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姐姐没有抗拒,任由秦逍轻咬自己的嘴唇,直待秦逍一只手攀上她胸脯,她才伸手推开,盯着秦逍微恼道:“说话不算话,不不让你亲了。”

秦逍有些尴尬,他也是意乱情迷,不自禁便用手往那峰峦摸过去,只能道:“再让我亲一下,我保证不再乱动。”

“不给你亲了。”蓉姐姐噘着嘴,一副小儿女情态:“你是坏人,待会儿你又要得寸进尺。”

“保证不会。”

蓉姐姐看着秦逍,气息微促,忽然问道:“你就那般喜欢亲我?”

“蓉姐姐的嘴唇香香甜甜,让人爱不释嘴。”秦逍一本正经道。

蓉姐姐噗嗤一笑,道:“我又没吃蜂蜜,嘴巴怎会甜?就会胡说八道。”向窗外看了一眼,两只手依然撑在秦逍胸口,唯恐他压下去,低声道:“好晚了,你该回去了。”

“不是说让我等你睡着了吗?”秦逍问道,看着蓉姐姐娇艳欲滴风情诱人的美丽面容,此时又哪里舍得离开。

蓉姐姐眨了眨眼睛,风韵动人,轻摇头道:“我现在不怕了,你留下来我我才害怕。”

秦逍见她似乎却是清醒许多,苦笑道:“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有什么好怕的。”

“你是什么你自己清楚。”蓉姐姐拉过锦被,将自己丰满的胸脯掩好,眨着眼睛道:“反正你留下来我害怕。”

秦逍身体微微向下,蓉姐姐忙道:“别太靠近。”

“你是不是怕我趁你睡着了,然后将你吃了?”秦逍低声问道,唇边挂着怪笑。

蓉姐姐似乎真的有些害怕,怯生生道:“别这样看着我,我真的害怕了,你快些走吧。”

“我信守承诺,你不睡,我就不走。”秦逍环抱双臂,死猪不怕开水烫。

“也不怕丑,这是女人的房间,你一个男人跑进来做什么?”蓉姐姐白了他一眼,道:“你不走,我也不管你。”却是扭过身,侧身背对秦逍。

夜深人静,又是孤男寡女,从蓉姐姐身上散发出来的幽幽体香,让秦逍心里痒痒的,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才轻声道:“蓉姐姐,要不我就在这里凑合一下,你往里面再去一些,我在你这里躺一会儿,等你真的睡着了,我就走了。”

唐蓉自然不会让,低声骂道:“我就说你是得寸进尺的人,让你让你亲一下,你不老实,现在还想睡在这里,你你真是不要脸。我已经睡着了,你快走。”

秦逍正欲说话,猛地脸色一紧,低声道:“有人来了。”

唐蓉还以为秦晓在逗她,但很快果然听到轮碾声音,急道:“不好,是是义父。”掀起被子,从床上下来,顾不得穿鞋子,“快,你你快走!”

“来不及了。”秦逍也是着急:“这时候出去,不是被抓个正着?这三更半夜,被白掌柜看到我在你闺房里,那还能解释的清楚,一定会以为咱们有奸情。”左右看了看,床前是一道屏风,他轻手

轻脚绕过屏风,想要找个地方藏身,外面已经传来白掌柜声音:“蓉儿,是不是还没睡?”

秦逍吓得缩回屏风后面,见到唐蓉一张俏脸急得通红,却又不得不应道:“还还没,义父,有事吗?”

“见你房里亮着灯,知道你还没睡。”白掌柜道:“想和你说说话。”

唐蓉道:“你等一下。”万没有想到白掌柜会在这个时候来找自己,左右看看,想找个地方让秦逍藏进去,毕竟真要被白掌柜看到二人如此深夜共处一室,那可是百口莫辩。

她忽然指了指床底,是想让秦逍躲进床底,秦逍一摊手,一副不情愿模样,不由分说,忽地直接上了床,拉过被子将自己盖住。

唐蓉又气又急,却又无可奈何,她衣衫有些凌乱,迅速整理了一下,轻拍胸口,深吸一口气,保持冷静,这才过去打开了门,白掌柜坐着轮椅就在外面,看到唐蓉,轻叹道:“你又饮酒了?”

“就是随便饮了一点。”唐蓉过去推着轮椅,让白掌柜进了屋,隔着屏风向床上瞧了瞧,唯恐白掌柜发现端倪。

好在白掌柜根本想不到她床上有人,被唐蓉推倒桌边,唐蓉又给他倒了杯茶,在旁边坐下,问道:“义父,你怎么还没有睡?”

“我知道你自从回来后,一直都睡不好。”白掌柜叹道:“蓉儿,你虽是我义女,但你也清楚,这十几年来,我一直将你当作亲骨肉看待。”

唐蓉道:“义父恩情,此生也报答不完。”

“这些年在兀陀那边,如果不是你在身边帮衬,许多事情也未必那般顺利。”白掌柜道:“我知道你任劳任怨,也是因为身边确实离不开你,倒是耽搁了你的大事。”

“义父,我!”

白掌柜不等她说完,便打断道:“你听我说。你也知道,白狼王已死,虽然我们一直期盼可敦能够扭转乾坤,但事实上我们心里也清楚,可敦的实力根本无法与纳律生哥对抗,她没有白狼王的威望和手腕,即使将她的儿子扶上汗位,但终究只能是纳律生哥的傀儡。兀陀自立国以来,虽然以天可汗为尊,但诸多大事,却都是八部共商,而纳律生哥从登上天可汗位子的第一天,就想改变这样的局面。”

“他想仿照大唐,天子独尊。”

“不错。”白掌柜道:“其实这些年他的野心也在一步步实现,兀陀八部之中,至少有半数已经成为他的傀儡,由他驱使,白狼王这一死,他的步子就会更快,下一个要控制的定然就是白狼部。”顿了顿,才道:“所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唐人市几乎不可能再重建,即使要重建,那也是很多年后的事情。”

唐蓉幽幽道:“义父在兀陀付出多年心血,想不到最终会毁于一旦。”

白掌柜淡淡一笑,道:“我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这些年苦了你。”

“义父和我说这些做什么?”唐蓉道:“当年如果不是义父收留,我恐怕早就不在人世。”

“不会。”白掌柜摇头道:“蓉儿,你辛苦十几

年,已经很对得住大先生,唐人市已经不存在,你也没有必要继续留在我身边,该为你自己的前程想想了。”

白掌柜口中“大先生”三字一出,唐蓉花容失色,便是躲在床上的秦逍,也是大惊失色。

唐蓉当年被白掌柜收留,甚至收为义女,成为扎根在白掌柜身边的一根钉子,背后都是大先生一手安排,也一直是唐蓉最深的秘密。

此刻白掌柜轻描淡写说出“大先生”三字,又怎能让人不惊。

“义父,我?”

“你可知道大先生到底是谁?”白掌柜问道。

唐蓉知道白掌柜既然已经说出“大先生”的名号,就已经是向自己摊牌,自己无论如何解释也不会有用,苦笑道:“义父,原来你早就知道我的来历。”

“如果我对你一无所知,这些年又岂会让你知道那么多秘密?”白掌柜气定神闲,语气没有丝毫的改变,异常温和:“你不必多想,如果我对你有敌意,也不会让你跟着我到今天。”轻叹道:“这十几年来,你并没有做过伤害我的事情,抛去你的来历,你待我也是尽了一个女儿的情分,我自然不会怪你。”顿了顿,才道:“你体内千夜曼罗之毒,这些时日是否发作过?”

秦逍在被子里听得清楚,心下骇然,暗想唐蓉小心翼翼提心吊胆多年的秘密,却早已经被白掌柜知道,这白掌柜当真是让人心里发寒。

他此时终于知道,唐蓉中的毒叫做千夜曼罗,那么自己是否也是中了同样的毒?

“义父,你也知道我体内有毒?”唐蓉毕竟也是见过风浪的人,这时候反倒是镇定下来。

白掌柜微笑道:“大先生将你安排在我身边,又怎能不在你身上施毒?能将珍贵至极的千夜曼罗用在你身上,可见你对他来说十分重要,又或者说,他觉得你在我身边潜伏十分要紧,唯恐你会背叛了他。大先生确实天纵奇才,只可惜心胸还是窄了些,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可是他却很喜欢以药物控制人,这手段还是下作了些。”

“义父,你认识大先生?”唐蓉忍不住问道。

白掌柜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我对他很熟悉,知道他许多的手段,可是我却从未见过他,甚至他到底是谁,我至今也不清楚。”凝视唐蓉道:“你虽然受命于大先生,不过以我猜想,你应该也不曾见过他的真容,至若他的真正身份,你应该也是不清楚。”

唐蓉微点螓首,苦笑道:“我只是隔着屏风见过他一次,那也是唯一的一次。”顿了顿,终是道:“义父,你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甘愿任你处置。”

“你错了。”白掌柜神色严肃起来:“蓉儿,我今夜和你说这些话,绝无其他意思,如果我想除掉你,就不会和你说这些,在西陵,我想要让一个人悄无声息的消失,真的是易如反掌。”看着唐蓉:“我和你说这些,只因为我确实将你当作女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