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

仅仅一招!

杨明以二十五级大魂师的境界,就秒掉一名二十九级大魂师!

当名为方正的大魂师轰然倒在一片血泊中的时候,别说是看台上的观众们看傻了,就连主持人都一脸茫然,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

“杨明选手,方正选手该不会是被你杀了吧?”

主持说这番话的时候,牙齿忍不住打颤。

他在索托大斗魂场主持比赛这么多年来,见过许多凶人、猛人、天才、怪才,但从来没有今天这般惊骇!

“当然没有。”杨明摇了摇头,道:“我还是知道规矩的,这只是一场切磋而已,又不是生死战,若是我杀了人的话,恐怕会被你们取消比赛资格吧?”

主持人尴尬一笑,他刚才确实这么想。

见杨明返身下场,主持人立即以最激情昂然的声音,道:

“我们或许正在见证一位大斗魂场的新星冉冉升起!”

“让我们为杨明选手的胜利,进行喝彩吧!”

看台上的观众最是实在,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他们早已忘却刚才杨明上台初的冷落,如今对杨明的离场,报以十二分热烈的掌声。

“啪、啪、啪”

掌声如雷,经久不衰。

甚至,就连隔壁分斗魂场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有人好奇地走过来询问。

每当有人询问的时候,刚才观看的观众们,便对杨明的战绩添油加醋地描绘一番。

什么天神下凡,力大无比,什么白衣胜雪,独孤求败。

反正,怎么夸张,怎么宣传!

这下子,可把杨明的名气一下子打了出去,开始在小范围内开始盛传起来。

看着杨明一脸淡然地走下台,戴沐白一拳轻轻地敲在杨明胸口上,笑道:

“你小子真是厉害啊,一招就秒掉对手,这一回你想不出名都难了。”

“嗯?”

杨明舒了个懒腰,用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气,理直气壮道:

“一招秒掉对手,不是很简单的吗?”

众人:“”

戴沐白好悬一口气憋在胸口,不吐不快。但又感觉杨明说得好有道理,竟然无言以对。

无奈之下,戴沐白只好转过头,拍了拍唐三的肩膀。

在唐三一脸懵比的目光中,戴沐白语重心长道:

“杨明都一招秒掉对手,身为杨明的兄弟,你也要争点气呀!”

“我”唐三无语凝噎。

唐三倒是想啊,但若是动用自己最新打造的暗器,分分钟就会出人命的。

就在众人有说有笑的时候,下一轮比赛选手已然匹配完毕,轮到朱竹清上场。

至于朱竹清的对手,则是之前在路上故意撞向小舞的蛮汉。

杨明回想起这一路走来,对方充满恶意的态度,不由地感觉有点不安。

当朱竹清正通过斗魂通道登台的时候,杨明朝着她的倩影,道:

“小心点,你的对手有点问题。”

朱竹清脚步微微一顿,没有任何回复,一如过去般清冷。

杨明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进去,只能希望,之前的担心只是多余的吧。

朱竹清这样的美女一上场,立即让看台上的观众为之眼前一亮。

身材火爆,体态娇润,黑色长发披散在肩头,面庞微微低着,皮肤胜**白,特别是那波涛汹涌,总是那么的容易引起男人的注意,刺激着雄性荷尔蒙快速激增。

而与火爆的身材截然相反的是,朱竹清脸上的表情很冷淡,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冷,纯净的冷,一双黑色眼眸中甚至不带有一丝丝的生气。

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个冰山美人。

但这种强烈的反差,非但没有降低她的魅力,反而刺激出男人内心深处的征服欲,渴望攀越这座冰山!

和杨明当时登台时候的冷场相比,观众们明显更喜欢朱竹清,不时地听到吹哨声响起。

不一会,蛮汉登上台,两鬓的鬓发微微耸动,脸上露出一个颇为恶心的笑容。

“啧啧,真是漂亮的一个姑娘啊,不知道等一会,把你揍扒下来,撕烂你的衣服的时候,你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朱竹清眸中目光一寒,冷冷地刮向蛮汉。

对方却丝毫不以为意,甚至还有空抠了抠鼻子。

朱竹清什么话都没有说,但身上的气质越发冷冽,显然对于这样恶心的男人,已经动了真怒。

主持人走上前台,为双方做介绍,道:

“在我左手边的这位少女,名为朱竹清,二十七级大魂师,武魂是幽冥灵猫。”

看台上的观众很给力,很热情地鼓掌。

“而在我右手边的这位大汉,名为马自达,二十九级大魂师,武魂是重水。”

杨明神色微动,没想到这个蛮汉的武魂居然如此特殊。

主持人简单介绍了双方的姓名和武魂后,就示意二人的斗魂可以开始了。

朱竹清冷冷地盯着马自达,战斗起始就释放出自己的武魂。

朱竹清的双眼同时变色,左眼墨绿,右眼澄蓝,一双可爱的猫耳微微竖起,给她清冷的气质上,增添了几分俏皮可爱的色彩,如果经常笑一笑的话,说不定就很讨人喜欢。

十根手指指尖,猛地弹射出钩爪状的利爪,在聚光灯下闪烁着凌厉寒光,让人丝毫不怀疑爪子的锋锐。

朱竹清似是一只猫一样,身体下伏,重心下沉,胸口几近贴近地面,身体每一处肌肉高度紧绷,就像是一根拉紧的弓弦般蓄力。

一双眸子不带有丝毫情绪,就像是埋伏在草丛里的猎食者,不断地观察猎物的动态,寻找着对手露出的破绽。

两个黄色魂环同时出现在朱竹清身上,冰冷而锋锐的气息,给人带来几分窒息般的感觉。

而在她的对头,马自达似乎很有自信,身上荡漾出海洋般的瑰丽淡蓝色的魂力波动,左手成圈,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套入圈内,脸上露出猥琐的表情。

“嘿嘿嘿。”

虽然朱竹清看不懂马自达的动作是什么意思,但看着对方那令人作呕的神态,本能地感觉到一阵膈应。

下一瞬,朱竹清动了!

紧绷的肌肉倏然间爆发,人如灵猫出动,迅捷非常。

不动如山,动如急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