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市东城北开发区西区四号楼四单元比邻菜市场,那是白天有早市晚上有夜市,隔三差五还有集市,大喇叭叽叽喳喳一天都不带停的。

今晚的夜市又是喧闹繁华的场面,人来人往好不热闹,突然一声呐喊:“啊!”

让热闹的人群突然安静,众人纷纷寻声找去,以为是谁遭遇了意外,都探头想去看个热闹万一能帮把手,还能救人一命。

众人还未找到喊声从哪里传来的,紧接着就是一个女生高兴的声音从高处传来:

“我终于应聘成功了!”

摊主们抬头一看是隔壁小区四楼发出的声音,也就见怪不怪了,纷纷打开喇叭,又让集市喧闹了起来。

围观群众们寻声望去却都不淡定了,因为此时在他们眼中,是位短发遮耳身穿粉色分体睡衣的年轻女生站在四楼平台上,激动的蹦跳着欢呼。

周围漆黑一片,也没人知道她踩的平台有多大,全都惊呼着替她捏了一把汗,有热心的人甚至还劝她不要想不开轻生。

不过他们的热情问橙是听不到了,因为她正戴着一对隐形耳机,高兴的自家阳台上跳跃庆祝着自己终于找到工作了。

“行了,别跳了,赶紧下来,回头外面那群逛夜市的人再以为你要跳楼,把消防队招来就麻烦了,快进来吧。”

问谦对问橙这种人来疯已经见怪不怪了,伸手拽问橙进屋。

“我!我莫问橙应聘成功了,终于可以自力更生赚钱养自己了!还是日结的那种!”

问橙被问谦拽回屋内,激动的伸手指着自己,得意的显摆着自己有多厉害。

“打住!只是个拍卖会的礼仪小姐,只干一天,总共才一百块钱,你激动什么?”

“切,你就是嫉妒我应聘成功了,咱们走着瞧,明天你妹妹我就要光宗耀祖上电视了。”

面对问谦泼冷水的行为,问橙不屑的翻个白眼。

“我一点也不嫉妒你,能被大老板盯上的人,不值得我嫉妒。”问谦憋笑嘲讽着问橙,问橙嫌弃的抱怨着:

“咦,你再提这事我就去投诉你们警局办事效率慢!”

“不慢了,你被套路这事已经交给重案组了,重案组怀疑跟最近的少女失踪案有关,明天你从拍卖会回来记得去警局录个口供,光聊天证据没用,弄不好会让你做饵,这可比你当礼仪小姐站一天才一百块好多了。”

“知道了!看警局证物仓库的莫警官!明天我一定好好配合。”

问橙向问谦保证着,向自己房间走去,准备挑选明天要穿的衣服。

但一想起昨天网聘投简历遇到的事情,问橙还是恶心的不得了。

自己不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学的又是幼儿护理,实习分配到的地方不是幼儿园就是母婴店,孩子都太小自己又太年轻,被家长们嫌弃到自闭,毕业就失业只能自己找工作。

简历投出去好多一直没动静,就在昨天,突然有个人加自己QQ,说可以给自己提供一份专业对口的工作,但照顾的不是孩子而是大人。

这搁谁想都是照顾重病患者,或者是瘫痪在床的老年人,问橙立马就通过了申请加了对方,结果聊着聊着就不对劲了。

对方要问橙提供三围数据,最近照片,还问有没有恋爱史,就差直接问问橙有没有和男生那个过了。

问橙虽觉得对方问题奇怪,但还是忍住了脾气回答了几个方便说的问题,并且提供了一张近照,当问及工作地址,薪酬福利等问题时,对方迟迟没回答。

过了半个小时,突然回了问橙一句七千。

问橙惊呆了,赶紧回复一月七千吗?

对方只回了三个字:一晚上!

问橙瞬间警觉知道了对方目的,赶紧把正在做饭的问谦拉过去看消息,她觉得自己是被骚扰了。

问谦以前只是听说过这种事情,第一次亲眼见这种事情,第一反应就是报警,但就几句话证据也不足,他又装作问橙跟对方聊了会。

对方直接加码到一夜一万,如果印象不错可以直接包.养,能签合同那种一个月给十万块零花钱。

这让问谦不信都不行了,知道问橙有吸渣体质,但隔着电脑也能吸到,真是这辈子都别想嫁出去了,坏男人全让她碰上了。

问谦觉得证据够了截图聊天记录查了对方Q号基本信息之类的,发给警局的同事报案。

忙完这一切问谦就特别好奇对方是怎么盯上问橙的,对方直接毫不避讳的回复:招聘网上挑的,能选择自己找工作的女孩都涉世不深,比较干净。

就是最后那四个字把问谦气火了,忘记自己还要放长线钓大鱼了,直接暴露了自己是问橙哥哥身份,质问对方难道没姐姐或者妹妹吗?言语中多少有点过激,反而被对方拉黑了。

问谦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天亮后又去催同事快点将这个事情立案,找到更多受害者,好挖出这个人渣,结果催太急把这事闹到重案组去了。

重案组手中又正好有个少女失踪案,并且问橙的照片和失踪者们的一起出现在了某些不法网站上,重案组希望问橙帮忙配合调查。

问谦虽然生气,但现在的事情已经不是问橙个人的事情了,而是关系到已经失踪了的十二个女生,跟重案组接洽完就回家通知问橙明天亲自去录一遍口供,顺便商量放长线,钓大鱼抓人的事情。

问橙这边则投简历成功,正在发疯庆祝,问谦自己翻看了笔记本上的消息记录才知道了问橙要去当一天礼仪小姐,虽然不知道幼师专业的怎么入选礼仪小姐的,但看着工作挺靠谱便没阻拦。

第二天穿着一身短裙西服职业装的问橙,开心的照着镜子准备出门。

“啧啧,我妹妹还真胖了不少呢,去年在母婴店冒充营养师的时候买的这身职业装吧,当时还有富裕,现在穿上还得提气收腹不然能蹦开扣子把裙子撕了。”

问谦用电动刮胡刀蹭着脸,吐槽着问橙。

“你就是嫉妒我有工作了,不说了,我要出门了,等着在晚间新闻上看到我吧。”

“成,我嫉妒你,契剑带了吗?自从洛星河把青铜剑送回来,你出门总是走丢到异世界,我都怀疑他给你下迷路降头了。”

问谦看着问橙要出门,又担心的提醒一句。

“你放心我带着了,挂手机链上了,手机在我在契剑一定在,就算真被别的东西拐跑了,你手里还有小心的那把,肯定能根据感应带着青铜剑救我出来的。”

问橙信心满满的摇晃着手机上的契剑让问谦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