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无论付出何等代价,我五毒宗都要请到一名金丹弟子!”

观众席中,一名身着五色袍服的老者目光火热的盯着赛场。

“老毒物,金丹弟子的价码可不小,你五毒宗请得起吗?”旁边一人开玩笑似的说道。

“与宗门前程相比,那点代价又算得了什么!”

老毒物一脸的认真,显然已经做好了觉悟。

“是啊,虽然代价巨大,但只要能培养出几个好苗子,一切都是值得的!”之前那人感慨的说道。

元灵大陆的丹道界,丹王就是绝颠,但那屈指可数的几人平日不是闭关潜修就是游历天下,神龙见首不见尾。

众多宗门能够指望的只有那些五品炼丹师,而金丹递子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若是能够请到一位挂名在宗门之下,不但能为宗门增色,招收到更多优秀的弟子,还能请金丹弟子为宗门炼丹。

虽然代价不小,但有丹药的支持,宗门的实力就会稳步提升。

若是门中弟子有道丹天赋被金丹弟子看中,从而收为弟子,宗门也会因此而得到莫大的好处。

故此,邀请炼丹师协会的金丹弟子奉为宗门名誉长老,在圣域已经是约定成俗的事情了!

不过这么干的一般都是二三流宗门,因为他们根基浅薄,无法像那些大宗门一样,直接将弟子送进炼丹师协会深造。

“又是五十年过去,我炼丹师协会再次迎来了三十名丹道天骄……”

在总会一位长老洋洋洒洒的长篇大论之下,金丹会终于开始了。

能够成为金丹弟子,说明无论是天赋、悟性,还是控火能力都是超一流了,这些自然不必再比。

金丹会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斗丹,方式非常的简单粗暴,就是让炼丹师自由发挥,谁炼制的丹药品阶最高,谁就胜出。

木青背负使命而来,目的就是将所有的对手都踩在脚下,所以一开始他就拿出了炼制六品壮魂丹的材料。

“你们看,东域那家伙是不是傻子啊,他拿出的竟然是六阶灵药!”

“还真是,东域不愧是金丹会的笑柄,承包了所有人的笑点,哈哈!”

“每次都是垫底,他们怎么还有脸来参加金丹会!”

观众席和其他参赛的弟子都大笑了起来,甚至早就收到风声的皇甫秀都觉得木青是在哗众取宠。

同样是拿出六阶灵药,皇甫秀得到的评价却恰好相反。

“不愧是副会长大人的关门弟子啊,小小年纪就敢挑战六品,真是我辈之楷模!”

“秀儿师姐不但人长得好看,而且道丹天府也是我辈第一人!”

“后生可畏啊,此女前途无量!”

……

面对那连绵不绝的赞扬,皇甫秀一脸的陶醉,忍不住偷偷瞄向了木青。

然而木青却心境澄明,根本不受外界的喧闹所扰。

“倾城大妹子,有没有多余的丹炉,借来用一下!”木青朝炎倾城喊道。

他本来也有一个灵器丹炉,是新秀大赛的奖品,但作为寻龙师,他根本不需要,所以在姜村的时候就送给了姜小雨。

如今大庭广众之下,他不好直接动用寻龙术,只能找个丹炉遮掩一下。

“有啊!”

炎倾城拿起眼前的灵器丹炉就要递给木青。

“别,随便给我个垃圾丹炉就行,你懂的!”

木青朝炎倾城眨了眨眼睛。

他能用符文丹炉炼丹之事,炎倾城是少数的知情人之一。

“喔,明白!”

炎倾城瞬间就反应了过来,从储物戒中拿出一个五品丹炉抛给了木青。

每一尊灵器丹炉都是宝物,即便她是朱雀国公主,也仅有一尊。

“我去,这家伙是来搞笑的吗?作为炼丹师,居然连丹炉都没有,可笑死我了!”

“不愧是东域丹师,果然是搞笑担当,哈哈!”

众人看到木青连丹炉都没有,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唯有东域过来之人表情古怪,看起来有点小猥琐。

“喂,那乡下小子,你确定自己真的是炼丹师?哈哈……”

南照国的拓跋肃生终于忍不住了,在那捧腹大笑。

“拖把畜生,你的名字取得真好,很符合你的气质!”

木青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

“这还用你说!”

拓跋肃生一时之间竟然没听出木青在骂他,还一脸的自得。

“拓跋那个畜生,既然你这么看不起咱们东域的炼丹师,要不咱们赌一把如何?”木青煞有介事的说道。

“你小子找死!”

这次拓跋肃生终于听清楚了,脑袋上的毛发都竖立了起来,愤怒的瞪着木青,似乎恨不得生啖其肉。

“别生气啊,哎呀,你生气的样子更像畜生了!”

木青用手捂了捂眼睛,一副不忍直视的模样。

“你他娘的,我……说吧,怎么赌!”

拓跋肃生强忍怒意,眼珠子猛然转动,显然在想办法怎么弄死木青。

“对赌既然是我提出来的,自然不能让你吃亏,就赌我能不能炼制出六品丹药,怎么样?”木青问道。

“赌注呢?”

“若是我炼不出来,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若是我炼出来了,你就脱光衣服,到炼丹师协会的门口大喊十声‘我是拖把畜生’,怎么样?”

木青云淡风轻,微笑的看着拓跋肃生,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但不知为何,拓跋肃生就觉得木青的嘲笑他。

“好,赌了!”

拓跋肃生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而且还一副生怕木青反悔的样子。

一旁的拓跋兰本来是要阻止的,以她弟弟的智商怎么可能是对方的对手,但听到了对赌内容之后,她就改变了主意。

木青看起来比她还要年轻,他能够打败拓跋族的长老,说明他精修武道,就算拥有不俗的丹道天赋,一心二用之下,也不可能在如此年纪突破六品。

在双方确定对赌之后,观众席当中立即有人开盘。

木青赢的赔率居然高达一赔一百,而拓跋肃生赢的赔率居然只是一赔一点五。

“你大爷的,发财的机会来了!”

大黑狗顿时双眼发亮,小不点和碧鳞雕也是一脸的兴奋。

“唉,一个扮猪吃老虎,一群闷声发大财,这些可怜的娃!”

小狐狸摇头晃脑,却发现大黑狗它们已经没了踪影,不禁喊道“你们等等我,我也要下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