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坐在老树根咖啡厅东北角的林国威等人也齐齐看过来。

胡杨的照片他们早就看过了,容貌也印在他们的脑海中,没有让人一眼记住的地方。

可是直到他们看到胡杨真人时,才发现他那独特的气质。

温润如玉、波澜不惊,身上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亲切,让人忍不住对他心生好感。

几人相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眸中的惊讶,连他们都受到影响。

其实并没有他们想的那么恐怖。

君不见胡杨在学校时,也就和大家相处的比较好而已。

可能这跟他们和胡杨相处的时间长了,习惯了有关。

林国威等人是在知道胡杨是个高级修炼者,自然会更加关注他身上的一切。

这无可厚非

“师兄,我来给你介绍一下。”林文静站起来笑道。

林国威等人也在胡杨走过来时都站起来,这是对高阶修炼者最基本的尊重,拳头大地位也相应高,更何况他又不是敌人。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因此胡杨率先开口说道“林部长就不用介绍了,都听过他好多次讲话,令我受益匪浅,进入教师队伍也是受到他的影响。”

说着伸出手,两人愉快的握在一起。

这话他并非完全客套,而是真的。

当初在胡杨万念俱灭时,恰好点开一个视频,里面就是他对老师们的期许,和对我国教育事业的担忧。

于是就考证,进入九中当了个生物老师。

“那真是我的荣幸,胡老师请坐。”林国威笑眯眯的说道。

开局氛围很好,他也对自己接下来要说的事更加有把握了。

林文静顺势给胡杨介绍了其他的几个同事,都是修炼者。

简单聊了几句后,胡杨说道“林部长,本应我去拜访你的,但现在高三学生学习任务重,抽不开身,很抱歉。”

“能有你这样全身心放投入教书育人的老师,是我国教育事业的幸运。”林国威含笑着说。

昨天在林文静和胡杨结束通话后,他就安排人连夜收集关于胡杨的资料。

平心而论,他这个老师做的非常不错,无愧于师。

“哈哈,林部长我们就不要寒暄。”胡杨笑道。

林国威点点头,笑问道“胡老师,可否告知我你真实的修为当然如果不想说也没事。”

他基本判断出胡杨属于那种不会危害社会的人。

这么问,更多是想知道他对官方的态度。

“前几天刚好突破到淬体境炼气如龙。”说着右手掌心浮现出一团灵力。

“9级”在场所有人都忍不住低呼。

他们所得到的资料显示,胡杨极其可能是个8级修炼者。

完全想不到他竟然已经是9级了,太可怕了。

同时心里暗暗庆幸,他们对胡杨的态度都很温和,不强硬,更没有咄咄duoduo逼人,否则现在就麻爪了。

“胡老师,你刚刚说的淬体境炼气如龙,是什么意思”压下心中的震撼后,林国威迅速抓住胡杨刚刚话语中的不同之处。

不愧是在天地异变后,还能继续在教书育人部中当排名靠前的副部长,心理素质真的很强。

认可的看了他一眼,接下来就是胡杨想要说的。

“如今修炼者们所认同的等级大概是根据攻击力划分的,对吧”

“没错,这是大家公认的,御空飞行是苦海境的标志。”林国威隐隐抓住点什么

“我认为这划分太过于粗糙,而且也指导不了他们修炼方向,只知道不停地增强自己的攻击力,是否过于偏颇”胡杨斟酌言辞。

瞬间,林国威福至心灵,神色激动,声音带着微微颤抖问道“难道胡老师你有更加有意义的境界划分”

如果是真的,这对于教书育人部而言,意义非凡。

甚至可以借此成为华国第一大部门,而不再是大家所认为的那样军部第一,教书育人部和侦缉部不分上下。

更何况它本来就有传道受业解惑的职能。

胡杨微微颔首,表示自己的确有更明确的境界划分。

“给我封锁咖啡厅,一只蚊子都不让飞进来。”林国威脸色一整,对林文静她们吩咐道。

这可是关乎他们教书育人部的大事,容不得丝毫疏忽。

哪怕有胡杨这个9级修炼者在,他还是要这么做。

不是不相信胡杨,而是程序和态度问题。

林文静她们也神色郑重的起身,按照计划封锁咖啡厅。

胡杨没有阻止,等他们差不多做完后继续说道“我不知道修炼的尽头有远,根据目前我们人类所达到的境界,部长他们可以御空飞行是苦海境,我们现在的境界叫基础境,1级到9级这样的划分。”

“基础境太过于笼统,我称呼它为淬体境,顾名思义,这一境界就是淬炼我们躯体的。”

林国威点点头,他虽然不是修炼者,但对于修炼者还是很了解的。

“另外1级9级同样没太大的意义,我个人觉得淬体境可以划分为九层,第一层炼膜如纱,淬炼皮膜,如纱般轻薄、纯净;

第二层炼皮如鼓,淬炼皮肤,强韧如鼓面,练到极致可听闻鼓声;

第三层炼肉如梆,淬炼肌肉,紧密如梆子,鼓动起来敲打皮肤,可闻鼓声;

第四层炼筋如弦

第五层炼骨如铁

第六层炼血如浆

第七层炼髓如霜

第八层炼脏如墙

第九层炼气如龙,贯通天地二桥,勾连外界,凝聚体内灵气,打破生命桎梏,在丹田处开辟苦海。”

循环渐进,一切都有章可循,也将人体最关键的部位都锤炼过。

比之前大家所认为的那样,不停增加攻击力,最后强行开辟苦海好多了。

特别是胡杨所说的这些,都为大家指明了修炼方向。

所有人都知道,万丈高楼平地起,基础是很重要的,没有坚实的基础,一切都是空中楼阁。

“胡胡老师,你这”听完胡杨所说的,林国威还能不明白这些话的意义吗

也正是因此,他才表现的这么激动。

“这些东西就交给你们来公布,比我更加适合。”胡杨笑道。

这是他早就想好的,不然以他的修为,没人会逼迫他的。

毕竟胡杨从来都没有危害过社会,就是多了个修炼者身份的老师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