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结婚,什么感觉?”

“感觉很激动,你第一次当伴郎,什么感觉?”

“我也很激动。”

肖宇和秦广林两个人坐在车里,双手一直张开,握紧,再张开,再握紧。

“等等什么叫第一次?”

“呃”

车队慢慢行在路上,不徐不缓,朝郊外移动着,张东明开着车窗,时不时点一鞭炮仗扔到车外,听着噼啪脆响乐呵呵笑。

风水先生是周母找的,不光日子定好了,上车吉时也安排得妥妥当当,辰时把新娘子迎上车,巳时前到酒店就好。

“这婚礼比你那个带劲多了。”孙文朝余飞扬头,“吃吃喝喝完事,嘛都不剩,一点参与感都没有。”

“嗨,我要是弄这么一出,丈人那边得打死我。”

余飞也喜欢这样热闹接地气的婚礼,他结婚的时候完全就是做任务一样,流程全被安排好,流水席摆一天完事。

忒没劲。

“等下灯光打好点,别浪费了你这大高个子。”

“用你说?瞧着什么叫洛城第一灯光师。”

孙文点起一根烟,把车窗开出一条缝,后面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顿时钻进来,他朝后视镜看了看,撇嘴道:“其实我更想放炮,多好玩。”

“第一灯光师放个屁的鞭炮。”

不过半个多小时而已,天已经蒙蒙亮,不用打车灯也能看得清路,车队按照早就定好的线路微微加快速度,至六点半多,头前带路的车已经看到小路上挂的喜条,大红色的布条像条红色长龙,弯弯曲曲几百米长,一直蔓延到路里面,挂在周楠家门口。

“红包备好了没?”

肖宇眼见要到周楠家门口,不知道第几次提醒秦广林。

“放心吧,这么啰嗦。”

秦广林拍拍口袋,再拍拍旁边,没等他继续问,提前答道:“烟也备着呢,都没落下。”

红包不大,五块的十块的,最大的是八十八,一路开进去给女方亲朋和伴娘之类的,至于更大的红包是肖宇自己装着。

“呼”

肖宇长长呼了一口气,重新整整领子,对着后视镜理理头发,准备迎接这重要的一刻。

把新娘迎出门,以后这就是他家的人,他们两个是一家,加上肚子里的孩子,一家三口。

不管是周楠娘家还是他自己家,都得往后靠一步,降为第二档本来肖宇父母常年在外,关系一直比较淡薄,虽然说起来有点不像话,但这是事实,亲情什么的,冷暖自知。

这个肚子里带着小宝宝的女人,从此就会成他为最亲密的枕边人,不管从法律还是社会角度上讲,都是如此。

鞭炮噼里啪啦响在周楠家门口,在烟雾与满地红纸屑中,孙文与余飞跟着摄影师抢先跑进去拉插排线。

一切准备就绪,肖宇开门下车,深吸一口浓浓的鞭炮味,顿时精神一振,迈开步子往院里走去。

“辛苦辛苦。”

“辛苦。”

秦广林跟在一旁,不断把一包包烟往外递着,女方这边帮忙的亲朋好友不少,两条烟很快发完,余乐又赶紧从怀里递过去一条备用的。

鞭炮不断响着,初春三月寒意未退,周家两个大哥只穿着短袖衬衫站在门口,倒是没有为难几人,顺利让他们进去客厅。

“开门,来接新娘子了!”

秦广林瞅了瞅那俩大哥,异常温柔地敲响房门,对着门缝里喊道。

“开门红包呢?先诶,堵住堵住!”

吴芸芸把门拉开一条缝,在门后面话还没喊完,就被试图挤进来的秦广林把门拱开大半,赶紧呼唤姐妹来帮忙。

“进去给进去给!”

秦广林一边喊一边往里面挤。

红包这个东西不能乱发,能省则省,这是他们这边的职责新娘那边的姐妹团是能多剥出一个就多剥出一个,也是她们那边的职责。

互相对抗,斗智斗勇,这是习俗的乐趣当然,这算不上恶习。

秦广林仗着身强力壮,一个人抵门后好几个,独闯龙潭,挤进屋里半个身子还没看清里面人的都是谁,就被两三个彩带糊脸,又给喷出来。

“诶诶诶别喷!”

“红包!没红包不给开门!”

何妨搬了个凳子卡在门后,防止他们一股脑涌进来。

“给给给”

秦广林从左边兜里摸出两个从门缝塞进去,“快开门!新郎都等急了!”

“不够!”

“再给一个,够了没?再不够我撞门了啊高新过来。”

秦广林装模作样的扯开嗓门喊,“来新郎让让,我们给他撞开”

“开了开了!”

吴芸芸怕他们真给门撞坏了,赶紧拉开门,“等等等等,不能这么容易就进!”

“姻缘线!跨姻缘线!”

“来何妨扯好!”

“”

秦广林看着眼前红线挠了挠头,回头看向后边的几个兄弟。

虽然跟何妨说好了不为难他们何妨也说她第一次做伴娘不会这些,但架不住别人会啊。

姻缘线就是一根红线,两个人扯着挡在门口,高度到腰上面一点,新郎和兄弟们都得站着过去也就是仰面弯腰。

这一帮人都人高马大的,除了高新矮点但他矮归矮,人长得胖,也没办法仰面把身子弯下去。

余飞和肖宇对视一眼,又看向其他人。

“我打光的,我不用啊,我不用。”最高的孙文赶紧把自己撇出去,这得要老命。

“我估计不行。”高新苦着脸道。

“我能先试试吗?”

秦广林首当其冲,试图仰面蹭过去,无奈失败,“再高点,这真不行。”

“嗯哼?”何妨挑挑眉。

“能高到哪?”秦广林又摸出来来个红包晃晃。

“给我吧你!”

吴芸芸伸手就给抢了过来,递给后面的姐妹,然后把红线抬高到肩膀。

“这要还过不去”

“能过!”

秦广林稍一仰身就慢慢蹭过去,朝肖宇招手,“来,都进来。”

兄弟团陆续通过姻缘线,周楠穿着婚纱坐在床中央,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一个个进来,然后又被姐妹团继续出难题,丝毫没感觉到着急。

人生就这一次,总得让她们玩个痛快。

“可以了吧?九九八十一难都搬来了!”

秦广林拧巴着脸问。

刚刚她们摆出来一大堆水,兄弟团所有人都挑一杯十五秒内喝下去,他喝到柠檬水还好,肖宇这个新郎官直接挑到醋,龇牙咧嘴差点没喷出来。

高新在一旁直吸气,“林子赶紧给红包,受不了了,辣死我了!”

“不行啊,这就服软了?”孙文在一旁乐呵呵的拱火,他打着灯光,不用参加这些东西,看着众人倒霉乐的不行。

“好了,本来也没了,接走吧。”

何妨朝周楠努了努嘴,眉眼间带着止不住的笑意。

“这就没了?我感觉有阴谋”秦广林看到她的笑容有些狐疑,虽然说九九八十一难但就这么结束了,感觉还是有点简单。

“我也感觉有。”

肖宇想挠挠屁股,又生生忍住,凑到床边蹲下身子看着周楠,“老婆,我们走?”

“走啊。”

周楠笑着应道,却坐在床上没动。

“那就走啊要亲一口才动是吧?”肖宇倒是光棍儿,站起身就凑过去,使劲叭一口,“走。”

“走啊。”

周楠还是笑着没动。

“”

“”

“鞋呢?”孙文看不下去,在后面儿喊。

“对啊,鞋呢?”

秦广林低头找半天,床边就一只鞋。

他看向何妨,睁大眼睛和她对视片刻,“鞋呢?”

“鞋呢?”何妨笑着问。

“嗨,兄弟们找!”

秦广林看她模样就明白了,招呼一声,翻箱倒柜开始找新娘子的高跟鞋。

“要不要提示啊?”何妨瞅着他趴地上看床底,在一旁笑吟吟的问。

“红包免谈!”

虽然是自己女朋友,秦广林也得尽职尽责不让她把红包骗去。

“那你们找吧。”

何妨跟吴芸芸对视一眼,都笑着没再出声。

没有红包不可能开这个口,能找到算他们本事。

“蚊子你高,你看看柜顶有没有?”

“没有。”

“那边鞋盒有吗?怎么没人翻。”

“鞋怎么可能放在鞋盒里?太侮辱人智商了。”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你懂个屁,这叫灯下黑啧,也没在这儿。”

秦广林环视房间,偷偷瞄着姐妹团几人,朝肖宇打个眼色。

肖宇挠挠屁股,想了想才明白他意思,溜到一边喊道:“找到了!”

姐妹团下意识看向肖宇,只见他背着身子也没动作,喊完一句就直愣愣地站在那儿。

“嘿!”

秦广林一拍手,得意地过去掀开窗帘,“就在这儿!”

新娘的高跟鞋被绑在窗帘后面挂着,出现在众人眼前。

“你使诈!”

何妨最先反应过来,紧咬银牙瞪着他。

“太奸诈了!”

“狡猾!”

鞋子被找到了也没办法重新来一次,姐妹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肖宇过去把鞋子解下来,给周楠穿上。

“耍诈,要喷他!”

“喷!”

秦广林见何妨也拿着彩带喷过来,只能抱头躲闪,“谁叫你们看的”

“谁叫你使诈的!”

“啊啊快走,新娘子出门了!”

余飞和高新早在找到高跟鞋的时候就已经跑出去,到车里抱出红毯,从周楠家客厅门口一直铺到大门外的车旁。

礼花筒和鞭炮同时响起,肖宇挽着周楠走出门,满脸写着高兴。

“走了走了,一会儿车把我们落下了。”

秦广林摘着头上的泡沫彩带,见姐妹团收工出门,悄摸拉住何妨。

“干嘛,也想和我走红毯?”何妨看他半身花花绿绿的就忍不住想笑。

活该,谁叫这货耍诈。

“没。”

秦广林上下看了看她,嘿嘿傻笑两声,凑近了低声道:“你穿这衣服真好看。”

“哼,就这?”

“尤其是高跟鞋,很配你。”

“你在说我矮?”

“没,我在说你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