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14章 法正认主(为宗师DraGon☆星空加更1/3)

对于孙夫人,刘备其实内心是非常戒备的。

别看她现在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但刘备发现她绝不是个蠢人。

她在努力适应目前这个身份,并且借助这个优势,想要为江东做些什么。

尤其身边带了一个百多个女侍卫,个个皆是执刀守卫在她身边。

刘备每次进入她的房间,内心也会时常会感到冷飕飕的。

实在是杯子一摔的戏码太过于深入人心。

现在她的侍卫,又做出了什么出格的事情?

诸葛亮顿了顿,拱手说道:

“主公,孙夫人麾下的侍卫因为有孙夫人宠信,在公安多有不尊法度之事,影响甚是不好。”

除了百余名女侍卫,还有不少孙权后续派过来的护卫。

大多数人都是仗着江东强盛,甚至孙夫人打小就被娇惯坏了,连带着她的那些侍卫也大多无视法度。

或许就是觉得他们依靠江东,可以在主公这里享受特权。

做些他们在江东绝不敢做的事情,在公安这里做起来,一点负担都没有。

刘备摸着胡须道;“且先按下,事后定要向百姓赔偿。”

“主公,小错若是不及时解决,将来会酿成大错。”

徐庶拱手建议,此事绝不能姑息。

刘备摸着胡须瞥了徐庶一眼,些许小错不值得说。

可小错积累成大错,才能更好的抓住把柄,治她们一治。

“主公,为了避免此事经常发生,还是要派人管理内事。”诸葛亮建议了一下。

刘备:“孔明觉得何人可以担任?”

“子龙庄重,可以管理,可是江夏郡处于前线,子龙不好轻动。

莫不如待到荆楚讲武堂开学之后,让定国来几日,可以立威。”

“如此安排深得我心。”

刘备点点头,前线长坂坡时便是子龙与定国一同护卫家眷。

如今子龙在前方,不好回来,莫不如就让定国管上一管。

孙乾与法正此时急忙走了进来,拱手道:“主公、玄德公。”

“公佑与孝直缘何急匆匆,方才不是在饮喜酒?”

“孙夫人的侍卫与结亲的士卒发生了冲突。”

“什么?”

刘备一下子就坐不住了,此事若是处理不好,今日所做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

“元直,此事你前去处理,万万不可姑息。”

刘备直接就点了人,让他赶紧去平息事件。

徐庶拱手退下,江东护卫跋扈,必须严惩。

“玄德公,江东区区护卫就能跋扈至此?”法正一脸的不可想象。

“孝直,尚香骄横跋扈,导致其麾下也多这般,我今后定会严惩。”

法正闻言,酒醒了大半,对于孙夫人的事情,他也有所耳闻。

如今刘玄德他处境尴尬,尽管在赤壁之战是属于大胜一方,但刚刚占据荆州。

为了换取半个南郡,冒险亲自前往江东迎亲,这才达到目的。

如今刘玄德北畏曹操之强盛,东忌惮孙权的虎视,近则畏惧孙夫人生变于肘腋之间。

说是严惩,也不过是呵斥一番,并不会起到什么太大的作用。

“玄德公!”法正正了正神色,挺直身体,拱手道:“可有大志?”

“孝直,备自是要匡扶汉室,消灭曹贼为己任。”

“我观玄德公以目前的实力,无法完成匡扶汉室,消灭曹贼之重任。”

刘备也不曾恼怒,只是礼贤下士般的认真请教道:“还望孝直教我,如何才能!”

法正也没客气,直言道:“益州乃天府之国,刘璋懦弱多疑,不能用人,恐不能久守,迟早被曹操所攻破。

若是玄德公当真胸有大志,想要匡扶汉室,自然要占据益州。

如此横跨荆益二州,方可有一力与曹操抗衡,否则凭借一州之地,迟早被曹贼包围覆灭。”

刘备在衣袖里攥了攥拳头,可依旧没松口:“孝直不是刘季玉派来与我联盟的吗?

如何说出这种话来?”

诸葛亮也松了一口气,他生怕主公当即应下。

法正此人实底未漏,己方也不好公然对益州说想要的话,否则早有准备,如何能行?

“玄德公不信我?”法正当即躬身道:“某愿奉玄德公为主,绝无二心,方才所言皆是心中肺腑之言。”

法正的这番表态,是着实让在场的三人大为惊讶。

他可是刘璋派来结盟的使者啊,怎么就成了“带投之人”?

这种事怎么会不让人起疑心是刘璋,或者指使法正来的人,所作出的试探?

诸葛亮还在迟疑,就算法正在益州不受待见,可刘璋派他前来联盟,定是对他有了信任。

否则这种事出使的大事,怎么会轮得上一个不受待见的官吏呢?

刘备却是走了上去,扶起法正,开口道:

“既然孝直是真心待我,那我还有什么可以隐瞒的。

某虽与刘季玉乃是同宗,但心中却是想要拿下益州,作为壮大自身的资本,继而匡扶汉室。”

法正攥了攥拳头,自己所料果然不错,刘玄德乃是胸有大志之人,绝非守成之辈。

“刘璋懦弱多疑,不能把控益州,连汉中张鲁都不能攻破,乃是胸无大志之人。”

法正又是拱手道:“主公若是想要拿下益州,张松、孟达皆是我的好友,愿为主公内应,助主公早日拿下益州。

许多益州有志之士都在日夜盼望着能有雄主的到来。”

刘备自然是惊喜连连,没想到法正如此直接,双方当即把酒言欢。

可就在这个时候,江东之主孙权却是派人送来了信件。

刘备打来竹简一瞧,原来是孙权来信,说的就是一件事,想要联合己方,一同攻打益州,事后两家平分。

孙权直接派出周瑜加孙瑜的阵营率领大军前往益州,希望刘备能为先锋。

江东如今再想要攻打益州,就必须要向刘备借道了,得到荆州的支持。

否则孙权也担心周瑜等人的后路被断,那可就成了死军,必败无疑。

孙权用来说服刘备的理由是刘璋不武,不能守住益州。

赤壁之战前刘璋就派人投降了曹操,假使曹操占据益州,那荆州便危险了。

现在我们两家先取刘璋,后取张鲁。

听闻马腾与玄德同受衣带诏,可以西凉结盟,到时候一统吴楚,即使有十个曹操来,也不用在怕。

以后就是我等齐心合力进攻中原,匡扶汉室罢了罢了之类的。

孙权的这封信分析的很到位,不打益州,咱们以后都得死。

打了益州,咱们都能活。

所以,妹夫,这活咱们就一起合伙干了吧!

“此事,何解?”

刘备当即召集麾下众多从事,让众人仔细看看。

对于法正为使的这件事,刘备并没有大张旗鼓的让众人全都知道。

旁人以为法正也是因为主公的求贤令而新来投奔的,而且很受待见,出奇的主公是并没有向大家介绍他。

诸葛亮在想着如何拒绝孙权?

可是有孙夫人在这,法正的身份是否会被泄露给孙权。

所以孙权才会派人前来故意试探的?

三兄弟社团的众人对于周瑜上表孙权,想要打益州的安排一无所知。

除了关平,谁能想到,周瑜的伤势都那样了,还想着领兵亲自出战,不远千里去攻打益州。

加上正巧益州的使者法正的到来,这就更是人心里有些怀疑,是否走漏了风声。

徐庶摸着胡须看众人没言语,也在打着腹稿,这件事一定不能答应。

刘备是想要自己独占益州,与江东平分益州,是他一点都不希望能够见到的。

换取半个南郡,就已经付出不小的代价了。

就算真的与江东平分益州,对于自己也是不利的。

这与孔明为自己所做出的的战略规划,有着严重的冲突。

更何况昨日法正还与自己交流了益州的大小事情。

此时主薄殷观拱手道:“主公,莫不如先佯装答应。”

“哦,孔休请直言。”

刘备看着一旁的殷观道,他是宜城人,是云长父子在宜城放粮的时候投奔的。

但法正的到来他是不知道的。

“我们如果充当江东夺取益州的先锋,进不能克益州,退必为江东所败,趁机吞掉荆州,则大事去已。”

众人对于江东想要吞并荆州的事情是非常怀疑的,否则也不会把主公扣押在江东数月。

万一江东是个借口,想要假道灭虢呢?

周瑜一直在养病,可是攻打益州,道路难行,周瑜他的身体能行吗?

那个时间里,众人都在怀疑江东是要搞事情,幸亏主公以有一子,才让众人安心,继续在荆州稳定局面。

“主公不妨先口头答应孙权赞同一同攻打益州,可是我等刚刚占据荆州。

民生凋零,士卒劳苦,不便在兴师动众。

江东必定不敢贸然经过我荆州,而独自攻打益州。

甚至主公可以悄悄派人去益州,与刘璋言,江东要攻打益州,被主公拒绝。

似这般策略,能让我们在刘璋与江东那里两头取巧。”

刘备摸着胡须,仔细思索殷观所言的话。

他不知道法正的到来,所以才会说出这般计策。

但如此一想,确实有道理。

江东也不会知晓刘璋派遣法正来与自己结盟,与曹操断绝了关系。

大家深入交流之下,刘备知道这些事情都是法正好友张松一手促成的。

“主公,此法甚妙。”诸葛亮直接赞同了殷观的观点。

刘备也是点点头。

本来诸葛亮就是要按照隆中时提出策略的计划,夺取益州,并且防止曹孙二家对益州的觊觎。

现在江东想要攻取益州,不敢是真的,还是在试探,都要想法子阻止。

“主公,既然如此。”徐庶摸着胡须:“那我们口头上答应赞同孙权,行动上以防曹为名义,做出阻止孙权攻打益州的部署。”

“元直可直言。”

“主公可让云长将军从襄阳送来急报,就说南阳曹军恐会南下,希望主公做出戒备。

然后差遣翼德将军驻守秭归,把住入蜀道路,孔明守卫南郡。

我过江,带人守卫江陵,主公坐镇公安,作为支援云长的一条兵线。”

至于曹军是不是虚晃一枪,谁清楚呢?

反正这种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防备曹军总归是说的过去的。

就算曹军没有动静,那就是云长派出去的哨骑打探消息失误,导致了云长判断失误,那又又何妨?

总之就是要阻止孙权要攻打益州!

“好,就依计行事,孔明代我写一封回信。”

“喏。”

刘备今日召开会议后,感到很满意。

不仅很好解决了江东突然要攻打益州的事情,又发现了殷观是个真有本事的人才。

“主公,某还有一事要言。”殷观拱了拱手之后又说道:“去岁南郡征战不休。

少将军关定国为了阻止曹军顺利北归,大肆破坏江陵到南郡的道路,又掘河堤水淹曹军。

我等虽可用船往襄阳运粮等等,可是对于百姓而言,路途难行。

希望主公能征发劳役,修补一二,日后也好水陆并进。”

作为宜城人,他知道以前从襄阳到江陵的这段道路修的不错,但遭到了战乱的毁坏。

最终的是还有一点,万一以后江东突袭荆州,封锁了水路。

前方将士因为道路难行,无法及时回援公安等地,是殷观的深层意思。

这也是江东孙权让刘备为先锋攻打益州,殷观所能延展到的意思。

不管有没有,多一条路,总归是好的。

刘备点点头,播种粳稻刚刚过去不久,百姓还在料理田地。

修路不合时宜。

“主公,此时修路并不妥当。”

诸葛亮直言道:“荆州立夏后,时唱降雨,部分郡县宜种黍禾,百姓无法抽身,还需在延期修路。”

“孔休与孔明之言并无道理。”刘备跪坐在一旁,思考了一会道:

“修路之事需要提前准备,需要待到明年。”

“喏。”众人这才哄然应下。

刘备想了想,开口道:“孙权若是放弃攻打益州,此事孔休当为首功,便拜为别驾从事。”

别驾从事乃是州刺史的佐官,地位较高,一州只设立一人,出巡时不与刺史同车,别乘一车,故称别驾。

主薄,各级主官下都设有主薄,重要性不可同日而语。

众人都知道,殷观献出的此计,是真的入了主公的眼了。

“臣拜谢!”殷观没想到赏赐会来的如此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