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章 秦王陨落(补昨晚)

咸阳城,大量的骑兵攻破城门,负责驻守咸阳城的武将蒙武被惊动,然而,吕布的骑兵却长驱直入。

吕布握着方天画戟,赤兔马疾驰入城,连斩沿途的守军!

咸阳城的居民不知为何,还以为是夏军已经攻打咸阳,一片狼藉。

“夏军刚刚攻陷蒲坂城,不可能这么快就打到咸阳。甚至长安城都尚未失守!”

蒙武还是十分明智,知道前线仍然有王翦、李勣、李信、周勃等人组成铁壁防线,夏军不可能直接打到咸阳,何况还有长安城挡在西边。

一个士卒惊慌失措来找到蒙武:“将军,似乎有叛军攻打咸阳城!!”

“何人竟敢叛乱?不管如何,必须将其拿下!”

蒙武作为蒙恬的父亲,此时依旧沉稳,调动各部兵马,镇压吕布的叛乱。

两队兵马在咸阳城交战,战火波及这座繁荣的巨型城池。

老秦辛苦经营的主城,就这样遭到破坏。

“城中发生何事?”

李斯在秦王府处理事务,听到驻守秦王府的兵马一阵骚乱,不禁起身。

秦王府派出探查的骑兵火急火燎回报:“大人,有叛军入城了!”

“叛军?”李斯看向贾诩,“与你猜测的差不多,吕布、李元昊多半会叛乱,如今看来,攻入咸阳城的叛军,多半是他们的兵马了。”

“生死攸关之际,不想着平定外患,反而内斗不止,明知是愚蠢之事,为何还有那么多人,飞蛾扑火?”

贾诩却没有因为自己猜测正确而有几分喜色,却是摇头。

吕布的行为看似愚蠢,但还真不少见。

“两位大人,秦王殿下气色稍好,请两位大人觐见。”

杨大眼招贾诩、李斯入内。

贾诩、李斯听说老秦醒来,不但没有放松,脸色反而更不好看。因为这很有可能是回光返照。

两人进入后院,老秦的精神看上去不错,而贾诩、李斯更加担心。

“我早已想到会有今日,城中兵马叛乱,想必是吕布心生叛意,这与我已经无关……咳咳……”

老秦大概也知道这是回光返照的迹象,已经看淡吕布的叛乱。

李斯问道:“主公,今后之事,该当如何?”

老秦摇头,表情有几分沧桑:“你们自己抉择……此生称王,已经足矣。这些东西,你们可以交给楚子谋,还有一句话,代我转告楚子谋……”

老秦令人将几个珍贵的道具交给贾诩和李斯。

老秦与二人都属于用智的人,所以相性相合,然而,老秦时日不多,无法带领他们征战天下。

贾诩、李斯鸦雀无声。

最终,贾诩打破了沉默:“主公若是年轻三十年,时至今日,楚子谋不是主公的对手。”

老秦摇了摇头,闭上眼睛。

领主历十二年,汉帝国的第二大诸侯,赳赳老秦,因病身亡。

一直到统一汉帝国,楚天都没有机会与老秦真正的主力大军决一死战,唯一一次交手,只是局部的邙山大战。

在诸侯之中比较年轻的楚天,硬是拖时间,将最大的对手拖垮。

“竟然以这样的方式输了,难以令人释怀,难以释怀啊……”

贾诩一直摇头。

贾诩除了明哲保身,未必没有志向辅佐明君统一帝国。

他可以输在战场布局之上,却无法接受,因为自己的主公病逝而失败。

统帅老秦护卫的杨大眼与一众护卫双眼通红,一片死寂。

“吕布等将领叛乱,我们还有诸多棘手之事要处理。在此之前,我们必须保住性命,否则万一落入吕布手中,被其所杀……”

李斯眉头紧锁。

贾诩说道:“不必担心吕布杀了我们,他需要我们治理内政,在外征战的将领,没有我们的手令,即使是吕布的命令,他们未必会听从。”

李斯说道:“吕布似乎不是一个合格的君主,恐怕无法长久。”

秦王府外,嘈杂的喊杀声越来越近。

蒙武无法抵挡吕布、李元昊、李傕等叛军,退到秦王府:“请诸位保护主公,暂时离开咸阳城。主力兵马在外,得到众军拥护,可夺回咸阳!”

蒙武不知道秦王府发生的变故,当他看到神色不对的贾诩、李斯、杨大眼等人,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事,手中的佩剑哐当落地:“莫非,主公已经、已经……”

“蒙武将军,主公已逝,抵挡叛军已经毫无意义。”

贾诩、李斯考虑的是更加长远的问题。

以贾诩之智,纵使发生权力更迭,也可以活下来。

明哲保身的本事,贾诩堪称顶级。

主公是老秦,还是吕布,又或者其他人,贾诩都有办法应付。

蒙武跟随老秦的时间更久,长达十二年,是老秦最早的武将。

他听说老秦病逝,脸上的表情抽搐,额头青筋暴起。

“将军,我们该怎么办?”

蒙武的部下看到他们的主将表情异常,吕布的叛军接近,急忙向蒙武请示。

蒙武还是没有任何动静,表情阴沉。

吕布的骑兵杀至秦王府,居高临下。

杨大眼站出来,厉声喝道:“吕布,主公已死,你却纵兵杀入咸阳城,当真不顾昔日恩情?!”

“什么?义父已经……”

吕布本来痛下决心,决定杀死第三个义父,但此时听闻老秦刚刚病逝,面对杨大眼的质问,竟然无言以对。

“既然义父已死,那么我为义父之子,当继承大业,统帅三军,击退夏王。”

吕布沉思一会,仍然按照既定计划,要求老秦势力众人,承认自己的君主地位。

李斯扫视跟随吕布而来的武将,吕布、李元昊、李傕、郭汜、樊稠、张绣等人都参与了叛乱,想要夺权。

除了吕布,这批都是不怎么受到老秦重用的武将,为了自己的地位,参与叛乱。

蒙武、杨大眼怒视吕布,似乎并不怎么满意,他们是武将,还是要看作为主要文臣的李斯、贾诩的态度。

毕竟在老秦病重期间,便是由李斯、贾诩二人代为执掌大事,众将对他们二人心服口服。

“既然,温侯为秦王义子,那么继承为秦王,也无不可。”

出乎意料,贾诩似乎唯恐天下不乱,率先承认吕布继承了老秦的势力。

蒙武、杨大眼,乃至李斯都诧异地看向贾诩。

他们没有想到,老秦最信任的谋士,也是与老秦合作最久的谋士,竟然会选择效忠吕布。

“先活下来再说,否则以吕布的性格,我们难逃一死。”

贾诩低声对李斯这般说道,李斯心领神会,也看似勉强地承认了吕布的地位。

吕布没有想到贾诩、李斯这么痛快就同意下来,不由大喜:“击败夏王,要全仗二位了。”

贾诩意有所指:“温侯,朝廷之中,一些大臣以为我们是秦王之鹰犬,恐怕有意加害我等。外面诸军如没有我们的书信,未必会乐意服从命令。”

吕布听明白了贾诩的意思,对贾诩说道:“我明白先生的意思了,不会让王允等人杀了先生。”

既然贾诩这么识时务,吕布认为贾诩可以作为心腹军师。

对于贾诩的能力,吕布也是知道的。

“王允么……”

贾诩轻易从吕布口中套话,眼神之中有几分狠色。

王允等遗老,竟然想杀了他们这群老秦的心腹。

贾诩不是什么大善人。

苍穹阴霾,黄河在河东郡自北向南流淌,河水拍打两岸。

楚天站在黄河边的黄土高坡之上,望向西边的关中地区。

他似乎有所预感,一个强大的敌人可能会陨落。

关中军没了稳重的老秦,击败关中军的难度更小。

只是一个强敌突然没了,楚天也觉得有些寂寞。

夏军在搜集渡河的木船,想要将几十万大军运至黄河对岸,需要不少的时间。

“派人前去关中,拉拢当地的一批文臣武将,或许征服关中,会更加简单。”

楚天对一个文臣说道。

王朗愁眉苦脸,他之前去过一次关中,却吃了闭门羹,一个老秦的重要文臣武将都无法拉拢过来,此次又要被楚天派去关中,再次试图游说关中的文臣武将。

王朗诉苦:“主公,关中那群人自成一个势力,极其顽固,恐怕无法顺利游说。”

“此时不同往日,应该会有人愿意投降,不要给我带回吕布等人即可。”

楚天对无法确定忠诚度的吕布、李元昊,感到棘手。

萧绰、曹操这些有野心的武将已经是楚天可以容忍的极限,吕布、李元昊等武将的隐藏野心值,却超过了楚天的容忍范围。

老秦活着的时候,可以节制吕布,但谁也无法保证自己是否会出现什么意外,然后一些有野心的武将叛变或者独揽大权。

曹操在世时,司马懿也没有多大的作为。

“主公,咸阳城探子再次传回消息,吕布、李元昊等武将发动叛乱,已控制咸阳城!”

楚天向王朗布置任务时,楚天部署在咸阳城的探子传回更加令人意外的消息。

“看来吴起都已经预料到了。”

楚天陷入短暂的沉默。

吴起虽然是统帅,但智力足以担任一个谋士,同时还是一个文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