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 未经科举的官吏

除了李隆基当皇帝的时候大大的重用胡人边将之外,其实早在李世民当政的时候,胡人就已经在大唐的战场上立下过赫赫战功了。

李倓虽然知道的不少,但是却也有着很多他并不知道的,这其中就包括之前许远告诉他的一个人。

按照许远的说法,李世民时期的大唐之所以能够如此繁荣昌盛,跟当时的整个治国理念有很大关系,李世民打破民族界限,对所有大唐的友好民族都敞开怀抱。

也正因如此,在唐朝时期的朝廷和军队中,出现了许多其他民族的官吏和将领。而且,李世民在许远他们的眼中总体上还是任人唯贤的,凡是有真才实学,有利于大唐繁荣的官吏和将军都会委以重任。

所以在当时的军队中,有一位胡人将军,非常英勇,深受唐太宗的赏识,此人的名字叫做契苾何力。

契苾何力原本只是一个小部落的可汗,后来再大唐帝国的感召下,归降李世民。

此人战绩辉煌,曾经指挥大军把吐谷浑打得片甲不留。此外,他与侯君集一起还灭了高昌国,在一百多年之前,契苾何力在攻打高句丽的时候,所向披靡,一路打到平壤,还俘获了国王。

除了作战勇猛无比,契苾何力为人非常重义气、守承诺。李世民亲征高句丽时,契苾何力曾经以八百人的兵力顽强阻击一万多人的敌军,而且他丝毫没有人数上的劣势而胆怯。他反而越战越猛,打得敌军狼狈不堪,堪称是这个时代的八百勇士。

李世民对于这样勇猛的他自然也是既欣赏,又敬佩,还曾经亲自给他敷药治疗。

这也令契苾何力非常感动,更加坚定了忠于大唐的决心。在契苾何力会部落探望母亲的时候,不幸被勾结薛延陀部的叛徒劫持,并威胁他一起反唐。

当时,大唐朝廷中,部分朝臣认为契苾何力肯定会反唐,但李世民却一口断定他必定不会反叛大唐。事实证明,唐太宗的眼光和判断完全正确。契苾何力面对劝降他的薛延陀可汗,拿刀割下自己的左耳,以此表明誓死终于大唐的决心。

李世民得知这一情况后,那是又感动又敬佩,通过答应薛延陀的任何要求换回契苾何力这个人才。

后来,对待这样一个忠勇双全的人才,大唐自然也是给予了十分优待,契苾何力后来被封为凉国公,后来契苾何力却不幸病逝,朝廷追封为他为并州大都督。

不仅如此,因为契苾何力一生战功无数,而且忠君爱国,唐太宗李世民对他也是十分喜爱和钦佩,于是决定安排他陪葬昭陵,这个规格可是相当荣耀了,就相当于是跟李世民生死都不分离了。

当年不管是从国力上看还是从兵力上看都比不上李隆基的开元的大唐之所能够成为历史上的一个鼎盛时代,其实通过契苾何力这么个人物就能看出一些端倪。

李世民治理之下的大唐的强盛源于它的包容和开放,李世民自然也是功不可没,正是他的贤明和勤政爱民,令大唐八方来朝,臣服四海,这才为了日后的盛世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

其实李倓对于李世民这个人还是不怎么感冒的,但是在这方面上,他做的实在是让人没啥可说的,一个胡人部族的首领能让他这么信任,且不说别的,对于他这个皇帝自己来说也是需要非常之大的勇气的。

之前李倓在起步的时候,仆骨部对于他的帮助也是非常之大,但是李倓却一直都不敢跟他们走的太近,并且之后又让回纥人在北边制衡他们才能放心,在这一点上比较,当年的李世民的确是比他更加的有道。

不过李倓自己觉得自己也没做错,毕竟当年的李世民是带着天可汗的威名的,但是自己却没有那样的待遇了。

这个故事虽说是说李世民比较牛掰的,但是对于李倓却也是十分的有用,毕竟现在他用武藤一郎,跟当年的事儿还是有着几分的异曲同工之妙的。

且不说别的,武藤一郎为大唐建造的那些个战舰就在那摆着呢,谁要是不服,那完全是可以去看一看的。

现在对于武藤一郎来说,缺少的其实就是他的战舰得给大唐打上一次胜仗再说,所以李倓才给他们定下来了这么一个两年的期限,在这两年之中他们要是真的能把西方人给打出个好歹来了,武藤一郎就更加的稳了。

但是对于这个事儿,李倓的确是说的厉害,虽然他知道西方人现在的老巢大概在什么地方,但是他还真就不能让张冲出海去直接攻打他们,毕竟这中间的距离实在是太远了。

所以他只能是让张冲尽量的再一次寻找到敌军的蛛丝马迹,最好是让他们知道大唐水军的存在,这样一来,他们自然会派兵,只要他们派兵了,就会给大唐的战士们打胜仗的机会。

不管是多大的胜仗,只要是大唐的水军能在跟金发碧眼的人之间的战斗中取得胜利了,那武藤一郎的资本基本上也就够了。

李倓非得让武藤一郎迅速的上位自然也并不是因为武藤一郎对于他有那么的重要,而是要通过他开创一个先河,这倒是跟武藤一郎是不是倭国人没什么关系。

之前在大唐当官的倭国人不是遣唐使就是自小在大唐长大的,而且参与了大唐的科举了,这在李倓这里是不算数的,现在他需要的就是一个没参加过科举的。

其实张巡和许远他们几个已经意识到了李倓想要干啥了,他们在内心里面也是相当的抗拒的,不过他们知道,自己身为臣子,抗拒是没什么用的,就得慢慢的接受李倓的决定和想法才行,要不然自己也就不用在大唐的朝堂里面混了。

私下里他们几个也不是没讨论过是不是有劝一劝李倓的必要,但是最后他们都得出了一个结论,没有这个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