,你得有双重人格,可以在你入睡以后,代管查克拉控制。

如果说前者还有希望可以通过努力来获得,那这双重人格,就是彻底把路给锁死了。

似这样水滴石穿,精卫填海,慢工出细活的精妙操控,全忍界,想来也就小樱可以适用,其它人,很难直接拿这套方案来用。

人柱力倒是可以依靠尾兽来模拟双重人格,缺的是查克拉控制,习惯以查克拉量来取胜的战斗方式,真心不能期待尾兽会为了节省查克拉,去练习查克拉控制。

“爆八门的时候,力量太强,显得身体非常脆弱,特别是骨头,从今天开始,要坚持吃钙片,补钙。”

鸣人取出自己一直有在吃的钙片,分享给小樱,佐助。

学八门遁甲,没有副好身体,先废的就是自己,其它方面可以省,唯独这身体健康,是万万不能省。

除钙片外,其它的还有维生素片,补品。

“谢谢。”佐助轻不可闻的说了句这,转身离开。

小樱没有说谢谢,用鸣人的,吃鸣人的,她心安理得啊,反正将来是一家人,鸣人这个人都是她的,吃点营养品怎么了。

一行四人走走停停,沿途没有逗留太多时间。

自来也偶尔会消失半天,去调查纲手的下落。

鸣人三人则是依旧起早贪黑的拼命锻炼,小樱想歇一歇,找个借口约鸣人上街去玩,在这种气氛下,说不出口。

此般,又过去五天,距四人离开木叶,正好半个月。

自来也找到了准确的消息,带着鸣人三人,直奔目的地,也即是短册街,在这,没怎么费力的就找到了大肥羊纲手。

“什么啊,自来也吗?”喝酒喝到醉醺醺的纲手,瞥一眼来人,嘟嚷道“没事不会来找我,既然找来,就代表出了让你也感到麻烦的事。”

“哈哈哈,不愧是纲手,正是如此。”自来也开怀大笑,与静音打了个招呼,坐在正对面。

座位不够再坐三个人,因此,后来的鸣人坐自来也旁边,让小樱和佐助去另一桌。

小樱撇撇嘴没有动,站着又不累,再说从这个位置看去,能清楚,近距离的看到鸣人的侧颜,完美。

佐助打量着纲手与静音,心里若有所思。

“太麻烦的事就不要说了,我现在无事一身轻,什么都不想管。”纲手道:“明白吗?我不想再有烦恼了。”

“我知道,可是,这件事,非你不可。”自来也道:“就目前为止,没有再比你更合适的人选。”

“啧,变啰嗦了啊你,烦人。”纲手道:“这三个小鬼是怎么回事,你新带的徒弟?”

“他是,这两个是他的同伴,一个班的。”

闲话,聊家常,听的让人无聊。

鸣人看桌上有三盘下酒菜,闻起来味道可以,就下手拿了一个鸡爪子啃起来,然后是豆腐,鱿鱼须。

静音看看鸣人,再看看自来也,没有吱声。

“那个,不好意思,再来两份豆腐和鱿鱼须。”

“是,稍等,马上来。”

服务员很快把鸣人点的东西送来,两份豆腐,两份鱿鱼须。

鸣人拿牙签叉着吃,听着自来也,纲手有一搭没一搭的对话,偷瞄一眼纲手的宏伟,再幻想了下以后雏田的资本,无奈的发现自己竟没有多少激动与期待,一切都是这么的索然无味。

很快,话题谈崩,原因在于自来也说明来意,三代牺牲,想让纲手回去继任五代目,不说还好,一说,直接没得谈,纲手起身走人,静音把账给结了,急忙追出去。

“唉。”自来也叹气“果然,要请她回去还真是不容易啊。”

“同样身为三忍,自来也大人不能继位火影吗?”小樱道。

“我还有其它重要的事要做。”自来也顿了顿,余光扫了眼鸣人“如果可以,我也不会大老远出来找她了。”

鸣人知道,自来也所说的事,八成和晓组织有关。

一开始只是为了追回大蛇丸,之后顺着大蛇丸这条线,意外发现了晓这样一个实力可怕,有多名级叛忍的组织。

三代的三个弟子,除最喜欢,最优秀的大蛇丸不具备火之意志外,自来也,纲手,都不缺乏这种精神。

要问自来也愿不愿意担任火影,接下这份负担与责任,他一百个愿意。

可惜不能,既然发现了晓这样威胁很大的叛忍组织,他便不能掉以轻心,要时刻小心提防着这个组织。

“且慢。”鸣人吃完最后一片豆腐,大声道。

走到门口的纲手,下意识停下脚步,仅仅一顿而已,推门走了出去。

鸣人离开座位追上,拦在纲手面前。

“让开,小鬼。”纲手吐着酒气道,醉眼迷离,身子摇摆不稳,看起来貌似随时会倒。

“我站在这里,你打我三下,要是我退了半步,或是被打倒。”鸣人卸下背包,将拉链解开,倒出里面的钱,足足有几十万,这些是他带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这些钱就是你的,反之,我半步未退,你,乖乖回去担任火影,敢不敢来?”

跟着出来的自来也,闻言彻底傻眼,还很无语,大骂道:“笨蛋!不知道你面对的谁,就少开口说话,单纯比力量,我和大蛇丸加起来都不是纲手的对手!”

“什么!”鸣人错愕“真的假的?”

“真的。”自来也点头。

鸣人麻溜的捡起地上洒落的钱,装进背包,一边灿笑道:“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就开个玩笑,别当真啊。”

纲手眯着眼,上前两步,抬起右脚,踩住一叠钱“小鬼,说出来的话,等于泼出来的水,是收不回去的,很好,这几十万我就收下了,来,像个男子汉一样的站直。”

低着头的鸣人,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抬起脸时,已然变成哭丧脸“不要吧,你堂堂三忍,那么厉害的大人物,还在乎这些钱,这可都是我辛辛苦苦,一点一点赚来的。”

“白送的钱,没理由不要。”纲手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