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小时后,萧正阳开车来到一处商业广场。

孙南风查到蓝雪昨天最后的活动地点便在这儿。

从商场查到的监控可以看到,蓝雪是和一个穿红裙子的女孩走了。

两人似乎是旧识,并不像是绑架。

但关键是,蓝雪如果是去会朋友,也不应该这么久都不回来,而且还连电话也打不通。

萧正阳知道这里面一定有蹊跷。

直觉告诉萧正阳,这事的背后,只怕还是因为他。

萧正阳在商场暗中留心,希望可以在现场查到一些那女孩留下的线索。

可是萧正阳却什么也没查出来。

就在萧正阳失望的准备离开时,远处隐约传来一阵琴声。

萧正阳一听这琴声,顿时心中一喜,马上朝着琴声追去。

这段曲子,正是萧正阳那天救那跳楼小女孩弹的安神曲。

萧正阳知道,这首曲子只有他和蓝雪会弹。

曲子若续若断,似乎弹琴的人正在练习,弹的效果也远不及萧正阳之前的效果。

萧正阳一直追了四五里路,才在一个公园的山顶上看到弹琴的人。

如果不是萧正阳听力远超常人,这么远的距离,萧正阳根本不可能听的到。

终于看到了弹琴的人,萧正阳心里一喜。

山顶的凉亭下,一个身穿白色汉服的女孩,正坐在凉亭里轻抚瑶琴。

从背影看,女孩和蓝雪很像。

萧正阳心里一喜。

“蓝雪!”

萧正阳喊了一声。

女孩回过头,却并不是蓝雪,而是一个陌生女孩。

女孩虽然也很漂亮,但却并不是蓝雪。

眼前的女孩只有二十上下,明显比蓝雪年轻许多,脸上还残留着几分少女的天真和稚嫩。

萧正阳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刚才女孩虽然对那首安神曲并不熟悉,但是萧正阳还是从中听出来,这女孩的琴艺功底并不在蓝雪之下。

能够在琴艺上不下于蓝雪,还这么年轻,这是萧正阳最意外的。

这也是他刚刚误以为这女孩便是蓝雪的原因。

女孩诧异的看着萧正阳。

“你是谁呀?

怎么会认识我师姐?”

萧正阳一听这女儿说蓝雪是她师姐,顿时又是心里一喜。

不过,他马上又警惕起来。

“你说蓝雪是你师姐?

那你叫什么名字?

为什么我从没听蓝雪提起过你。”

女孩站了起来。

“我叫应采蓝,是七弦门弟子。

虽然我是北宗传人,蓝师姐是南宗弟子,但我们其实同属七弦门。”

萧正阳听了应采蓝的话,有些将信将疑。

不过,七弦门这个江湖门派,萧正阳倒也听说过。

只是了解不多,只知道他们门中的人个个精通音律。

得知这个女孩是七弦门的人,萧正阳更加警惕了。

同门相残的事情在江湖上十分常见。

更何况,他还给了蓝雪一本《瑶池仙乐集》。

这本书虽是乐谱,但它上面记载的乐曲却并不是普通乐曲,每一首曲子几乎都有神奇的实际功效。

就像之前萧正阳弹的那首安神曲,便可以让人平心静气,忘掉所有烦恼和恩怨。

而据萧正阳所知,这本《瑶池仙乐集》正是七弦门创派祖师留下的一门绝学。

听应采蓝说她是七弦门中人,萧正阳又将应采蓝上下打量了一遍。

“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蓝雪是不是被你们抓起来了?”

应采蓝突然听到萧正阳这话,顿时错愕起来。

“怎么,蓝师姐失踪了吗?”

萧正阳仔细观察着应采蓝的表情变化,可是却看不出应采蓝有任何做作。

但萧正阳并没有因此便减轻对她的怀疑,反而更加怀疑了。

萧正阳冷笑一声。

“你意思是说,你根本就不知道蓝雪被抓的事是吧?”

应采蓝马上点头。

“既然如此,那我问你。

你不是北宗的人吗?

为什么你要到春谷来?

这儿可是长江以南,不算是你们北派的地盘吧?”

应采蓝看了一眼萧正阳,却并没有生气。

“师兄你误会了,我们七弦门分南北两宗,只是按我们的门山来划分的。

但并不是说我们北宗的人便不能到南方来。

而且,我今天来这儿,是要找一位神医给我师傅看病的。

我听说宋氏药铺里新近来了一位神医,我是带师傅来看病的。”

萧正阳听了应采蓝这话,更加认定她是别有用心。

宋氏药铺里的神医不就是他嘛!萧正阳心想:你这不就是故意装不认识我,然后再借这个理由接近我,好让我打消对你的怀疑。

是吧?

我可不会上你的当!萧正阳于是又是一声冷笑。

“既然你要找那位宋氏药铺的神医,那就不用找了。

我就是。”

应采蓝一听萧正阳这话,脸上一喜,赶紧将萧正阳上下打量一遍。

“你真是那位萧正阳,萧神医?”

萧正阳轻轻点头,脸上的表情更冷了。

“我看咱们就没必要再绕弯子了吧!你就直说,你们要什么条件才肯放了蓝雪?”

应采蓝一脸委屈的看着萧正阳。

“萧师兄,我真不知道蓝师姐在哪儿呀!我到春谷也没几天,还没见过蓝师姐呢!她也在春谷吗?”

萧正阳呵呵一声。

“装,你继续装!”

此时萧正阳已经认定蓝雪便是被应采蓝她们抓走的,见应采蓝始终不承认,萧正阳不由的有些恼怒了。

应采蓝这时的表情却已经委屈的快哭了。

“萧师兄,我真不知道蓝师姐在哪儿呀!”

萧正阳又哼了一声。

“既然你说你没见过蓝雪。

那我问你,你刚刚练习的那个残曲是谁教你的?”

“这是我前几天听到外面一个人弹的。

我感觉这曲子很神奇,便悄悄学了一点。

只是并不全。

怎么,这曲子是蓝师姐原创的吗?”

萧正阳自然不信应采蓝这话。

“那我再问你,你既然说来春谷是为了找我给你师傅看病,为什么好几天了,也不见你去找我?”

应采蓝脸上一红,却没有说话。

萧正阳看到应采蓝这副表情,还以为她被自己问的答不上来了。

萧正阳彻底失去了耐性。

“咱们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你就说要什么条件,才肯放过蓝雪?

是为了那本《瑶池仙乐集》吗?”

应采蓝突然听到《瑶池仙乐集这个名字》,瞬间惊的瞪大了眼睛。

“萧师兄,你还有瑶池仙乐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