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八章 张道的底牌

“杀牛羊,备酒浆,开了城门迎大王,大王来了不纳粮”

武都郡城被五万闯王军围困,闯王军的喊声震天动地,回荡在战场上空

闯王李自成亲自攻城,一队队步卒抬着简陋的云梯,强攻这座城池

密集的箭雨遮蔽天空,数以百计的武都郡守军被乱箭射杀,倒在城墙之上

闯王军不但直接强攻城池,而且,声势排山倒海,城内所有平民都被惊动

二十万汉中军兵出祁山,武都郡首当其冲

“太守大人何在”

“大人早在昨日,听闻汉中兵马来攻,就立即前去陇西郡,请求援军”

“没了太守,太守又将精兵带走,怕不是要抛弃我们”

“不如我们向汉中投降”

武都郡守军只剩下三千人,无力抵挡二十万汉中军,于是打开城门,迎接大将李自成。

武都郡的官吏唯唯诺诺地跪在道路两旁,不敢抬头直视李自成。

李自成龙行虎步,闷哼一声,让武都郡的官吏大为恐惧。

“整个武都郡,有多少守军”

“三千守军。”

“武都郡人口虽然不多,但好歹也是一个郡,竟然只有三千守军”

“我们太守将精兵调到了祁山堡,认为祁山堡地形险峻,更加容易防守。”

“太守何在”

“他去了陇西郡”

李自成微微皱眉,似乎不满意对方的回答。

“进攻祁山堡”

李自成轻而易举攻陷武都郡,又马不停蹄攻打祁山堡。

五万闯王军,挟持武都郡三千守军,大肆进攻祁山堡

农民起义军可以快速吸收降兵,形成更加庞大的兵力。

陇西郡,三个异人太守心急如焚。

汉中张道的二十万兵马进攻西凉,其疾如风,侵略如火

“汉中张道,已攻陷武都郡,兵临祁山堡,如若祁山堡失守,那么下一个被攻陷的就是汉阳郡,再然后是陇西郡。我们三人失去地盘,老秦那边不会放过我们,夏王和徐凤年关系密切,也不会放过我们。所以,决不能丢失祁山堡”

“我已经将武都郡的兵力调到了祁山堡,即使武都郡被攻陷,只是损失三千老弱病残而已。”

“向凉州刺史谢艾求援,他总督西凉军事,只有他才能击退张道的二十万大军。”

三个太守因为张道的进军而六神无主。

张道难以攻入成都,不是他太弱,而是刘备、杨素太强,关羽、张飞、王猛、兰陵王、斛律明月等武将重创李自成等农民军首领,击退了张道。

但武都郡、陇西郡、汉阳郡三个异人太守,却没有什么像样的部将,所以面对张道咄咄逼人的攻势,慌张失措。

“在谢艾的援军到来之前,我们驻军于木门道,与祁山堡互为犄角,暂且挡住张道的攻势。”

“甚好。”

在三个异人太守的调动下,三个郡,大约有五万兵力在木门道集结。

“徐晃、庞德,你们二人,率先前去支援木门道,我需要时间。”

升迁为凉州刺史的谢艾,调遣徐晃、庞德,支援三个太守,同时前去的还有一队西凉铁骑。

祁山堡,大约有八千守军,被李自成的五万闯王军围困

李自成再次强行攻城,第一次进攻就折损八百人,毫无进展。

祁山堡是秦军刻意设立的要塞,易守难攻。

“杀上去”

李自成与闯王军大将刘宗敏,手持盾牌,试图登上城墙,一块滚落的石块砸中刘宗敏的盾牌,刘宗敏从云梯滚落,身受重伤

闯王军受到打击,士气下降。

李自成不得不放弃攻打祁山堡,在祁山堡附近扎营。

李自成的军师是宋献策,他观察祁山堡四周,难以找到破绽。祁山堡依托地势,仅仅从地形考虑,毫无破绽可言。

“祁山堡,可围而不攻,绕过此堡。不利之处在于分散我们的兵力,如堡垒中有一员良将,可切断我军粮道。”

“汉中真是一处绝地,南有剑阁,北有祁山。”

李自成面对天险,也只能兴叹。

“太守大人到来”

李自成的攻势被祁山堡挡住之时,张道的黄巾军、陈胜吴广的秦末义军、杨昂的汉中军陆续来到祁山山道。

他们已经攻下不算坚固但人口也不多的武都郡,只需穿过祁山山道,则可至汉阳郡。

“果然,祁山堡难以攻陷。”

张道在兵出祁山之前,就已经猜测到这样的结果。

如果祁山堡有那么容易攻陷,秦军就没有必要在此地专门建立一座要塞。

“太守大人,陇西郡、汉阳郡的敌骑沿着木门道,前来支援祁山堡,兵马可能超过五万”

张道到了祁山堡,而三郡太守、徐晃、庞德的援军,已经从汉阳郡出发,进入木门道,即将与张道的二十万大军于祁山道相遇

“我以为凉州南部三郡太守会选择坚壁清野,没想到敢主动与我们交战。防守,似乎不符合徐晃和庞德的作风。庞德有勇无谋而已,真正麻烦的是徐晃,此人有周亚夫之风。”

张道对五子良将之一的徐晃,很是忌惮。

关羽败走麦城,徐晃出力最多。

五子良将,各有才能,只是缺少人气,属性不及五虎将。

“让我们去会一会五子良将之一的徐晃,还有西凉勇将庞德。”

张道倒不是十分惧怕,他能坐稳汉中太守的位置,有他自己的手段。

“杨昂、杨任,你们二人率领汉中军,围困祁山堡,只围不攻。其余兵马,绕过祁山堡,击破西凉军后,经木门道,攻陷上邽城。”

“太守大人,我们真的要绕道”

“我们兵力尚且充足,只要祁山堡的守军无法出城,便无法威胁我们之粮道。既然粮道和退路无虞,绕道也不是不能接受。”

“领命”

张道一时半会无法攻陷祁山堡,又无法耽搁下去,只好绕开这座拥有八千守军的要塞。

二十万兵马挤在祁山道,时间一久,粮草耗尽,张道将不得不退兵。

汉中军比西凉军更加渴望决战。

忌惮西凉铁骑,但粮草不堪重负,又渴望速战速决,这就是汉中军的艰难处境。

“诸葛亮六出祁山,估计也是这种心情吧。”

张道有点体会到诸葛亮的无力感。

五万农民军围困祁山堡,十五万农民军,还有两万张道在途中招募的炮灰,一共十七万兵马,向木门道进军。

在祁山道、木门道的交界处,汉中军与西凉军遭遇

“西凉铁骑”

张道望见山谷尽头,一队剽悍的骑兵出现,沙尘滚滚

西凉铁骑人马皆披重甲,长矛、标枪、弓箭一应齐全

西凉铁骑是汉中农民军目前最忌惮的兵种。

如果没有一些特殊手段,西凉铁骑完全可以轻易撕裂农民军的阵容。

“没见过世面吗不得慌张”

李自成骑马在闯王军中怒喝,让动乱的闯王军平静下来。

张道进攻益州时,李自成已经与刘备带到益州的幽州突骑交战,李自成本人还被关羽击伤,所以对西凉铁骑并没有那般畏惧。

“张道的农民军,还真是夸张,一个汉中郡,除了守军,还能拉出二十万战兵,这样的兵力比,即使与游牧部落相比,也相差无几了吧”

“只可惜张道选择了汉中作为据点,难以扩张,十年来,也只有一个汉中郡。”

“如果当初他不选择在相对封闭的汉中扩张,也许他的命运与冀州黄巾军、青州黄巾军、豫州黄巾军没有多少区别,很快就会被官兵和各个诸侯合力镇压,根本无法撑到十年。这个家伙,在汉中当了十年土皇帝,而且至少还能再当几年土皇帝。”

三个异人太守得到徐晃、庞德相助,似乎胸有成竹,不再畏惧北伐的张道。

徐晃可是五子良将,庞德敢与关羽叫嚣。

三个异人太守,也有一批普通的西凉武将和五万兵马,其中有不少是西凉轻骑兵。

“凉州刺史谢艾在做什么他派来了徐晃和庞德,而自己却迟迟未至。”

“不知,可能他也害怕张道的农民军了。”

“我们布下营寨,以守为主,拖延时间。张道兵力是我们的四倍,远道而来,粮草消耗惊人,只需等待,则张道的二十万大军,不攻自破。”

“效仿司马懿的故事”

“只要可以取胜,当缩头乌龟又如何”

“妙啊。”

三个异人太守私底下商议,最终决定堵住木门道,只守不攻,恶心张道。

祁山堡八千守军、木门道五万守军,像是两枚钉子,不再出击,与张道的二十万大军对峙。

张道的汉中军,陷入了困境。

西凉军虽至,但没有开战之意,汉中军求战不得。

夜间,张道愁眉不展,走出营帐。

月明星稀,一个谋士正在夜观天象。

张道走到这个看上去像是书生的谋士身边,那人察觉到张道靠近,稍微欠身“主公。”

“西凉铁骑一向骁勇善战,我甚是担忧。但三个太守坚守不出,威胁比西凉铁骑还大,我犹豫再三,想要获胜,还要依靠你的能力。只是有些委屈你了。”

张道将一卷卷轴递给此人。

此人是张道在第四次国战招募的武将。

汉中附近也有不少蛮族部落,所以张道实际上也有积分。

这一枚卷轴却不是第四次国战的奖励,而是十年前,张道就已经得到的宝物。

那人接过卷轴,眼神一变“太平要术天字卷”

张道语气沉重“不错,张角,我要你动用特殊的能力,击败西凉军。”

注黄巾之乱、靖康之役等战役副本不含国战阵亡的副本武将,可以招募,如张角三兄弟、完颜宗翰,第一次史诗战役时已有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