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八,狗爷再给你一次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机会,你出不出来!”

大黑狗抓着一把丹药站到小白龟的跟前。

“切,龟爷是吓大的,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龟爷要是皱一皱眉头,那就不是你爷爷!”

在性情上,小白龟和大黑狗相似,它们太了解对方了,又岂会上当。

“你大爷的,敢占狗爷便宜?这可是你自找的!”

大黑狗心一横,拿出辣神丸,直接用符文绞碎,压向小白龟身上的那几个小洞。

“嘿嘿,别忘了龟爷是龟,咱有龟息秘法!”

小白龟说完,身上彻底没了声息,就像真的死了一样。

“你大爷的,这死东西!”

大黑狗怒了,直接从储物戒中取出一把门板大的板斧,人立而起扛着就往龟壳上劈。

啪!啪!啪!

那龟壳的减轻程度就跟小白龟说的一样,刀斧难伤。

“这死狗平日里比谁都精明,今天算是遇到克星了!”

木青摸着下巴,饶有兴致的看着大黑狗折腾。

“从认识狗爷以来,除了迷幻海那位之外,我从来没见它受过谁的气,这小王八能耐不小啊!”小不点说道。

除了木青意外,其他人听小不点这么一说,顿时醒悟了过来。

之前大黑狗说寻找了小白龟几千年,也就是说,大黑狗在没被封印之前就已经认识小白龟了。

当年它是地师姜太初养的宠物,这小白龟竟然能够算计它,那岂不是说这小白龟的来头也不小?

“看来小王八的身上有秘密啊!”

说话之间,木青来到了大黑狗的身边,一指将它爪中的巨斧击飞:“就你这样还报仇?”

嗖!

木青说完,一抬手,就将小白龟吸到了掌心。

嗡!

本来布置在周围的场域当即收缩,最后聚拢到了木青小小的手掌之上。

在如此小的空间之下,小白龟算是插翅难飞了,除非它是八境大妖。

嗖!

木青心念一动,焚天魔焰顿时翻涌而出,如同一头细小的恶龙,瞬间就将小白龟吞没了。

“怎么没反应?”

大黑狗有点着急。

“它在强撑呢!”木青微笑道。

果不其然,小白龟一开始还能强撑着,但不到十息的时间,它的龟壳就开始颤抖了起来。

“哇,好辣啊!”

小白龟一破功,在焚天魔焰的蒸煮之下,辣神丸的药性就通过它的毛孔渗透了进去。

“哈哈,小王八,你丫不是很嚣张吗?”

大黑狗看到小白龟吃瘪,顿时兴奋了起来,拿出一颗响天丹就想丢进去,却被木青一脚踹飞了。

“死狗,你丫想臭死我们啊!”

“说的也是!”

大黑狗有点心虚的爬了起来,开始斟酌着用什么药好。

“你们这帮禽兽,魔鬼,这特么什么丹药,辣死龟爷的,赶紧给我解药!不,赶紧给我停火!”

小白龟其实已经认怂了,但还是这么嘴硬。

“解药来了!”

大黑狗说完,直接丢进去了一颗鬼哭丹。

几息时间之后,火焰中就传出了小白龟那凄凉无比的哭喊声:“呜!——癞皮狗,你它娘的不得好死!”

“狗爷让你嘴硬,这是鬼哭丹,没有解药的话,必须哭足三天三夜才会停歇,你丫慢慢哭哈!”

大黑狗盘坐在地上,就像在倾听悦耳的歌谣一般,非常的享受。

木青直接收回了焚天魔焰,将困住小白龟的场域丢给了它。

如今大黑狗已经是灵师了,虽然还布置不出玄师级场域,但是驾驭还是勉强能做到的。

“怎么处理你自己看着办,最好能让它说出点有价值的东西来!”木青小声说道。

“嘿嘿,别忘了狗爷是干嘛的,这事,咱在行!”

大黑狗自信的拍着胸膛。

“让它报仇去,咱们继续喝!”

这一晚,木青他们吃了小半只熊掌,喝掉了上百坛好酒,将他储物戒中的美酒库存都清空了。

“木兄弟,够豪爽,你这个朋友,俺交定了,以后有啥事知会一声,兄弟绝无二话!”

项逵一手抱着就坛子,一手搂着木青的肩膀说道。

“喝你的酒吧,还帮我,瞿桓那小子阴狠毒辣,你还是多小心一些他吧!”木青提醒道。

“管他是什么毒蛇,俺一力降十会,他敢阴我,我就将他屁股打成八瓣!”

项逵说完,直接拿出了他那巨大的狼牙棒。

“你这兵器不简单啊!”

木青看着这件古朴的兵器,从中感受到了一股苍莽之气。

“那当然,这可是咱们北蛮神山的祖器,老祖宗说此兵器与我契合,直接从祖庙中请出来送我了!”项逵自豪的说道。

祖器一直供奉在祖庙当中,其它弟子连摸一下都不给,老祖宗却直接送给了他。

此等荣耀,听说在北蛮神山的历史上只出现过一次,而且是在数万年前。

宾主尽欢之后,木青站在山崖之上吹着凉风,静静的望着远方。

“在想什么呢?”

林曦来到他的身边。

“在盘算我的实力和底蕴,看还差多少能救出我姐和萌萌!”

木婉清和林萌萌始终是木青心中的一根刺,她们留在天魔山一天,木青就难受一天。

“天魔何其强大,当年祖师和姜太初前辈都仅能将他封印,这事咱们还得从长计议。”林曦有点担心的看着木青。

虽然木青完全魔化之后很强大,甚至七境巅峰都能一战,但那太凶险了,上一次若非她服用了补源丹及时醒来,木青估计已经坠入魔道了。

“如今我真元七层,焚天魔焰五阶,寻龙术也接近准地师级,若是我突破神游,进入中五境,再加上虚神界的小可爱,应该不怕八境了!”

木青掰着手指盘算道。

“五千年过去了,你又怎知天魔没有再做突破呢?”

林曦抓着木青的手,有点心疼的看着他。

“我明白的,咱们的功法相辅相成,一起修炼吧!”

“嗯!”

说话间,两人就在山崖上盘坐了下来。

木青说的没错,青木神功和仙灵神功就像是天生一对,非常的契合,而且正好互补,两人一起修炼,速度竟然快了一倍。

“曦儿,仙灵神功真的是你家老祖宗在青木神功的基础上开创出来的?”木青通过心念问道。

“嗯,听太上长老奶奶说,这是仙灵树告诉她的。”

林曦疑惑的说道,她不明白木青为什么忽然问这个。

“这不对啊,我听老祖宗说,青木神功是木灵族传下来的,是七大原始种族的本源功法,你家老祖宗再厉害,修为也受元灵大陆限制,她不可能开创出可媲美青木神功的功法才对!”木青说道。

“你是说……功法不是老祖宗开创出来的?”

林曦并没有因为木青的怀疑而生气,因为她知道,木青绝对不会去贬低仙灵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