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邪墓噬魂

渐渐的,寒情也适应了黑暗。就见江东汗流满面,脸色苍白,两颊还在不停的抽搐着;汗水早已浸透了他的外衣,当下便很是急切的问道:“江东,你怎么啦?”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体内的血咒在不停的涌动,我的内息很乱,很难控制住我自己!”话语间,江东的脸色更是煞白,呼吸急促,全身不由的抖动。

“什么,你中了‘血咒’,一种比情咒更为暴戾的咒符。”寒情用一种很是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江东,她希望自己没有听清楚江东的话,抑或者是希望少年说的是假的。但是她得到了少年肯定的回答。

“是的,其实在你中情咒之前我就已经中了血咒,只是在我的体内一直有祖传的正道功力抵抗着,所以才没有你表现的那么明显!”江东很是泰然的说道,其中对血咒更是没有任何的恐惧感觉。

“哦,你知道我是何时中的情咒。以前听我师傅说起,要想解开情咒,必须知道中咒的时辰,然后配以适当的解咒之法才能将之解开!”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只是我觉得你应该就是在那神秘空间之中中的咒。因为原本你是看不到印在那石碑之上的掌印的,而在我醒来之时你却能清晰的看到那个掌印,所以我猜测是……”寒情的脸色微微一震,江东的这个推测当然有可能是真的,因为自从那洞中出来之后,就有一连串的怪事发生在她身上:奇怪的变脸;邪恶井旁冒着生死撞向魔法护罩;短暂的心灵空虚之后引出蓝芸神剑,并一剑摧残邪恶五煞。

此刻正在寒情想得入神之际,江东忍不住问道:“你没事吧,寒姑娘?”

寒情看了他一眼,伸手撩了撩散落在眼前的秀发,擦去附在脸上的血迹,摇了摇头,却没有说话。

江东自认识这冰霜美人以来,早已熟悉了她的作风,明白她的心理感受就像自己知道自己刚中血咒那样。当下自然不会再去追问,而且他对这美丽女子一向有些敬畏,便转过脸看向洞口深处望去。

不料他刚刚转过头去,忽然间竟听到寒情发出一声惊呼,他大惊看去,只见在他与寒情坐立之处下方的大地中里,突然冒出了无数条黑色绳索,迅疾无比将两人的四肢缚在地上,却是动弹不得。

江东瞥了瞥,眼见寒情的脸上浮现出痛苦之色,再看那些可恶的绳索已在片刻间已深深陷入了肉里,苦痛之处,可想而知。想想连自己着粗皮厚肉都承受不了,怎奈寒情是一个白嫩如玉的少女。

突然,黑洞深处传来一个声音:“是谁到此,也不和我说一声竟敢扰乱我的美梦?”

还未等两人回话,空中一声呼啸,只见半空之中两道光芒一闪,一紫一蓝。当下,便斩断了缚在两人身上的绳索。

“这镇魔雌雄剑你们是怎么得到的?”不等回话,黑暗洞穴中再次传来话语。

被解开了绳索之后,江东迅速的站了起来,道:“我之所以得到此柄神剑完全是机缘巧合,而这位寒姑娘的神剑是家族传承下来的!”

“巧合,是先天注定吧!你以为像蓝芸神剑这种神器是谁先看见就是谁的吗?不是的,它会选择自己的主人,然后终其主人的一生!”话刚落音,就见黑洞深处闪来一束红光,江东、寒情心里一阵惊慌,立马释放出全身的斗气,形成体外护盾,但瞬间就被摧毁了。吓得江东两人亡魂大冒,豆大的汗珠不断的往下滚。

在这个世界里,没有谁不怕死,江东、寒情也一样。整个黑洞又陷入了一种死亡的沉寂、死气沉沉的让人害怕

江东身手摸四周,却是什么都没摸到。

四周黑的可怕,静的恐怖。

江东感觉到暗黑的洞口涌出一股巨大的魔力。而此时的寒情早已把两柄神剑接入手中并返回的地面。江东往寒情站立的方向挪了挪,接着朝洞口深处一望,虽然什么都看不到,但是他越看越觉的可怕,氤氲的雾气不断的外冒。自己的灵魂仿佛像是要被吸了进去一般,江东感觉到了自己的灵魂在沉沦、毁灭,一步一步的走向死亡。

少年想移开目光,可是一切晚矣;本能的想挪挪身体,但却发觉自己的身体竟然不能动了,这使他惊恐无比。

江东不断的挣扎,却毫无效果,在这处死亡之地,他不能动弹分毫,冷汗浸透了他的衣衫。最后他终于觉察到了,洞内一股若有若无的精神威压正笼罩在他的身上,他更加恐惧,从头到脚一阵发麻。

而此刻的寒情正在奋力的用两柄神剑散发出来的圣洁之气抵抗着来自黑洞深处发出的精神攻击,不过就算如此,从她那痛苦的神情中也可以看出了她根本就抵抗不了这种强盛的攻击。

“自救,自救,看样子也只有这样了!”

想到这里,江东静下心来,运起了‘千手屠神’。顿时,一股温暖的感觉侵透全身,害怕与恐惧渐渐的消去。虽然此刻什么也看不到,只是感觉到了洞内的能量波动越来越剧烈,无尽的黑气向自己笼来。

体内的血咒也再一次的启动了,不过此次并没有和千手屠神对抗,而是不断的向体外扩散,与周围黑气有着一种极其强劲的亲和力,并相互的交融在一起,好象是它们原本就是属于一脉、有着一种不可分割的血缘关系。

当血咒启动的那一刻,江东的心中恐惧无比,但内心深处仍在飞速的思考着,万一血咒把无穷的魔气引入体内,必将削弱‘千手屠神’,在以后的对抗中会处于下风,如果真是那样……

“我该怎么办?”毫无疑问,在滔天黑气的源头、黝黑的深洞之内,有一个异常恐怖的强大存在。他也真真切切的感应到了,若隐若无的精神威压正是那个至强的存在释放出来的。虽然那股精神波动若有若无,但他毫不怀疑那个强大的恐怖存在,与之强大的可怕。

一瞬间,江东想到了种种可能。黑洞深处的恐怖极有可能便是这片死亡之地的缔造者——尸骨满地,腥臭、血臭味,他就是一个毁灭鬼王。

“江东,不要反抗,这里是‘邪墓噬魂’的老巢!”后面,寒情的声音突然传来。

“哈哈,你果然是寒飞的后人?没想到这么多年后还有人能记的我!”奇怪的声音再次传来,“小伙子,你不用反抗了,我是不会伤害你的,因为你的体内不仅继承了江家的‘千手屠神’,华天圣城遗留下来的绝世心法,还有‘华天圣体’的灵魂附体,哈哈!”

“什么,‘华天圣体’的灵魂附体?”听到奇怪的声音后,寒情冰冷的脸上滑过了一丝恐惧,失声的大问道。

“对!至于灵魂附体,就是别人把灵魂寄居于你的体内,进而控制你的思想和行为!”

听到此话,江东如遭了晴天霹雳,脑袋中一阵闷响,双脚如被重物撞了一下,差点跌倒于地。不过还是撑着旁边的黝黑石柱,才摇晃了两下没有倒下去。不知道是不是到了大观园,古人说人在矮檐下,就算是受了很重的打击,怎敢不低头,江东只好吞吞吐吐的道:“老,老前辈,请问你知道华天圣体为何要霸占我的身躯?”

洞中沉默了几许之后,就听见深处再次:“其实魔和人是不一样,人死后能入鬼界转世投胎。而魔死后则不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特别是对于像魔尊那种强大的力量的存在就更不可能了,因为他们的灵魂到了鬼界和在人界中的处事作风一模一样,到处的胡作非,来破坏鬼界死沉而又呆板等级秩序,所以,阎王爷是不允许像魔类的灵魂进入鬼界的,当然也就不能转世投胎。不过,有些生存能力强的魔族灵魂却能存活下来,并且一代又一代的寄居于人类的体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