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罢,周荡神色顿时一凛。

对啊!

对方虽是圣帝榜上的强者,但说到底和自己可并没有什么利害关系,更是帮不了自己什么。

可凌凡不同,万龙破障丹若想要练成,那他可是其中至关重要的人物。

而万龙破障丹对自己的作用,不言而喻。

"嗡!"

一片八色光芒陡然绽放,秦凡当即就亮出了其八色元神,看得周荡瞳孔又是一缩,整个人都激动起来。

之前。他还担心凌凡究竟有没有突破到圣师之境,可现在看来,自己这方面的顾虑,荡然无存!

而且,还是八色神魂!

看来,当初杨琼,谢庭两位供奉说的果真没错,此人在炼丹,以及精神力修炼一道中,的确天赋异禀!

八色神魂。只怕是放眼整个邪域大陆,都没几个吧?

谢庭,杨琼两人的神魂等级,也不过是六色而已!

到时候一旦有凌凡出手,结合谢。杨两位供奉,以及其他一众炼丹大师的力量,成功几率将大大提升!

"这……"

而就在周荡激动的同时,那妖花老人也看得有些懵了。

虽说那八色元神一闪而逝,但,同之前与自己交过手的凌天所释放出来的元神气息,竟无比相似!

"你,你……"

"我什么?"

秦凡当即看向那妖花老人,冷笑道:"之前,听闻你是在追杀一个叫凌天的?"

"哼,你之前该不会认为,本座就是你要找的那个凌天,所以才在背后,突然出手偷袭的吧?"

凌天?

听到这个曾让自己恨得牙根痒痒的名字,周荡一时紧皱了下眉。

紧接着,便见妖花老人一脸狠色地点了点头。

"不错!"

妖花老人直言起来:"你,你就是那个凌天!哼,区区障眼法,你瞒得了别人,却瞒不了我!"

"给老朽死来!"

在骂了一通后,妖花老人着实是个直脾气,竟不顾其他人投来的鄙夷目光,再度向秦凡出手。

袖袍一挥,一片片七彩花瓣飞射而出,呈一个个品字形。根本就没有任何死角。

见状,秦凡一脸戏谑,根本就没出手抵挡的意思。

"放肆!"

周荡沉下脸怒喝一声,其身后两位大周皇室的供奉则纷纷动手,瞬间出现在秦凡面前,帮他挡下那一片片七彩花瓣。

"铛铛铛……"

在将那七彩花瓣尽数挡下后,妖花老人还要动手,周荡不由地暴怒:"给本殿住手!"

"太子殿下!"

"你信老朽的,你口中这个凌大师,真的是那凌天所化!你一直都被他骗了!"

"老朽听说你和那凌天也曾有些愁怨吧?他混入你大周圣国,还混进皇室,定是有什么阴谋!你可要……"

"够了!"

周荡此刻才不会信妖花老人的鬼话,之前他就曾和凌凡有过不少交集,倘若他真是伪装的,自己又岂能不查?

凌凡和那凌天,虽说都是姓凌,但两人的气息,简直相距十万八千里!

根本不可能是一个人!

这一切,不过都是这妖花老人想要出手的借口而已。

"妖花老人,你真把本殿,以及在场各位当白痴了,是么?"

"我不管你有多不情愿,现在,你有必要为你之前的无礼言行,向凌大师赔礼。道歉!否则。"

周荡话音当即一沉,继续道:"否则,本殿保证,你今天别想离开这里。"

话音刚落。

那两位皇室供奉也纷纷释放出各自气息,竟都是两位圣帝境巅峰级别的存在,且全部锁定住那妖花老人的气息。

"你们!"

妖花老人气得简直肺都快炸了,他是多想大骂一声蠢货,可看现在对方的架势,铁了心根本不信自己!

要再骂两声,一场恶战都在所难免。

而这,可是在大周圣国的皇城脚下,万一要因此惹怒那位圣皇,将其引出来的话……

凭那位的脾气,可不是之前的青鸾圣帝可比的。

秦凡看着那进退两难的妖花老人,一脸的似笑非笑,心中暗爽。

"太子殿下,我的耐心有限。"

"十秒,十秒内若看不见他赔礼,道歉,唉。那我想必一定会很失望的。"

周荡闻言,目光变得更为凌厉。

"妖花老人。"

"凌大师的话,你听到了?"

一时间,那两位皇室供奉一前一后锁定住妖花老人的方位,已经暗运起邪灵力来。

只要周荡一声令下。他们便会毫不犹豫地出手。

见状,妖花老人狠狠点了点头,看向秦凡的目光巴不得立刻就将其生吞活剥,但却有无可奈何。

"好,好!"

"今日,老朽认栽!不过你我之间的账,早晚会有清算之日!"

说完,妖花老人当即冲秦凡拱了拱手,强忍着怒气,声音都有些发颤。

"之前。是老朽出言不逊,冒犯了大师!再次,赔罪!"

"还望凌大师大人大量,莫要见怪!"

"……"

秦凡老神在在地闭着眼,过了好一会儿方才睁开,见妖花老人还冲自己微低着头,当即冷笑一声。

"好。"

"既然你都已经表态了,那我自然也不能得理不饶人,滚吧。"

"别让我再看见你,否则。你必死。"

"哼!"

怒哼一声,妖花老人彻底待不下去,负气离去,周荡等人这才算是没再去难为他。

接连两次,和仇人面对面,可结果却都被逼离开,且一次比一次悲催!

想到这儿,秦凡心中又一阵暗笑,不由地有些怀疑,这家伙此刻心里的阴影面积,怕是会很大吧?

"凌大师,等你多时了,请!"

和妖花老人这一段插曲过后,周荡显得极为热情。

"好。"

凌凡笑着点点头,便和周荡等人一同进城。

之后,周荡原本是想要送凌凡去他的侯爵府好生休息,虽说如今炼制万龙破障丹已经迫在眉睫,但却也不急在这一时。

"不必了,太子殿下。"

"老夫这一段日子想住在宫中,不瞒您说。之前和九公主殿下曾有一段约定,要帮她……看病。"

"哦?"

"哈哈哈……"

周荡等人皆哈哈大笑出声,都一脸理解。

看病?

他们只知道凌凡是一位炼丹师,即便懂一些医理,怕是也并不精通。谈何给已患绝症的九公主治病?

治病是假,心怀美人,只怕才是真的。

而周荡自然也不会拒绝,当即应了下来。

而且为了成人之美,非但同意了凌凡住进皇宫的请求。索性还直接把他安排到九公主的寝殿当中!

见凌凡志得意满离去,那两位皇室供奉却皆皱了皱眉。

"太子殿下,这……"

"是不是有些不妥?"

"是啊殿下,如此做法,未免也太伤我皇室颜面了吧?"

"哼。"

周荡哼笑一声。道:"两位长老想多了,况且我可没逼着我那九妹做什么。"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们又何必再去管呢?况且在生命最后这一段时间内,能再享受一番作为女人的快乐和欢愉,那,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闻罢,那两位太长老皆神色一变,纷纷对视一眼。

"太子殿下。"

"您的意思是,九公主她……不可能啊,前一阵老朽还曾见过她,看起来,气色不错啊?"

周荡瞥了说话的那位供奉一眼,摇了摇头。

"不过都是些表象罢了。"

"之前,父皇曾亲自探看过九妹,说她已经……病入膏肓,药石无用。"

"只怕,时日无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