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虞上戎的剑道

陆州满意点头。

按照这个规律而言,天书的参悟,每参悟一百遍,便会获得一份天书开卷。

不过,这次抠了点,只奖励了一个“上”。

这一百遍,可不短……也不说,随便翻翻便可以达到一百遍。

轰!

轰轰!

外面传来喧闹声。

陆州还没开口问,便有声音传来——

“阁主,八先生好像突破了。”

“知道了。”

陆州缓缓起身,负手走出了东阁。

心中却也无语。

难不成这种散养的更容易突破?昭月常年留在山上,回到魔天阁以后,自己也没少指点她,甚至还帮她去除了体内的寒毒,照理说有老夫这样的名师指点,她突破的速度更快一些才是,反倒是让老八抢了先。

……

与此同时,思过洞中。

老八诸洪共满脸兴奋,看着自己辛辛苦苦凝结出的百劫洞冥法身。

虽然还没开叶,高度比他还矮一截,但好歹月是百劫洞冥……

光秃秃的金莲,怎么看怎么顺眼。

“多谢二师兄指点!”诸洪共朝着虞上戎深深作揖。

虞上戎端坐于石凳上,左手放在石桌上长生剑上,露出淡笑道:“你本天赋不差,此前的功法虽然不对,却也帮你存储了大量元气,宝禅衣帮了你很大的忙。”

“二师兄说的是……在我心目中,二师兄最强!”诸洪共连翻马屁。

虞上戎瞥了他一眼,淡淡道:“是吗?”

诸洪共连忙道:“老八我句句属实,发自肺腑……二师兄,您就别拿我开玩笑了。以我这脑袋,也骗不了您啊……”

就在诸洪共不断马屁拍着的时候——

“端木生,拜见二师兄。”端木生手持霸王枪,站在思过洞外。

与此同时。

冷罗,花无道,花月行,潘离天等人,在潘重的八卦之下,也好奇地出现在思过洞附近。

段行身为客人,只是跟在远处观看。

如此惊世的剑道天才,若说没点好奇心,那几乎不可能。

正巧,看到了端木生,来到思过洞前行礼。

“三师弟……你和以前一样。”

虞上戎出现在思过洞口,抱着双臂,打了一声招呼。

端木生朝着虞上戎再次拱手,说道:“听潘重说,二师兄被师父生擒,押入思过洞,做师弟的,岂敢不来拜见。”

这话中有话。

表面上是恭恭敬敬,有礼。

但感觉上有那么一点的揶揄的意思。

不远处,潘重听了这话,趔趄了下……

我特么容易吗?

我好心通知各位,怎么话到了三先生那里变了味道?

潘离天抓住了潘重的胳膊,恨铁不成地道:“怕什么怕?”

“没怕……老,老潘。这……这可是二先生啊。”潘重毫无底气地道。

“老朽知道。”潘离天看了过去。

“你就一点都不怕?”

“怕,谈不上……不过,强者谁人不敬畏?”潘离天说道。

“……”

怕都被你得这么冠冕堂皇也是够够的了,潘重白了他一眼,不再说话。

但仔细向来,潘离天走南闯北,历经多少生死,甚至进入过黑木森林。

这段时间,潘重和潘离天在一起,没少听潘离天吹嘘他的过往……

……

虞上戎微笑道:“三师弟比以前强了不少。”

“承蒙师父指点,有所小成。”端木生说道。

“几叶?”

“刚过三叶。”

“恭喜。”

端木生说道:“听潘重说,二师兄的修为被封……师弟不才,想跟二师兄切磋切磋。”

这段时间,他严格按照师父的指点,在瀑布中的锤炼。

甚至不使用元气。

唯独缺少个对象练手。

老年阁的那几个老家伙更别指望,没了元气,一拳撂倒。

练再多,若是没个对手做实验的话,实在心痒难耐。

一听到二师兄归来,还被束缚了修为,端木生便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哪怕知道会败,也要来试试。

花无道感叹道:“端木生这屡败屡战的脾气……真是一言难尽。”

花月行嘀咕道:“三先生好像很久没有找您切磋了。”

“咳咳……”花无道老脸一僵,咳嗽了几下。

“你怎么了?”

“我没事。”

与此同时。

虞上戎打量着端木生,温和道:“听师兄一句劝,你现在还很弱。”

“不试试,怎么知道弱不弱?”端木生提起手中霸王枪,哐当一声,“我也不会占你的便宜,切磋之时,我不会使用元气。”

这时,诸洪共走到思过洞前。

连连摆手:“两位师兄,何必呢!”

“老八,你走开。”端木生看都不看诸洪共。

虞上戎摇摇头,叹息道:“也好。”

他提起手中长生剑,大拇指轻轻一抬。

噌!

长生剑出鞘,左手握剑,往屏障上一挑。

屏障开。

虞上戎就这么走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

潘离天点头赞叹:“和老朽的想法一样。”

“有什么讲究?”

“武器的契合度和主人达到完美之时,便可以控制入微……若是在懂得阵法,便可以轻松找到屏障的缺口,轻易进出。”潘离天说道。

这一点,潘离天也曾和小鸢儿说过。

虞上戎走出思过洞之时。

径直来到了端木生的跟前……

走得很近,几乎只有半尺的距离。

论个头,虞上戎还要高一些。

虞上戎身材更加修长一些,端木生则是更加魁梧。

这一靠近……愈加明显。

所谓艺高人胆大,虞上戎便是如此。

他明明没有元气,却敢有这个勇气,站在端木生半尺的地方。

果不其然——

端木生先后退了一步。

“二师兄,请指教。”端木生拱手。

“同门切磋,无需多礼。”

虞上戎风轻云淡,他将手中剑往地上一插,目光平静地看着端木生。

就是这幅姿态,让端木生来了气。

不再多说废话,提起手中霸王枪,直刺而来。

枪术和剑术有异曲同工之妙,天一诀本就是剑术和剑术的功法。

单靠纯肉身的力量,能将霸王枪使到这个境界,的确少有。

虞上戎原地未动。

呼!

枪尖寒芒一点,来到跟前。

虞上戎微微侧身,抬起手来。

右手食指与中指出现在鼻息之前,砰……

硬生生夹住了霸王枪尖!

众人惊呼一声,这样也行?

紧接着虞上戎向后一拉。

端木生向前扑来,虞上戎闪身向前,一掌拍出。

砰!

端木生脸色微变,受力后退。

同时,虞上戎缓缓说道:“力量大于技巧,实战少于经验……师弟,你还差得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