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里记载的是一个发生在最近几年的事情,书上写着,两年前,商家商玄年仅40就突破了80级,成为了商家的最强者,因此商家花费了极高的代价请来了一位封号斗罗,亲自带着商玄进入极北之地的大雪山之中寻找第八魂环,但是,这在寻找魂兽的过程中这位封号斗罗却惊动了大雪山之中的十万年,就这样一场大战爆发了,那只十万年魂兽是一只冰晶玄鸟,也算是魂兽中的霸主,但是最后那名封号斗罗和冰晶玄鸟同归于尽,而商玄则是获得了一块十万年魂骨和那名封号斗罗的一块腿骨。

商玄失去了封号斗罗的庇护,但是仍然在大雪山之中寻找和他匹配的魂兽妄图看自己的力量获取第八魂环,突破魂斗罗境界。

十天过去了,商玄魂导器里的食物已经快要消耗光了,此时的商玄已经找不到返回商家的路了,最后昏倒在大雪山中。

说来也巧,三天后,商玄悠悠转醒,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小木屋里。

这时一个女孩出现在他的面前,就在那0.05秒,他爱上面前的这个女孩,没错,就是这个女孩救了他。

商家的男人都帅气,而且商玄年纪轻轻就突破了魂斗罗,更是带着一股子自信,这就很吸引女孩子。

于是,两个人很快就陷入了爱河,商玄带着女孩回到了商家,原本可以安安稳稳的过日子的。

但是那名封号斗罗的朋友,他也是一位封号斗罗,他前来商家讨要魂骨,商玄知道这魂骨定然是没有办法保留在自己手里的,所以也就没有吸收,而是放在一个锦盒里,还给了那位封号斗罗的朋友。

这名封号斗罗见商玄这么懂事,也就同意了帮助商玄获取第八魂环,约定好了日子,几个人就出发了,但是出发前,那名封号斗罗看见了商玄的妻子。

最后商玄也如愿的获得了低八魂环,相安无事的返回了商家继续过日子。

但是,一个月后意外发生了,那名封号斗罗带着他的弟子,他的弟子也刚刚突破90级,两人来到了商家,找到商玄说出了那女孩就是十万年魂兽的事实。

商玄即使知道了妻子就是十万年魂兽,但是依然不同意交出去,但是他假意答应,带着妻子连夜逃亡到大雪山。

商玄竟然真的骗到了那位封号斗罗,待第二天正午,那位封号斗罗才发现自己上当,这时已经发现的太晚了,所以他就把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到了商家,而商家则是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商玄所在的嫡系。

当天下午,那位封号斗罗带着他的弟子出发,寻找商玄,三天后,他们俩找到了商玄和他的妻子。

紧要关头,商玄的妻子献祭了,而商玄身受重伤逃到了大雪山的深处,那位封号斗罗也带着他的弟子离开了。

“大师,这个故事好悲情啊,最后商玄怎么样了啊。”李莽问了一句。

“这件事距离现在,差不多有十年了,是真事,当年我去过商家,至于商玄……或者死了,或者在积蓄力量准备复仇吧。”大师推了推眼镜,十分沉重的说道。

“那不对啊,大师,这上边记载着,商玄突破魂斗罗才一个月就被献祭获得了第九魂环,难道没有到达90级也可以吸收第九魂环吗?”李莽挠了挠头,问了一句。

“当然不能,但是,献祭例外,这里边记载的献祭方式是将灵魂融入魂环一起献祭,化成被献祭者的魂环,而且这种献祭不考虑被献祭者的魂力等级,但是……结果就是灵魂和魂环彻底融合到一起,永世不得超生。”大师叹了口气,他也感觉这种献祭是伟大的,为了爱人。

“那大师,你知道那只十万年魂兽是什么魂兽吗?”李莽问了一句。

“极北三大天王你都知道吧,分别是雪帝、冰帝和泰坦雪魔王,三只十万年魂兽,其实极北之地还有几头比这三只强大很多的魂兽,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至于献祭的这只魂兽,据说是一只三十万年的沧澜冰凰,毕竟谁也没见过,如果真的是沧澜冰凰,三十万年的冰凰就算把冰帝、雪帝、泰坦雪魔王加一起也不一定能打过她。”大师笑着说道,自古名字里带龙带凤凰的魂兽都是强大到可以越级挑战的主。

“大师,我最近想去一趟极北之地。”李莽突然说了一句。

“极北之地?等我一下啊。”大师皱着眉头推了推眼镜,然后转身在图书馆里疯狂取书,一连取了二十多本递给李莽。

“这是我当年对冰属性魂兽的记录和极北之地的势力的记录。”大师说完把书扔给李莽转身就出了图书馆。

李莽连忙把书放进魂导器里,然后跟着大师一起出了图书馆,此时天空已经大亮。

看了看时间,李莽连忙狂奔到蓝冰儿寝室的楼下,刚好蓝冰儿下楼准备去吃早餐,于是两个人手拉着手一起去了食堂吃早餐。

……

“你好,我叫李莽,这是蓝冰儿,突然找你,略有一些唐突,但是我俩心中有疑问,想当面请教一下。”李莽和蓝冰儿在商灵玉的教室门口堵住了刚刚下课就要去云澜间的商灵玉。

“不好意思,我们并不认识,请让开,一会我还有表演。”商灵玉冷淡的声音传入了李莽的耳朵里。

“没事,事情不多,不会打扰你的。”李莽说完,示意蓝冰儿释放出武魂。

就在蓝冰儿释放出武魂的那一刹那,商灵玉的眼神被紧紧的锁定在冒着丝丝寒气的蓝色古琴上。

“你的武魂……为什么和我的武魂这么像啊,而且蓝色的古琴……家族里也没听说过谁有啊。”商灵玉也才十岁,虽然经历的事情多,但毕竟还是小女孩。

“所以,我才想和你谈谈啊。”蓝冰儿拉住了商灵玉的手。

“这样吧,演奏完,我去食堂等你们,晚上聊。”商灵玉一看时间,连忙小跑着前往云澜间演奏古琴,不然会受罚的。

“看来小冰儿你的武魂就是你身世的突破点啊。”李莽挠了挠头,仔细思考自己一会要怎么做。

……

“你好,我叫商灵玉。你们两个,怎么称呼啊。”商灵玉大方的和李莽两个人打了声招呼。

“我叫蓝冰儿,他叫李莽。”蓝冰儿抢在李莽前边报上了名字。

“你的武魂可能和我的武魂以及我的家族有很深的渊源,敢问你的父母是……”商灵玉也感觉蓝冰儿就是她们家族的人,但是是那一支就不知道了。

“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我是被我爷爷从极北之地捡回来的。”蓝冰儿略有一丝伤心的回了商灵玉一句。

“哦……?那我可以让我叔叔在家族里查一查,有谁丢失了孩子的,不过需要两天时间。”商灵玉低头沉吟了一会,她不记得家族里谁丢了孩子的。

“那就太谢谢你了。”蓝冰儿激动的说道。

“对了,还有几天这个学期就结束了。我们想和你一起去一趟极北之地,可以吗。”李莽突然插了一句嘴。

“当然可以啊,如果蓝冰儿是我们家族的人,那就可以直接找到父母了,如果不是,在极北之地,我家也可以帮你查一查。”商灵玉开心的说道,毕竟有人一起回家可比自己回家有趣多了。

“那好,放假以后你什么时候启程,我们一起出发。”李莽笑了笑说到。

“十天后,我叔叔会带我返回家族,到时候可以一起走。”商灵玉和李莽说道。

话说完,饭菜也正好从厨房里端了出来……

“小冰儿,我一会去买一些去极北之地的物资,你先回去休息吧。”李莽摸了摸蓝冰儿的脑袋,目送着蓝冰儿上了宿舍楼。

李莽转身拿出魂导器马车去了一趟索托城,买了一些棉被棉衣,还有一些魂兽肉、米面粮油、各种材料。

……

“楼高老头,我要做魂导器锅、烤箱、帐篷、灯具。”李莽一脚踹开楼高的实验室,大声喊了一句。

“小家伙,你叫这么大声想要吓死老夫啊。”楼高回手拍在了李莽的后脑勺上。

“你要的这些……暂时没有设计图啊,我们还处于研究阵纹的阶段,至于制造魂导器……我们还没着手制作。”楼兰无奈的摊了摊手,把桌子上一张李莽临摹下来的魂导器阵纹的图,递给李莽看。

“话说,楼高叔叔,咱们现在就开始设计呗,我要的这些除了帐篷的要求高一点以外,别的都随便找点材料就可以制作了。”李莽无奈的摊了摊手,随手把阵纹图扔在桌子上。

“也不是不可以,我这就叫泰坦上来,咱们三个一起研究一下,毕竟老夫手里不能出次品,要做就做精品。”楼高认真的看了一眼李莽,然后拍了拍墙面,没多一会泰坦就火急火燎的从隔壁赶了过来。

“死胖子,有什么进展吗?”泰坦进门就焦急的问楼高。

“当然没有,今天是小莽找咱们俩有事。”楼高撇了泰坦一眼。

“干啥啊。”泰坦有点迷茫的挠了挠头,问了一句。

“今天开始制作魂导器……”楼高嘿嘿一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