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韩岚一行人启航出海度假的时候,电影《遗忘》还在网上持续升温。

崔氏摆明了要把事情闹大了引灯塔国下场制裁战斧集团,所以节奏都是往死里带的。

明明是一部只在华国国内上映的爱国主义宣传教育电影,却在海外火了起来。

矛头直指灯塔国。

战斧影业在事件发生后第一时间就在蓝鸽上发表了声明辟谣,表示这部电影是爱国主义兼反战题材,并不针对和抹黑任何一方,请不要过度解读。

虽然公司内部已经在紧锣密鼓地准备迎接灯塔国的制裁,但是制裁这种东西能避免还是尽量避免了好。

不过,战斧影业的辟谣似乎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

海外是崔氏和布莱特家族的主场,两家联手要搞他们,热度是不可能降下来的。

偏偏这部电影还没有在海外上映,海外网友并不知道电影里具体有什么内容,只能跟着媒体的节奏走。

少部分看了枪版的影迷也起不到太多的作用。

况且电影里确实有部分桥段让不少灯塔国观众看了很不舒服。

尤其是飞机轰炸医疗队和战俘营的一段,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严重违背“仁拳”的!

这绝对不是灯塔队能干出来的事情!

即便灯塔队在03年战争中被曝出虐杀战俘;

即便灯塔队在12年帝国坟场被指控过射杀平民;

即便每年kr国和jp国都有民众抗议灯塔国士兵强当地女性;

即便灯塔国女兵……

反正,就是不可能!

这不可能是灯塔队能干的事儿!灯塔队没有这种传统!

这就是战斧影业的恶意抹黑!

太恶心了,居然在电影里面夹带私货!

……

……

灯塔国,布莱特家族庄园。

小布莱特作为家族的继承人目前还在外面历练,负责斯诺魔腾电影公司,所以基本都是在南方,很少回来。

但这一次,为了促成对战斧集团的制裁,他必须要动用家族的力量,所以特意赶回来了。

希望由老布莱特出面,让那几位接受过布莱特家族捐款的政客游说国会,对战斧集团进行制裁。

老布莱特坐在沙滩椅上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着自己的儿子:“为了对付一家华国公司,至于这么大动干戈吗?”

“父亲,战斧影业成立不到三年,却走完了斯诺魔腾三十年的发展道路,他们目前出品的电影质量都非常高,积攒了不少粉丝。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值得我们警惕的对手!”

“从华国功夫到华国仙侠,他们在悄然改变着世界电影的走向!现在很多灯塔国年轻人都开始流行起华国功夫和修仙了,为此甚至不惜去学习那晦涩难懂的华语,去主动了解华国的文化……父亲,这是一个相当危险的信号。我们在华国文化的理解上肯定是不如华国公司的,一旦让华国文化成为了主流,我们的所有文化产业都会受到非常严重的冲击!”

“灯塔国电影圣地每年包揽了全球近七成的电影收益,凭借的就是灯塔国文化是世界主流文化,是潮流文化。一旦失去了文化高地,这一切都将成为历史!”

“我们可以接受华国文化,文化融合是必然,但那只能是由我们来掌控的文化,我们拥有绝对解释权的华国文化,就如同jp国的文化一样。我们可以把jp国的动画改编成真人电影,即便把里面的主演都换成了灯塔国人也照样能够在全世界范围内爆火。但是,我们无法拍出一部成功的灯塔国人主演的功夫电影、仙侠电影。至少目前不可以,因为这些东西与我们所能理解的相差太多了。”

“父亲,如果算上我们布莱特家族在文化产业上的巨额利益,我相信您会认可我的做法的。”

小布莱特十分认真地向父亲解释道。

老布莱特的眼里并没有过多的波动,仿佛早就猜到了他的打算一样,所有的提问都只是长辈对晚辈的考验。

“那你有考虑过他们上头的人的态度吗?”

小布莱特闻言愣了下。

老布莱特目光深邃地看着他:“华国的电影在开拍前就要递交文件进行审核了,到了电影上映,还要再次审核。你只看到了电影是战斧影业拍的,但真正做决定的是他们吗?这部电影能够上映,本身就是一种态度!”

“父亲……”

“你深入了解过那场战争吗?”

“我……”

老布莱特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那场战争,是我们不想记起的,至少不能在西方世界重新引起关注。但是现在,你成功地将它推到了民众的面前。就为了逼国会恼怒制裁战斧集团?你就那么确定国会会为了这件事制裁战斧集团而不是想办法把风波压下去吗?”

小布莱特眉头渐渐紧锁了。

“儿子,知道为什么过去三十年时间里华国都没有拍过关于那场战争的电影吗?甚至在国内也少有提及。”老布莱特再次提问道。

小布莱特回答道:“因为他们要顾忌到灯塔国的感受,不希望这场战争影响到两国关系?”

“那现在为什么又敢拍这场战争题材的电影了呢?”

“因为……”小布莱特咽了咽口水。

老布莱特替他说完了他不敢说的话:“因为他们已经不需要再顾忌灯塔国的感受了!”

“那么儿子,你觉得灯塔国会顾忌一下他们的感受吗?会考虑一下这次风波对两国关系的影响吗?”

小布莱特已经不敢说话了。

老布莱特将咖啡杯放下了:“其实,你和崔氏联系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但我并没有制止你。”

小布莱特呆了下,又抬头看着父亲,眼神中带着不解。

老布莱特凝望着远方:“我也想借助这次事件,看看华国的态度,看看灯塔国的态度,看看家族的未来该如何延续。所以,再等等吧,不要急着亲自下场……”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旁边传来,父子俩下意识看了一眼,来的人是庄园的老管家,也是老布莱特的心腹。

“先生,来自东方的消息。”

老管家递过来一张照片,上面是插满红旗的夷洲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