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借个理由杀人

第376章。

要是你中佐杀的,大家还都是平级别,算是失手打死了他,一般情况下不会怎么追究的,要是这个胖女孩,把他杀掉了,他也要被军法执行命令的。

好吧,这事我们就不再讨论了,现在,你还是跟我去上床吧。不管怎么说,今天你是跑不了的,既来之则安之,就在这里住下吧,其他人我就一概不见了。

只要你跟我上了床,那个大队长之死,不就是我一句话吗?该死,死就死了,我重新任命一个大队长就是了。

这个胖女孩,你就离开,到门口等着吧,如果你也想让本大人上一次呢,也不是不可以的,虽然胖得有些丑,但是我这个人心肠好,会帮人解决困难的。

谁知道这话刚刚出口,那芳子可不是被随便被侮辱的人,迅速举起了手中的木棍,直接就朝这个大佐的头上敲。大佐是谁呀?他是军人呢,没有两把刷子能够做到大佐吗?所以他以最快的速度抽出了枪,对准芳子子就是一枪。

芳子就在这屋子里倒下了。大佐吹了一口手枪上的青烟,真他们扫兴,遇上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云烟一下子跑过去,抱起了芳子芳子,你不能死,你得跟着我,保护我。就这样走了,我很心痛,

芳子艰难的睁开了眼睛中佐阁下,我一直最相信你,最佩服你,所以我也在坚决的保护你,但是一个人的力量太有限了。成立一个警卫班

人的生命真的是太脆弱了,说断断续续的传了这段话,芳子的眼睛一闭就过去了。

云烟放下了芳子子就站了起来,气冲冲的责问大佐,你怎么就狠心把他杀了?他可是我的跟班的,也是好朋友,就是一个贴身的警卫,你杀了他,我的心里能好受吗?

大佐连忙说小事小事一幢,你不别生气。

你要不同意上床,我们今天就不上,以后有的是机会。你把那大队长杀死了,我们就一笔勾销,可以吧?

这个时候,云烟也不再犹豫,迅速的打出了一根针,在那男人展示雄风的位置就了进去,这个大佐一下子捂住了那个地方,哎哟哎哟,你下了什么东西啊?一连多少跳,我的妈呀疼死我了。

云烟也不客气,想。你想上了我,我就明确的告诉你,你还不够格呢。不要再想这些事了,你就赶紧找医生治疗吧,要不然,从此以后你就做不了男人了。

这个大佐一身怒火累人。他的警卫一直就在门外候着,大人我不发话他们是不敢冲进来的,大佐竟然一声吆喝来人,他们就冲了进来,大佐阁下有何吩咐?

把这个女人给我绑了。

云烟也不再软弱,不想出事,但是不是你不想的事,事总归要出的,就不如干脆的处理的果断一点。

所以自救吧,几根银针打了出去,冲进来的4个警卫,一下子不动了。

大佐气坏了,我叫你们把这个女人绑了的呢,给我动手啊。

4个人就不动。他们不是不动而是动不了啊,如今已经完全被定住了,到哪儿去动啊?扎了死穴。

抱起了子,然后转脸就说,大佐阁下,我暂且留你一命,希望你好自为之,不要认为我就是好欺负的。

大佐气得直哼哼,伸手又掏枪,我们之间,不是你死我活,打死你这个小贱人,不知怎么回事,刚刚掏出枪来,那手一抖枪就掉在地上了。

大佐伸手去抓枪,可是怎么抓也抓不起来,这他妈是怎么回事啊?我怎么抓不住一支枪啊?

大佐阁下,你就不要再挣扎了,在我的面前,你是没有挣扎的余地的,你打死了我的好姐妹,我稍稍惩罚一下。你是没有办法的,随即又打出了一针,就把那左手一个废了,导致的时候大走的双手,还在不停的抖动。

大早进才知道自己完蛋了。这个宪兵队长,真的是不容易对付呀,怪不得能做哪些名队长的,确实是当大夫的。

等到永远出了门,这个大佐才一伸腰或来人了。

第2批警卫才冲进来,你看那些进来的4个警卫,奇形怪状的站着不动,不由得吃惊的问,大佐阁下他们几个人怎么回事?

赶快把我的车子开来,我要去见总司令,我被那个臭婊子打伤了,你看他们几个人居然被定住了,原来是个很不好惹的家伙。

云烟出了门,也就很快的开上自己的皮卡,快速的返回自己所在的村子,必定要把自己的队伍还在那里呢,赶紧要把他们结合起来。

随时准备撤离这个地方,哪知道在回村子的时候,村子里已经乱了起来,毕竟大队长和另一个中队长已经被杀了。

他们正在吵吵嚷嚷的要集中人马来嘴角,凶手呢?永远就在这个时候赶到了。

这三个哨子,正在主持工作呢,人愿意回来,三个人得赶紧让位,眼镜侠比人家低呢。

解散吧,什么事也不要做了。这个大队长是我杀的,那个中队长,是我这个好姐妹啥的,但是我的好姐妹已经死掉了。

是你删了大队长。

是的,是我删了大队长,他企图对我行不轨之事,一怒之下,我就把他给打死了。

这件事情你们就别追查了。

你们三个中队长水衣是排在最前面的。

一个手站了起来,正在阁下,我是这个联队排在第一的中队长。

那好,现在我就任命你,代理队大队长职务,立即把这个大队长和那个中队长迅速处理了。

好,中佐阁下,他是被袭击而死,我们正在抓捕凶手,此事与宪兵队没有任何关系。

你们两个少主呢,对这件事情是什么看法?

我认为这件事情应该正确的,全面的想连队汇报一下。

至于上次能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就与我们无关了。

你们可以把这件事情的责任推给我。

你们可以把这件事情的责任推给我,但是我要告诉你们的是,现在我是最高将长官,你们要把责任推到最高张长官的头上,这是对长官的不敬,长官就有权把你们处理,随即就打出了两根银针,直接扎进了他们的死穴。

这两个人也把他们埋了吧,不要让他们留在这里。你应该知道怎么处理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