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娘礼服都是精挑细选的,不能太隆重,不能太突出,那样会抢了新娘子风头。

设计简洁,不能太严肃,也不能太休闲,新娘一身白色婚纱,伴娘礼服就要避开白色,一般都是浅粉、浅黄之类,既年轻靓丽,又能衬托新娘白色的素雅端庄。

何妨就是一身浅粉色长裙,盖过脚腕,下面是很少穿——确切地说,是秦广林从未见她穿过的高跟鞋,整个人顿时拔高一截儿,和秦广林只差半个头。

低头坐上新郎后面的车,秦广林盯着她啧啧赞叹。

刚刚在房间里无暇细看,现在才有空好好打量她。

“看什么?”

“看你好看。”

“好看也穿不回去,这是租人家婚庆公司的。”何妨整了整领口,瞥他一眼,“放弃你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我什么也没想啊。”

秦广林冤枉的不行,“你是伴娘,我是伴郎,伴郎夸伴娘不是很正常?——你看我穿这个帅不帅?”

他抻抻袖子挺胸抬头,自我感觉良好的不行。

“像个房产中介卖房的。”

“……”

房产中介自然是开玩笑,要是两年前的秦广林说不定真像房产中介,现在经过锻炼,整个人再没之前瘦瘦巴巴的模样,衣服都能撑得起来,看上去颇有一股稳重沉稳的气质——起码不说话或者和别人说话的时候是这样,面对何妨时一开口就又活回去了。

何妨看着他这一身打扮特别合眼,拉着他凑过来,“你手机呢?拿出来拍张照。”

“你手机呢?”

“我这衣服把手机装哪?”

“……”

婚车开到酒店门口,那边早已等了不少亲朋。

鞭炮齐鸣,锣鼓喧嚣。

肖宇和周楠从婚车上下来,红毯一铺,迈步走进去。

秦广林跟何妨紧跟着出来,在他们后面一起进酒店。

踩着点赶来的远亲近邻,朋友同事,都陆续进去酒店落座,两个多小时后,11点08分,婚宴正式开始。

司仪满面红光地走上台致辞完毕,退到一旁,把礼台留给两位新人,交换戒指、改口、感谢等程序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羡慕了,酸了酸了。”余飞坐在台下酸溜溜的盯着台上俩人,心情复杂。

他家那口子咋就怀不上呢?

“不是,我们羡慕就羡慕呗,你这早就结了婚的羡慕个屁?”

“就是羡慕,你们不懂。”

“嘁!”

“又结婚又当爹的,唉。”孙文叹了口气,“真好。”

“结婚就行了,新娘大着肚子有点那什么……刚刚我还听到有人说这事。”

“谁说的?!我去给他两脚!”

“就一个大妈,指不定人家亲戚呢,你去给吧。”高新转头看了看场内,摇头道“以后我可不拖这么久,发现怀了立马结,等肚子鼓起来遮都不好遮。”

“就你?”张东明夸张地打量他一番,啧啧摇头。

“诶诶诶,什么意思?你等着,我明年就娶个老婆回去,到时候你给我铺红毯去。”

“你明年要是能娶到,我不光给你铺红毯,我趴在车下面给你当垫子都行。”

“你说的,大家都听到了啊,我明年非得娶一个!”

“切,先谈一个再说。”

看着好哥们儿一个个结婚,他们单着的都有些急了,早两年别人结婚还觉得他们结婚太早,现在独身一人的一个个减少,单着的人才感觉到紧迫。

真是到谈婚论嫁的年龄了。

看肖宇在台上喜气洋洋的模样,他们除了祝福,剩下的只有羡慕。

当初一起开黑,一起通宵,一起画画,一起采风的那帮子好哥们儿,一个个都有了自己的家庭和事业,变得成熟,迈向人生的新阶段。

秦广林完成了送戒指的任务,接下来不太用得到他,也坐过来和众人凑一桌,却没掺合他们的话题,双手捏在一起不断揉搓着。

“看上去你很紧张啊?”孙文纳闷地瞅着他,“人家结婚你激动什么?”

“见到他结婚,我很激动。”

“卧槽,你不是个gay吧?!”

此言一出,高新他们都把椅子往旁边拉了拉,保持距离。

“我有女朋友。”秦广林指了指另一边,又瞄向他们道“你们单身的才是gay。”

“单身招你惹你了?!”

秦广林一脸疑惑,“如果不是gay,你为什么不找女朋友?”

“……”

“……”

高新吐血。

特么谁说自己不找了?!

关键是特么找不到!!

肖宇站在台上对着周楠轻轻一吻,分开后瞄秦广林一眼,顿时让他更紧张了。

妈蛋,早知道不答应这个节目了!

全场掌声四起,肖宇笑着挥手,刚准备给秦广林打眼色,孙文几个人开始起哄。

“交杯酒,交杯酒!”

“喝一个!”

“差交杯酒呢还!”

这一起哄,其他桌也跟着喊起来,司仪颠颠跑到一旁拿过来一杯酒和一杯果汁,把果汁递给怀孕的新娘子,让他们继续。

秦广林松了口气,从一旁拿过来一杯酒给自己灌下去壮胆。

孙文注意到他动作,愈发好奇,“有节目?”

“嗯,有。”

“什么节目?”听到秦广林承认,他顿时来了兴趣。

紧张成这样,这是要做啥?

“你猜。”

“……我最讨厌两种人,第一种就是你们这些说话说一半的。”

孙文气哼哼的看向台上,自己琢磨这是要干啥。

“那第二种呢?”高新听到两个人说话,忍不住问。

“你猜。”孙文朝他笑笑。

“……以后我开车的时候你们俩离远点,不然我怕我忍不住撞过去。”

高新非常认真的提醒两人。

到捧花飞斜斜过来的时候,见着秦广林伸手精准接住,女孩子一片惊呼,高新几人都木了,愣愣地看着他。

“玩得挺大啊……”

孙文目瞪口呆,隐隐猜出来什么。

周楠回过身,看到没扔偏松了口气,和肖宇挽在一起朝秦广林挤眼。

何妨看着秦广林在那儿深吸口气,瞄一眼台上,无奈地撇撇嘴,背着手等他过来。

都玩过一次了,现在两个人谈了这么久,还玩这一手。

见秦广林大步朝自己走过来,何妨微笑看着他,等他把捧花递上,手已经伸出来一半,却僵在半空。

这货怎么跪了?

她心脏猛的一跳,肖宇的口哨声同时响起。

吁~

场内氛围安静了一瞬,所有人目光放在那个单膝跪地的伴郎身上,哨声回荡两秒,随后气氛轰然炸开。

“哇!”

“林子有你的!”

“吁~!!”

孙文不甘示弱,把小指塞嘴里吹出比肖宇更响亮的一声哨音,盖过了人群的嘈杂,“林子加油!”

“何老师。”

秦广林没理会周围的喧闹,抬头定定地看着何妨,心情前所未有的平静,左手拿着花,右手从兜里掏出来一串钥匙扣。

除了车钥匙和新房钥匙,上面还挂着一枚闪亮亮的戒指。

“可以嫁给我吗?”

“答应他!”

周楠双手捧在嘴边,笑着大喊。

“答应他!”

肖宇扯着嗓子跟上。

最幸福的时刻,让最好的哥们和闺蜜把幸福延续下去,比一场吃吃喝喝的婚礼更有意义。

“哪有把戒指串在钥匙串上的,你个直男没救了。”

何妨低声嘟囔着接过花和钥匙串,似是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用力眨了眨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