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送门的消息你是从哪得来的?”

小白龟狡猾无比,它说的话,木青也不敢尽信。

“这个你别管,反正龟爷不会骗你,因为龟爷我也想找到不死树!”

小白龟说到这,恳求似的看向木青:“大哥,咱们如今也算是同一阵营的朋友了,能不能将小弟放出来?”

这货看着满桌子的灵果,口水已经流出来了。

“放你是不可能放你的,老老实实呆着吧!”

木青将困住小白龟的场域放大加固之后,随手丢到了桌子上,然后扔了几颗灵果进去。

这小东西太狡猾了,而且跟大黑狗的恩怨太深,木青也担心现在放它出来会坏事。

“老大,你这是要将这小王八当成宠物来养啊?”

小不点跳到小白龟面前,爪子不断的将光球踢来踢去。

“小老鼠,你如此折辱龟爷,等龟爷出去要你好看!”

小白龟不断的滑动四肢,愤怒的看着小不点。

“狗爷,它说要你好看!”

小不点直接将光球踢给了大黑狗。

大黑狗又将它抛给了碧鳞雕,这帮家伙竟然在这玩起了龟龟球。

“曦儿,我出去一趟!”

木青朝林曦微微一笑,身后光翼闪动,冲出了灵峰。

林曦望着木青那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不禁望向碧鳞雕说道:“小碧,载我去一趟秀儿那!”

“是,大嫂!”

碧鳞雕当即展翅腾空。

林曦一跃而起,小狐狸则化作一道电光,冲上了她的肩头。

……

木青光翼闪动,看着下方那些巍峨高山之上忙碌的身影,不禁叹道:“太平天府果然卧虎藏龙啊,这才过去一天,就来了这么多人!”

想到这,木青不禁看向了太平榜。

果然不出他所料,榜首已经易主,被一个叫金刚的人摘去了,他和瞿桓、项逵都降了一名。

“金刚?这是何方神圣,难道他能干掉七境三层的阵灵?”

木青震惊不已。

“阿弥陀佛!”

在木青疑惑之际,一声佛号忽然在他的耳边炸响。

他抬头一看,就看到一个金光闪闪的大手印朝自己拍了过来。

“嗯?”

木青没想到自己神游了一下,就被无故偷袭,不禁怒火中烧,当即调动魔气,凝聚掌心。

“碧落黄泉掌!”

随着木青的大喝,一只漆黑如墨的巨大能量手掌迎向了那金色手印。

轰!

两掌相撞,顿时掀起了巨大的能量浪涛。

木青接连退了八步,对面却四平八稳的走出来一位年轻的僧人。

此人面目俊秀,身形健美,若是还俗,必定是姿容绝世的美男子。

“和尚何故偷袭于我?”木青直视那和尚道。

“小僧金刚,初入天府就听闻施主大名,特来讨教!”金刚古井不波,平视着木青回答道。

看他那平静的样子,你根本想象不到刚才那突下杀手的心狠手辣之人就是他。

“古人诚不我欺,果然是人狠话不多啊!”木青咬牙道。

“施主谬赞,此次交手是小僧输了!”

让木青惊讶的是,金刚明明占了上风,他竟然说自己输了。

“和尚,此话何意?”

这下轮到木青懵逼了。

“小僧修为高于施主,还是专修古法的体修,而施主擅长寻龙术,小僧以己之长攻彼之短,一招不胜,已是输了!”

金刚说完,不待木青回话,已踏空而去。

“真是个怪和尚!”

木青笑了笑,虽然这和尚偷袭了他,但却没有杀心,他也懒得计较。

嗖!

木青猛的振翅,冲向了太平山中心的最高峰。

灵峰之上,春大先生背负双手站在山崖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大先生,紫玉弟子木青在山外求见!”

一名童子出现在山崖之外,恭敬的朝春大先生行礼。

“这个惹事精,终究还是安静不下来啊,让他上来吧!”春大先生笑道。

“是!”

没多久,如同好奇宝宝一般的木青跟着童子来到了山崖之上。

不知为何,望着春大先生的背影,木青竟然有一种要顿悟之感。

“怎么会,墨鸦是九境大修士,我对他都没这种感觉!”木青在心中好奇道。

“喂,发什么呆啊!”

童子看到木青愣在那,不禁提醒了一下。

“弟子木青,拜见府主!”

木青醒悟过来,当即行礼。

“好小子,果然找过来了!”

春大先生转过身,盘腿坐在一张石桌前,朝木青招了招手,示意他一起坐,看得童子目瞪口呆。

如此殊荣,就是太平天府三大长老都不曾享有啊!

木青本就是愣头青,哪会想这么多,压根不客套,直接坐到了春大先生的对面。

“说吧,找我何事?”

春大先生一边手法娴熟的煮茶,一边问道。

“弟子想打听倒悬山!”

在这样的大人物之前,木青知道,还是直截了当的好。

他有一种感觉,这位春大先生绝对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简单。

或许很多年前,他确实和天魔山的左道差不多,但木青确定,现在的左道给他提鞋都不配。

“倒悬山虽然不是什么大秘密,但知道的人极少,你打听这个干什么?”

春大先生一脸疑惑的看向眼前这个惹事精。

“府主说笑了,如此奇观,堪称大陆第一,既然有幸来到圣山,谁不想去瞻仰一二啊!”木青摸着后脑勺说道。

“倒悬山贯通两界,山上充满诡异,凡是上山之人皆会沾染不详,最后不是变为怪物,就是死于非命,早在几万年前就已经被圣殿列为禁地,任何人不得靠近,我劝你还是不要打什么歪主意为好!”

春大先生认真的看了木青一眼,想从他的眼中看出点什么东西来,结果看到的却只是一层迷雾。

“府主放心,弟子自有分寸,刚才弟子看到府主之时,竟然有一种顿悟之感,府主能否为弟子解惑?”

木青不想在倒悬山的事上问太多,避免节外生枝,赶紧叉开话题。

但他却不知道,他这随意的一句话却吓到了春大先生,只因春大先生乃是先天道体。

但这个秘密只有他和有数的几个人知道,就是醉仙楼的其他三大长老都不知晓,木青不可能拿这个来恭维他。

而且能从他的身上捕捉到道韵的,迄今为止只有两人,但那都是修炼了无尽岁月的老怪物。

木青一个二十对出头的年轻人,虽然底蕴丰厚,战力逆天,但他尚未踏入中五境,是如何捕捉到他身上的道韵的?

“具体说说!”

春大先生一脸严肃的看向木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