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若楠一脸请求的看着苏云帆,显然是不希望他对蓝波儿的处罚太过严厉。

两个人做了一年多的好朋友,由于苏若楠是个宅女,因此身边没什么朋友,所以对蓝波儿的感情很深。

苏云帆摸了摸下巴,想到了一个很不错的主意,既能惩罚蓝波儿,又能不让苏若楠不高兴。

“念在你苏家做了一年多女仆的份上,这次偷东西的问题我就不报警了。给你一星期的时间,该收拾的收拾,该道别的道别。然后,离开苏家吧!”

蓝波儿闻言,心中松了一大口气的同时,却又有一种深深的不舍。

华丽的蒙娜丽莎庄园,优雅的环境,高额的工资。这一切从今以后都将离她远去了。

不过没有关系,他还有那个心爱的画师!只有能和他在一起,什么样的条件她都可以接受。

苏若楠不依不饶的走过来,蹭着他的胳膊撒娇道:“哥不要让波儿走嘛!她走了以后谁还陪我玩啊!”

“我已经决定了!不用再说了。”

苏云帆站了起来,整了整自己的衣服,转身朝游泳馆外走去。

临走之前,他忽然好奇的问了林芷柔一句:“为什么你每次审讯都喜欢安排在这种地方?”

林芷柔吃吃一笑,眼睛闪过一抹妖艳的光芒,“云帆,你知道泳池里的水是什么吗?”

“什么啊?”苏云帆好奇的问。

“生理盐水啊!每次我把她们打的皮开肉绽,然后扔进去让她们游上十几圈。这样既可以让她们长记性,又不会感染,多棒的惩罚方式啊!”

苏云帆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还是你有想法,继续保持!”

“没问题!”林芷柔甜甜一笑。

苏云帆离开了游泳馆,苏若楠便急急忙忙的追了过去,哀求道:“哥哥你就给她一次机会嘛!我不想让她走。不就是一千多万的东西嘛,就算送给她又怎么样?”

苏云帆忍不住捏了捏她的鼻子,“钱根本不是问题!问题是偷东西,苏家的女仆如果胆敢瞒着主家做不好的事情就一定得惩罚!”

苏若楠的小嘴顿时撅了起来,“哼,我记得你那个女仆叫徐蓉蓉的,当初还是别人安插过来的卧底呢!最好还不是原谅她了?到我这里怎么就不行了!”

看到她气呼呼的模样,苏云帆嘴角露出神秘的笑容。

“好吧,我实话告诉你好了。蓝波儿那个男朋友一听就是个渣男,如果我继续把她留在这里,不知道以后她会被指使做什么事。”

“那也应该教训那个渣男才对啊!”

“那个渣男的手段这么弱智,就连你都看得出来。足可见她的情商有多低了!走了一个画师,以后说不定还有别的阿猫阿狗过来。所以,我想了个好主意。既惩罚了蓝波儿,让她以后不会那么容易被骗,又让那个渣男受到应有的教训。”

苏云帆得意的说道。

苏若楠狐疑的问道:“什么主意啊?”

苏云帆神秘的一笑,“很快你就知道了!是非常甜蜜,让女人欲罢不能的诅咒!”

苏云帆已经下了命令,所以蓝波儿摆脱了被林芷柔的处罚。

女仆们对她还是比较同情的,毕竟都是女人,明白遇到爱情的时候会让人盲目。

“波儿,那个画师为了自己竟然让你偷东西,他一定不是真心爱你的!快离开他吧!”

“是啊是啊,要不你再去求求若楠小姐,让她帮你求情?”

“要不你今天晚上就穿着这一身去云帆少爷房中,色诱他一波也行啊!”

蓝波儿听得连连摇头,“谢谢这段时间大家对我的关系。我已经决定了,只要能够和他在一起,无论什么样的磨难我都愿意接受!这或许就是上天对我们坚贞不渝的爱情的考验吧!”

她的眼睛里目光非常的坚定,仿佛和那个画师的爱情如同信仰一般,能让她抛弃一切。

看到蓝波儿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女仆们也没有办法。

吕文婷冷哼了一声,“那就让她去找那名画师吧!看看没有了苏家女仆这份高收入的工作,不能继续给他当提款机的时候,他还会不会那么爱她!”

另一名女仆叶梦苏笑呵呵的说道:“怎么会不爱啊,毕竟她还有自己的身体呢!”

吕文婷和叶梦苏都是第二批来到林家的女仆,她们出身巨商之家,从小见惯了人情世故,所以也非常的理智。不像蓝波儿,那么容易就被男人哄得团团转。

蓝波儿听得握紧了拳头,“不,他不是你们说的那种人!他是爱我的,之所以让我偷东西只是想要给我们一个美好的未来!”

她说完,气呼呼的跑开了,不愿意继续听她们说下去。

叶梦苏双臂放在胸前,撩了撩自己长长的大波浪,微笑道:“还是太年轻了啊!像她这样的出去以后,估计会被别人玩坏吧!”

吕文婷冷冷的说道:“那也是她自找的!”

苏云帆离开之后,先让林芷柔去查那个画师的情报,然后让红皇后从终结岛再给自己送一个女机器人过来。

“不需要达到我的机械女仆团的水平,就按照曼哈顿博士用的那种水准就够了。不需要任何战斗模块,只要性感、漂亮就行。哦对了,一定得逼真,这是最关键的!”

“明白,如果只要求这种水平的话,今天就可以出厂并送到天海市。”

红皇后接到命令,立刻安排安排终结岛那边的机械工厂进行生产。

做完了这些,苏云帆来到苏若楠的房间,向她问起了蓝波儿平日里的一些喜好。

“你平时和蓝波儿关系好的跟一个人似的,应该知道她喜欢什么吧?”

苏若楠此时已经知道了苏云帆的计划,所以当然是毫无保留的把自己知道的情报都告诉了他。

苏云帆一一记下,然后让徐蓉蓉去安排准备。

苏若楠看着他在安排着这些事情,好奇的问道:“这样子真的有用吗?万一波儿对那个渣男的感情超过了一切,愿意接受他那些不足的地方怎么办?”

苏云帆的眼睛从手机上抬了起来,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

“爱情最简单的是轰轰烈烈,最难的反而是日常的细节。你瞧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