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小夫妻全愣住了。

街面上是在小范围流行古装没错儿,但眼前这个黑瘦小丫头模仿的忒专业了,大热的天儿,不露腿脚不露胳膊不露脖子,大红丝绸里面貌似还有一层两层……

穿的这般神奇,说出的话也很奇葩,直接对着大夫发脾气:“你是不是男人啊?结了婚不知道好好疼老婆,还磨磨唧唧惹老婆生气让老婆离家出走,你接听老婆的手机就有道理了?我看你是欠打!”

说着话,捋袖子,她估摸着对付大夫不需要亮出开山斧,随便吓吓就得了。

自己在大齐可新学了不少本事,说一句“武功精进”正合适……

然而,令李华万万想不到的是,她撸袖子仗义执言的举动还没有激怒大夫,大夫的老婆不同意了。

思密达见到有人挑衅自家男人,竟然如母兽一般冲到前面,难为她还穿着拖鞋呢。

李华傻眼,因为母兽一般的闺蜜抓住了她的两侧肩膀,愤怒的都不顾形象了,怒骂:“你是谁家的破孩子?闲着没事儿管天管地还管起老娘的闲事来了?我男人是不是男人用你个小毛丫头确认?你还想打人?快滚!”

快滚——滚——滚……

傻了眼的李华失去了所有的锐气,甚至不敢稍作挣扎,她如今可是有力气的,真要是一不小心,把思密达给碰坏了可咋办?

哎,她的眼前浮起一层水雾,微微摇头,喉头哽咽说不出话。

大夫又来扯老婆的胳膊,温言相劝道:“好啦好啦,别生气,都是我的错,咱们不跟小孩子计较哈,回家,咱们回家。”

缺心少肺的思密达,就真的放开了双手,被大夫揽着一侧肩膀往回走了。

李华终于出了声儿:“思密——”

思密达迅疾回头,瞪了眼睛恶狠狠滴:“回家找你妈!”

哎,一对没正行的狗男女,互相亲亲密密揽着抱着还拖着个行李箱回家了。

连吵架都不能进行到底的婚姻,你还担心他们离婚?

李华嘴角上浮出笑意,亲爱的思密达,要过得幸福哦。

我已经来看过你了……

正要进入单元门的思密达忽然再次回头,远远地,那个红色身影,在招手,她的心里一疼……

红衣身影后,一个帅小伙儿举着手机在小跑,小伙儿身后还有几个吃瓜群众也举着手机吵嚷着什么。

另一边,两个保安也在小跑向这个方向……

“咣!”单元门关上,大夫的声音挺感动:“老婆,谢谢你保护我……”

思密达的脑袋极力后仰着,透过单元门的透明玻璃,她看到了什么?

红衣身影已经消失,空留下十几个放下手机一脸迷惑四处搜寻的闲人。

思密达忽然全身一震,奋力挣脱开丈夫的胳膊,拽开了单元门。

拖鞋跑飞了……

“李华,是你吗李华?”

思密达站在了红衣身影消失的地方,手里拿着手机,泪水模糊了视线。

都怨她胡乱发脾气,洗澡出来发现丈夫拿着手机,还嘟念说:“是你的那个神龙不见首尾的闺蜜打来滴,训得我三孙子似的。”

思密达就当场夺过手机,结果手里湿滑,手机一角砸地,显示屏碎裂了。

夫妻两个就争执了几句,然后思密达收拾行李箱……

在思密达心有灵犀无言落泪懊悔不已的时候,李华已经再次回到天旋地转的瞬间,或者是永远。

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疼痛,每一根骨头都在重组,从蚊香圈儿,到什么都看不见,从飓风的呼啸到什么都听不见……

李华是被脸上麻痒的感觉唤醒的。

她躺在狼穴里,四肢无力,入目是狮子头的三角眼,和狼穴的石顶。

四只小崽子在往她身上攀爬,口中发出细细的“呜呜”声。

狼王的脑袋与狮子头的并在一起,眼睛里流露出关心的情绪。

仿佛,之前回到现代的一幕一幕都只是臆想,她从来没有离开过大齐。

可是刚才的那种被时光扯碎般的痛感依旧清晰……

李华闭上了眼睛,忽然有些心灰意冷,每天疲于奔命,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没有她,思密达一样可以过得幸福。

没有她,李丽也可以健康快乐的长大。

狮子头会恢复野性,变成一只真正的犬狼,从此纵横在山野间,不好吗?

刘洼村的村民也会继续过他们坎坎坷坷的小日子,有时会因为小富而狂喜,有时因为受些委屈而失落。

还有小宝,石头,小皇帝,离开她都能继续活。

那么,她这样的折腾,意义在哪里呢?

狮子头非常不安,主人闭着眼睛的时间太长了,可是分明没有睡着,它能嗅到一种悲凉颓败的气息。

大脑袋去拱主人的头,前爪去扒拉主人的手,“欧欧耶耶”,它呼唤着。

直到主人的手缓缓抬起,落到它的鼻子上。

狮子头开心了,大舌头一下一下舔舐主人的手指,手心,手背,大白天的,起来快活啊!

李华的天生神力,也一点一点的恢复了,她难得这样投入的沉浸在颓败的情绪里,最终却因为一种身体的本能,而卜楞脑袋坐了起来。

她饿了。

饥饿是一种非常神奇的感觉,瞬间拯救李师父颓败的灵魂。

“等着哈,我去给你的孩子们沏奶粉。”

狮子头看到恢复正常的主人,正常的消失了,大尾巴甩甩,伸狗嘴把四个茫然的小崽子叼回狼王身下。

被饥饿驱赶着的李华默念“回家”,庆幸武馆还在,还是被她堆积的满满当当的样子。

感觉自己此刻可以吃下去一头牛,感觉再随随便便吃面包火腿麻辣鸡爪都对不住自己的胃。

这般瘦小的身子,吃几块儿巧克力真心没关系。借助这些热量,李华去超市大采购。管它外面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呢,她要正儿八经炒菜做饭,有荤有素有凉有热……

至于“生命的意义在哪里”这个问题,都交给闲得蛋疼没有感受过饥饿滋味儿的人去琢磨吧!她李华,不需要那么高端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