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记错的话,日向宁次应该是迈特凯小队的,已经毕业一年了才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志村老师命我陪同在鸣人少爷身边,您可以当我不存在。”小帅哥解释了一句,目前的宁次时间也很紧张,日常跟着迈特凯做任务,少有的休息时间还要陪同在志村团藏身边,学习他为人处世的手段和思想。

陪在鸣人身边?

团藏在打什么主意?对于鸣人的真实身份,卡卡西心知肚明,自己老师的亲儿子、九尾人柱力。

从一个人的日常行为中,就能够轻易推断出这个人的性格,团藏最近一段时间的表现完美符合群众对一村之影的希望,亲近村民又野心勃勃,爱护忍者又赏罚分明,相比以往高到不知哪里去了。

卡卡西知道团藏想要用这种方法剑指火影之位,所以他并不担心团藏会对鸣人不利,至多就是利用一下他的身份。况且鸣人身为人柱力已经如此凄惨,情况没有更恶劣的余地。

“漩涡鸣人、春野樱……宇智波佐助,是你们三个吧。”卡卡西掏出一份名单念道,读到佐助名字时明显停顿了一下,宇智波这个形式对他有非同寻常的意义。

三小只点点头。

“老实说,我对你们的第一印象还是挺不错的,起码有点忍者的样子。”看到眼前的三个少年,卡卡西就想到了过去的自己。

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的小酷哥佐助,和自己很像。小樱像是琳,作为村子最淘气的孩子,鸣人和带土也很像。

或许这是上天的安排。

“我们对老师你的第一印象却很差。”小樱鼓起嘴巴吐槽道:“第一天和自己的学生见面,就迟到了至少一个小时。”

上一队学生被领走,已经是一个小时前的事情了,倘若不是有团藏讲故事,这一小时还真不好打发。

“哈哈,是么?”卡卡西尴尬的抓了下刺猬头:“因为我在赶来的路上,帮助了一只迷路的猫。”

其实就是沉迷游戏无法自拔,昨晚熬夜太晚。

三小只看着卡卡西比佐助还要重的黑眼圈,这个理由完全不能让人信服。

“卡卡西先生,这个理由您在上次聚会时已经用过了。”宁次无情拆穿了卡卡西谎言,团藏经常会带着他参加各种聚会,卡卡西基本都是最迟到达的那一个,而且一直都是那几个理由,迷路的猫、扶老奶奶过马路。

“这可就不能当你不存在了啊!”卡卡西瞪了宁次一眼,狡辩道:“你要知道猫是一种很蠢的动物,同一只猫在同一个路口多次迷路,不是什么罕见的事!”

鸣人体内的九尾在听到这句话后,为卡卡西点了一个赞,猫这种生物确实很蠢。自叶和华上次光顾过封印空间后,封印九尾的术虽然没有松动,但它至少能够听到外界的声音了。

宁次乖乖闭上嘴巴,扮演一个木头人。

“我现在对你们的印象又比较差了。”卡卡西将名单揣回口袋,掏出游戏机:“现在跟我走吧,有些事情要跟你们说。”

接下来的一个流程就是抢铃铛,通常会放在见面的第一天进行,卡卡西坏水比较多,他打算先带三小只去踩下点,第二天再进行抢铃铛。

三小只快步跟了上去,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以为是要带他们去执行任务,终于要开始忍者的职业生涯了么?

最激动的就是佐助,眼神中流露出解脱了的神色。两个月,你知道我这两个月是怎么过的吗?每天放学后冒着被人识破身份的风险,从族地扛家当去典当行,如今终于能有稳定的收入了!

小帅哥宁次也跟了上去,师父有交代,要陪在鸣人少爷身边。

卡卡西抱着游戏机,点开一本,低着头慢悠悠的在前边领路,和街道上的其他低头族一般无二,这叫做对时间的合理利用。

晃晃悠悠的从火影办公室门前路过、从木叶商业区路过、从任务发布中心路过,在三小只的疑惑中,卡卡西带他们来到了一处训练场。

木叶中有十多个的训练场,平原环境、密林环境……各式各样,卡卡西选择的这处环境比较综合一些,地势平坦但是多树木、灌木。

“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要一起行动,那么就先自我介绍一下吧。”卡卡西嘴上说着话,视线还是没有离开屏幕。

“什么样的自我介绍呢?”小樱举起手发问,最好是越详细越好,这样就能知道很多佐助君的信息。

“姓名、喜欢的、讨厌的,梦想还有兴趣什么的,大概就是这种自我介绍。”卡卡西挠挠脑袋,当年风生水门和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也进行了相同的自我介绍。

而后卡卡西嫌弃的瞥了宁次一眼,对这个拆穿自己谎言的小鬼吐槽:“喂,日向家的小鬼,难道凯或者志村团藏没有告诉你,忍者的信息是很重要的么?”

言下之意,就是让宁次回避一下。

小帅哥宁次立即怼了回去:“师父说过木叶是个大家庭,多了解一些其他人的基础信息,有助于促进人与人之间的和谐。”

这个基础信息指的就是卡卡西说的那些,更私密的信息那就是个人隐私了,宁次将团藏的教诲谨记在心,要记好身边每一个人的名字,称呼长者要用敬语,在不影响自己行动的前提下,要尽可能帮助木叶忍者、村民。

卡卡西无语,索性也不是什么非常重要的信息,也就不再驱赶宁次。

小樱眼神转动,提议道:“自我介绍的话先从老师你开始比较好吧,给我们做一个榜样。”

“也可以。”卡卡西的眼神又回到了屏幕上,似乎完全没有将三小只放在心上:“我的名字叫做旗木卡卡西,喜欢的和讨厌的不想告诉你们,至于梦想……兴趣嘛,有很多。”

目前卡卡西对游戏机充满了兴趣,尤其是对于批站的u主机制,带明星纲手这几天深居简出,在批站上却很活跃,每天发几条视频,宣传一下赌博的危害,讲述一下拍电影时的趣事。

每一个视频的播放量都很高,收藏过完,各种一键三连,恰饭恰到饱。目前的游戏机用户大约有近五万,木叶两万砂隐村五千,火之国境内也有两万,纲手可以说是红遍了大江南北。

随便开个直播,就是各种总督、提督、舰长、小电视,礼物狂收,多是一些疯狂的土豪影迷送的,还有一些贵族在直播间追求纲手。

纲手的爆红也带动了批站的u主计划,成为带队上忍后卡卡西的收入会降低很多,偏偏又喜欢氪金抽卡,迫切的需要一份兼职。

“什么啊,最后也还是只知道了你的名字而已,而且只是姓名的话,你已经说过了!”小樱吐槽出声,这这是什么狗屎自我介绍。

鸣人此刻的心情还有些复杂,所以小樱成为了最活跃的那一个。

“嘛,总之轮到你们了。”卡卡西摆摆手,收起游戏机,指着鸣人说:“就从你先开始吧。”

对于自己老师的亲儿子,卡卡西很想了解一下。这么多年来因为“不可轻易接触九尾人柱力”禁令的缘故,和鸣人也没什么接触的机会。也就只有团藏这个剑指火影之位的木叶长老,才会视禁令为无物。

“我嘛?”鸣人指着自己,见其他人都看向自己,整理了一下思绪,说道:“我的名字是漩涡鸣人,喜欢的东西是泡面,讨厌抽不到喜欢的卡的感觉。”

卡卡西点点头,喜欢拉面,这点不算意外,根据自己了解到的情报,鸣人也就只能吃泡面了。至于抽卡沉船,这种感觉自己也很讨厌。

“兴趣是玩fgo,看起点读书中的一些故事书,因为没什么钱的缘故只能找一些每日限免的书看。

至于梦想,我想成为火影,成为我父亲那样的英雄,所以为了达成这个梦想,我会坚持不懈的为之奋斗!”

鸣人握拳慷慨激昂的说道,团藏爷爷说的对,每一个木叶忍者都应该将成为火影做自己的梦想,然后向着这个梦想不断向前,一步一步地向前爬,哪怕最后失败,至少曾经努力过!

“父亲?”卡卡西挑挑眉毛,貌似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你知道你的父亲是谁么?”

这句话问的有些冒昧,如果对其他人说,有可能会被当做是脏话。

鸣人挠挠脑袋,不好意思道:“团藏爷爷说我的父亲是四代目火影,其实我现在也有些不敢相信。不过大家都说团藏爷爷是木叶最高尚的人,他应该不会骗我吧,老师?”

最后鸣人用祈求的目光看向卡卡西,伊鲁卡老师待他很不错,卡卡西也是老师,身份加成。团藏也说过带队上忍是值得信任的人,所以鸣人迫切的想要听到卡卡西肯定的回答。

好不容易知道了父亲是谁,但四代目火影的来头太大,鸣人想要从更多人口中听到肯定的话。

平地惊雷!

卡卡西惊愕万分,团藏居然将这件事都告诉鸣人了,他到底在想什么?让九尾人柱力背负村民所有的负面情绪,不是他和三代共同制定的计划吗?

不过卡卡西乐的如此,当年卡卡西就极力反对这个计划,如今团藏突然跳反揭露事实,对鸣人总归是有好处,哪怕他是打算用鸣人的身份往猿飞日斩上泼脏水。

最终卡卡西还是迎着鸣人的目光,肯定地点点头:“你团藏爷爷说的没错,你的父亲正是四代目火影波风水门。”

第二个,这是今天第二个肯定鸣人太子身份的人,而且还是他们的带队老师!

“那既然是四代目火影的儿子,为什么鸣人过得如此凄惨呢?”小樱明知故问,想要看卡卡西作何反应。

佐助十指交叉静观事态发展,貌似鸣人太子的身份已经实锤,又有了一个爷爷,所以说身世凄惨的就只有我么,被自己的亲哥哥灭了满门。

“这我就不得而知了。”卡卡西顾左右而言他,避过此事不谈,难道你要我把真相说出来?多丢人啊?堂堂木叶长老、木叶火影居然让一个孩子背负起村民的负面情绪。

“我看你是不敢说罢,志村五说,当年是他和火影大人共同做的决定,让鸣人承担起村民的敌视。”

小樱又是一句吐槽,她对团藏的印象还停留在《赌神》中的志村五。

这个女孩该死的讨厌。

“啰嗦,该你了,自我介绍!”卡卡西尴尬非常,手指小樱。该死的,居然不是把锅甩给火影,而是完完全全的讲述出真相么?

是良心上的不安,还是在怕事后败露?对于团藏,卡卡西是愈发看不懂,难道这个男人真的翻然悔悟了?

“小气。”小樱轻啐一句,双手托腮开始自我介绍:“我的名字是春野樱,喜欢佐助君、梦想是和佐助君组建家庭,兴趣是了解佐助君的一切。”

现在的小樱坦诚的多,君不见番剧中多少青梅竹马两情相悦,就是因为不够坦诚,最后被天降系横刀夺爱!

爱他就要大胆说出来!

卡卡西点点头,小姑娘嘴巴很尖锐,恋爱脑喜欢帅哥很正常,就像当年的琳。不过琳比目前的小樱出色的多,对修炼很上心,当时正是第三次忍界大战,哪有那么多心思管那些狗屁爱情故事。

“至于讨厌的人,是鸣人!”小樱最后又往鸣人心上差了一刀,怎么可能因为他成为了火影之子就讨好他?

鸣人一脸败犬之相,仿佛承受到了非常巨大的打击:“团藏爷爷明明说过我很帅的。”

我爱的人却不爱我,也许这就是靓仔的悲哀。我好恨,恨上天为何给我了一副帅到没朋友的容颜,让小樱爱我在心口难开,不敢承受这份沉重。

“你帅的只是头发而已,而且,世界上帅的人有那么多,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喜欢的只有佐助君一个!”团藏说过鸣人很像他父亲,也就是四代目火影夫人,所以小樱没敢说鸣人丑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