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小时之后,那只老鹰还是出现在李斯文面前,它比较倒霉,翅膀虽然受到重创,但并不致命,所以还可以不断滑翔降落下来,结果落在了正在解大号的候二面前,于是候二兴高采烈的抓着这只老鹰跑回来,毕竟领主大人心念念小鸡炖蘑菇已经很久了,这只鸡看起来很大,应该足够……

“我凑,候二,它被你弄死了?我要的是活的!”

这一刻,李斯文掐死候二的心思都有,毕竟他看见的就是候二抓着老鹰的脖子就这么一路拎过来,这尼玛!这尼玛!

候二眨眨眼,表示很委屈,一只山鸡而已,死的活的有什么区别?难道要活鸡炖蘑菇更好吃。

“蠢货,你没见过老鹰啊!”

李斯文一脚踹开候二,赶紧心肺复苏,人工呼吸,呸,候二,赶紧给它做口对口呼吸!

等候二极为不情愿的张开它那可以放下一块磨盘的大嘴时,那只老鹰醒了,扑棱棱,扑棱棱,仓皇无措,悲凉无比,这一刻它真的和山鸡没什么区别。

李斯文与候二对视一眼,后者果断抓住老鹰的翅膀,用很轻柔的动作来抚摸安抚着,直到那只老鹰因为极度恐惧而变得一动都不敢动为止。

“土著?”

李斯文嘀咕了一句,因为这只老鹰眉心并没有图案,表现得也不像是有组织犯罪分子,倒是与当初他杀死的第一只花豹有些类似。

“哈!这只老鹰的个头还真不小。”老宋也被惊动,然后口中就发出各种音调,这其实是兽语的基础,就是通过音的高低,长短来确定含义的。

但是片刻之后,老宋就摇头,“李老大,这只鹰有点傻,它理解不了,要不找石柱试试?”

“石柱也够呛,这只老鹰的确有点傻,还属于野兽阶段,去叫来一只小黄,它们应该有办法。”李斯文沉吟着,不管这只老鹰是傻还是灵魂太低级,他都不打算放过。

一只飞行单位对于领地的发展有多重要他能不知道?

别的不说,就是让这只老鹰给狐爷当坐骑,配合狐爷的百里眼,那么基本上敌人的任何举动都别想瞒过去。

很快,八只小黄鸟叽叽喳喳的飞来,它们倒是没有趁机要价什么的。

那只大傻鹰在见到这八只小黄鸟后竟是被吓得瑟瑟发抖,毕竟手下败将嘛。

“叽叽叽!”

一只小黄鸟发言了,老宋立刻翻译。

“李老大,它说这就是最普通的山鹰,连最低等的灵性都没有,不值得大惊小怪,要么杀掉要么吃掉,要么任由其自生自灭,它连与我们平等对话的资格都没有,哦,这里的我们是指它们。”

“灵性是什么?可以培养吗?”李斯文抓住机会就问,因为现在通过种种线索都表明,这些小黄鸟在这个世界上懂得很多,是非常特殊的土著。

“李老大,它们说,灵性就是可以自行思考,自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且能进行理智交流的,这就是灵性,至于说培养灵性,当然可以,但它们特地警告你,为了这么一只最普通的山鹰,浪费珍贵的梨花蜜是得不偿失的。”

“老宋,替我谢谢它们。”李斯文哈哈大笑,他才不管什么普通与不普通,只要能培养就好。

但是暂时来讲,这只大傻鹰还得拴起来几日,等什么时候老宋突破再说,现在这是最重要的事情。

当然,监控梨花蜜的产量也是一件大事,不能小黄鸟们随口一说,啊,这就是三分之二,此事交给雪大来负责。

于是大傻鹰暂时被拴在冰库上面那处房子里,李斯文和老宋就开始了进阶的准备,确切的说,是老宋准备,李斯文看着,顺便闻一闻梨花蜜的清香,偶尔舔那么一点点,真的就一点点。

大是大非李斯文还是能控制住自己的,嗯,老宋,你干嘛,非得把勺子塞到我手里,我是那么无耻的人嘛,快拿开,不然我就把勺子给吃掉了!

啊,这人生啊,贪婪最要不得。

我是个理智的人,而且是个高尚的人。

不知不觉,一上午的时间就过去了,总数差不多两斤的梨花蜜,就被老宋用去了一斤,有七两是送去了冰库,那里面还有十一个牛头重骑兵呢,如果这种梨花蜜能够让乌龟苏醒,想来也可以让它们苏醒,至少几率更大一些。

至于最后三两,是做各种试验浪费的,这是无法避免的,做试验嘛,没有点损耗,没有点牺牲,那怎么行?

总之,李斯文醉了,他觉得满脑子都是幻觉,然后自己却又能站在一旁看着满脑子都是幻觉的自己,如同在看大戏,但是,又还有一个自己站在更高处,看着看大戏的自己,也蛮好玩的。

飘飘渺渺,虚妄真实,有点分不清哪个是真的自己,哪个是假的自己?

一时间,好像有无穷个自己,一个看着一个,无穷尽。

甚至,当自己出现的越多,他就越觉得都不是真正的自己,当生出这个念头的时候,一切幻觉化为虚妄,而虚无之中,一粒种子悄悄萌芽,吐出一个叶片,再吐出一个叶片,两叶嫩芽,虽渺小,却真实。

李斯文恍恍惚惚的,所有的记忆念头投入这两叶嫩芽之中,又于一瞬间清醒过来,一睁眼,就看到十几双大大小小的眼睛在盯着他,真把他吓得不轻,然后才看到是老宋,虎爷,豹爷他们。

“醒了,快快快!”

老宋的叫喊声响起,于是轰的一下,大家伙都散开了,那一边老宋已经开始燃起大火熬煮鱼汤,这一边,老乔已经是提着足足九大罐子不知是什么液体准备给他灌下。

另一边,石柱已经烤好了足足五百斤香喷喷的鹿肉,一看就是最新鲜的。

所以,他这是灵魂品质进阶了?可是不对啊,他就偷吃了三两梨花蜜……

“咕噜!”

肚子里传来一声响动,然后就是火烧火燎的饥饿,整个身体在一瞬间就虚脱了,因为有太多的能量被抽离,只为了去配合那更高品质的灵魂。

这一次,他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灵魂中的我,我即灵魂,整个身体并不是灵魂的附庸,而是载体,这个概念没什么新意,随便一个人都能这么说。

但是没有人能真切的体会,这个载体与灵魂相融的那种感觉有多美妙。

他不知道候二在进阶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但李斯文觉得,人生在世,不感受一下那都是白活。

略带清香,口感微甜的冰蜜水被强行灌下去,肚子里像燃烧起来一团火焰,那种温暖让李斯文从那种灵肉结合的美妙感觉里抽离出来,然后才觉得自己居然还活着真是万幸。

喝光冰蜜水,再吃烤肉,喝鱼汤,生命的意义就只剩下了一个字,吃!

但这好像真的是进化的真谛一样。

灵魂的质变带来了肉体的质变,而能够支撑肉体质变的,就只有更精品的食物。

在这种不断的吃食物的过程中,李斯文享受的不是吃的感觉,而是思维在高速运转,肉身在整体进化。

是的,这是一个修复先天身体最佳的机会。

但他也可以选择继续强化自己的灵魂天赋,也即天赋灵视。

最终,李斯文很俗气的选择了强化身体,毕竟这是从根源上进行强化,堪比断臂重生,断指重生,瞎子也能双目复明那样的神奇效果。

什么最伟大的黑巫师也只是理想,理想又怎么能打败现实呢?

就这样,在李斯文吃光了足足一千斤的烤鹿肉,九百斤的精品鱼汤,九罐子冰蜜水之后,他顺利完成了进阶。

然后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梨花蜜要直接服用,才对灵魂品质的提升最大,加工过后的冰蜜水对灵魂品质的提升没有了任何作用,不过神奇的是,却可以恢复大量体力,嗯,老宋,抱歉,我加塞了,大家先别忙着祝贺我,各自做好自己的事情,我先处理一下!”

李斯文急匆匆回到自己的房间,先是确定了一下自身的身高,略增少许,体重却增加到了约二百公斤,不是大胖子的那种。

具体原因,只看属性栏就一目了然。

姓名:李斯文

职业:农夫樵夫石匠渔夫

生命值:300

体力:300

力量:60

敏捷:27

防御:8

灵魂品质:蓝色(双叶)

灵魂开发度:10(基于蓝色品质)

天赋:21级灵视,释放后会形成主线级灵魂力场,三小时冷却时间,释放后可持续50分钟,覆盖半径300米,会自动形成三支虚空标枪,同时三支虚空标枪也可合并为一支,效果增加三倍。

天赋:五级稳定

技能:5级种田,6级伐木,3级刻石,1级行舟

——

李斯文在没有进阶之前,生命值和体力值最大上限是200,如今在进阶过程中,他选择了强化身体。

于是一次性的,他的生命值,体力值的最大上限都达到了300点。

或许这相比熊爷,候二那样动辄六七百点仍旧很少,但是必须要知道,人族的基础本来就弱。

所以这是正常的。

何况这次进阶强化直接给他加了1点防御,6点敏捷,6点力量,其中多出的那三点敏捷是之前没加的,如今一次性的补齐,甚至让他的天赋稳定突破至5级,这什么概念,差不多让他的战斗力提升一倍都不止。

可以说,现在在领地里,李斯文的战斗力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上高手青云榜了,基本能排在前五位,具体是哪个位置,他不说,保持神秘。

当然话又说回来,他身为领主,手下有一大票忠心耿耿的手下,不一定非得追求天下第一,发展领地才是硬道理,实力么,就是点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