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书,能不能大火?钟意暂时还难以判断。毕竟她是人而不是神。看不了那么长远。

但她可以确定,这本书如果后面不崩的话,应该会成绩不错。

作者的笔力有劲道,叙述娓娓道来,能扣动人的心弦。

只看这个开头,确实是让人想浮一大白,美酒配好文。

当然,初期惊艳、后面越写越崩的小说,钟意也看到过不少,每次都颇为惋惜。

等这个作者签约以后,倒要和他好好沟通,免得他走歪路。

看了看这个作者的笔名,“海明威”,好奇怪的名字。

海很有威力?虽然不明白其含义,钟意还是将其牢牢记住。

再想看真实资料,却发现作者还没填写。

先提签吧,等签约了自然会知道。

……

“咦,提签了!”清早起来又抄了1万字,正准备上传新章节的时候,杜采歌发现了站短提示。

嘴角轻轻一咧,有那么一点小开心。

毕竟,虽然他觉得《诛仙》不可能无法签约,但在没有落实之前,还是不够笃定。

此时心里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他仔细阅读了站短,按照提示加了编辑“钟意”的通讯软件LL号码。

“LL”这是“聊聊”的缩写,它是一款即时通讯软件,就相当于蔚蓝星的QQ。

发送添加请求后,杜采歌正在构思怎么开场白,很快对方那个可爱风的动漫女孩头像闪动。

点开一看,编辑钟意发来一段简短的消息:“海明威?《诛仙》的作者?”

“是我。”杜采歌很快回复,然后顺手将自己的LL昵称也改成“海明威”。

“书不错。是你本人写的么?”

“是的。”

“以前在别的网站发表过么?”

“没有。”

“你拥有《诛仙》的完整版权么?”

“有的。”

……

几句问话后,对方发过来一个文件,说:“按照格式填写合同,填写完以后去打印,按照模板签名。然后打印身份证正反两面各两份,一起邮寄过来。地址是###收件人填写李小龙。”

杜采歌对这套流程还保持着三分新鲜。

换做是老扑街,估计早就不耐烦了。

他接受文件后,按照要求填写完,找出U盘拷贝,带上身份证,便准备出去打印、邮寄。

一路无事,顺利地将合同打印好并寄出。

回来的路上,杜采歌顺手买了几分报纸和一本《电影周刊》。在他当导演以后,几乎就没看过实体报纸了,其实还挺有新鲜感的。

回到家里,杜采歌看到杜媃琦正在餐桌前,睡眼惺忪地吃着面包、喝着牛奶,一副还没清醒的样子。

“你干嘛……”刚刚说了几个字,杜媃琦就赶紧捂住嘴,摆摆手。

然后放下面包,掏出手机,飞快地敲着字:“刚才不算!”

“好,好,刚才不算。”杜采歌有点忍俊不禁。

“不准笑!!!!!!!!!”杜媃琦像是在发泄一样,恶狠狠地按着手机键盘,打出了十几个惊叹号。

杜采歌故意绷着脸说:“我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无论多好笑,我都绝对不会笑,除非实在忍不住。”

“扑哧!”杜媃琦被逗笑了,小姑娘的笑容是那么惊艳,用个烂俗的形容:就像鲜花绽放。

过了一会,杜媃琦揉了揉肚子,继续打字:“一大早的,你干嘛去了?”

“有点事。”杜采歌将《电影周刊》放在杜媃琦的左手边,然后低头翻看刚买的报纸。

过了会,他抬头看时,杜媃琦已经吃完早餐,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电影周刊》。

杜采歌笑了笑,继续低头看报。

一整天,杜媃琦在屋里不知弄些什么,可能是在写作业吧,反正杜采歌没去操心。

午饭时,杜采歌想带杜媃琦出去吃饭,杜媃琦不肯去。于是他自己去吃了顿简餐,给杜媃琦打了个包。

晚上,杜媃琦在晚饭前就跑出去玩了,照例还是9点前回来。

平静的一天。

接下来几天,也都平平淡淡。

杜采歌也没去操心《诛仙》的成绩如何,没去看书评、推荐票之类的,他相信这本书无论如何不会被埋没。

1月12号的时候,杜采歌上传更新章节时,发现来了站短,《诛仙》正式更改了签约状态,成为A签作品。

杜采歌这才去瞅了瞅书籍成绩,现在他上传到了第七章,3万多字。现在已经有了1200多推荐票,一百七十多条评论,收藏达到了415。

杜采歌大致扫了一眼评论区,书评基本都是说好看,还有讨论剧情的,意料之中地没有差评。

从这趋势看,确实是会火了,这让他放下大半心事。

接下来,按部就班地每天抄书,等推荐,上架,等着收米就行。最多在卖版权的时候需要操一下心。

接下来每天杜采歌除了码字,就是在恶补蔚蓝星的历史、风俗、法律、近期的国际大势,乃至电影、文学方面的名家、名作……

杜媃琦是个很让人省心的女孩儿。除了每天晚上出去玩一阵,其他时间都在家学习或是看电视。

不过杜采歌和这个乖巧女儿之间,仍然没有什么话题。除了杜媃琦找他要钱的时候,两人几乎没什么交流。

杜媃琦还是不肯开口说话,偶尔忘了,开口说了半句,也马上打字表示“刚才不算”。

也不知她到底和原主有什么仇什么怨。

很快到了1月15号,杜采歌看了看日历,再有几天就要过春节了。

他平静地坐在电脑前,开始码字。

刚刚抄完5000字,正要休息一会,活动手腕,放在桌上的手机传来一阵振动。

杜采歌拿起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只有一个字:“泉”。

这种备注,让人无法猜测对方的身份。

他穿越来之后的又一个考验,即将开始。

杜采歌深呼吸一口气,按下接听键,尽量用自然的声音说:“你好,我是杜采歌。”

对面过了几秒钟才开口,“听你声音,情绪应该还不错。”

这人的声音不算特别年轻,应该是4、50岁的女性,语气细腻温柔,语速较慢,充满知性和成熟感。

杜采歌飞快转动脑筋:这是谁?应该是亲戚或朋友吧?否则不会关心自己的情绪。从对方的年龄上来判断,应该不是原主的母亲。

杜采歌没有放飞自我,他顺着对方的话说:“恩,还行。”

“泉”柔声说:“上次咨询结束后,你说想要休息一周,那么明天又到了我们的咨询时间,你想要回到咨询中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