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家伙!小家伙!你快帮帮我!你这个家伙怎么关键时刻掉链子!”

叶枫突想起还有个东西在自己的丹田,于是赶紧召唤一声。

“干啥!我正消化吸收的功力呢,别烦我!”七彩蚕回应一声。

叶枫不耐烦道:“老子都快死了,你还吸收个锤子!快帮我把眼睛弄好!我看不见了!”

“那是石灰粉,又不是毒药!毒药的成分早被吸收完了,等石灰粉清干净就没事了!”

“可不可以帮我解开穴道?太难受了!”

“不能!至少现在不能!我吸收了那个姐姐的功力,现在我还没吸收完,所以帮不了你!”

“什么!你居然吸收了曲无忆的功力!你这么做不太厚道吧!”

叶枫本以为曲无忆功力尽失是因为中毒所致,现在才知道原来是这个小家伙给吸收了!

“我让你给她解毒,你却吸收了人家的功力!你让她以后怎么行走江湖!我不管,你得想办法还给她!不然以后别想让我给你血喝!”

叶枫越想越觉得生气,攻力对于一个习武之人来说那是何等的重要!就像现在,幸亏有风无痕传的一身的功力,不然的话都不知道挂了几次!

自己是游戏玩家挂一次无所谓,曲无忆是系统人物,死了可就真的消失了!

眼下自己被控制穴道动弹不得,曲无忆又功力尽失,若此时钟不忘动了杀念将曲无忆杀了,以后的游戏体验将会一直活在愧疚当中!

“我有什么办法!她中毒太深,若不是有功力护体早没命了!她的功力已经被毒素侵蚀,若不吸收掉她必死!”

七彩蚕也很无奈,对于叶枫的责怪也是委屈不已,张口咬了一下叶枫算是出气。

“好吧!只能听天由命了!”

叶枫听到它的解释叹息一声,只盼钟不忘没动杀心!

“钟不忘!你若杀了他,你就不怕迁怒太白么!你要的是令牌,我带你取就是了!”

曲无忆被钟不忘的卑鄙气的直跺脚,可也无可奈何!如今令牌不保不说,还连累了他!

“哼!逼急了我管他是谁!他不是你授命的执法长老么?既然是寒江城的人我杀他又何妨!”

“我耐性有限,赶紧带路!”

曲无忆本想以太白剑派来压一下他,可钟不忘不但没有丝毫放手的意思,反而更加的恼怒!说着手中剑便在叶枫的胳膊上划出一道口子!

“再磨叽这一剑就会割断他的喉咙!带路!”

“好!好!你冷静点!我这就带你去!”

曲无忆赶忙招呼一声,若自己再不做出行动恐怕叶枫便会命毙当场!

“钟不忘我跟你拼了!”

皇甫星实在忍不下去了,艰难的站起身便向钟不忘扑去!

“想死还不容易!成全你!”

“不!”

曲无忆一声大喊,未能阻止钟不忘抬起的剑,皇甫星的头颅已然被钟不忘一剑劈下!

“钟不忘你……”

“我杀了你!”

曲无忆一声怒吼,举起武器便冲向钟不忘!

“站住!再向前一步他就是皇甫星的下场!”

钟不忘抬剑架在叶枫脖子上,“我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再多说一句立马让他人头落地!”

曲无忆当下便蔫了下来,赶忙转身带路!她相信钟不忘绝对做的出来!

来到密室取出令牌,“现在令牌在我手上,如果你想要我可以给你!但是我有个条件!”

“现在你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拿过来!”

钟不忘说着手中剑又靠近了叶枫的脖子,锋利的剑刃已然划破表皮,鲜血瞬间便顺剑锋流出!

“住手!”

“如果你不答应我立马就毁了它!让你一辈子也别想得到它!”

“你杀了他,我也引剑自刎陪他而去!这样的结局恐怕不是你想要的吧!”

说着曲无忆便将心意环对准了令牌,若钟不忘不答应,当真会将令牌毁掉!

“什么条件!”

钟不忘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盟主令,若此时曲无忆真的就这么毁掉,这样鱼死网破对谁都没有好处!自己所做的一切都付之东流!思索前后还是做出让步。

“先让我们出去!到城外我们一手交人一手交令牌!”

“好!我答应你!走!”

三人就这样相互要挟着走出城外三里多。

“差不多了吧!已经够远了!我只要令牌,可以答应你不伤害你们!”

钟不忘再次做出让步,把身前叶枫向前推了几步。

“给你!”

钟不忘接到令牌便一脚将叶枫踹开,“下次再碰到,我绝对会杀了你们!”

钟不忘倒也守信,撂下一句话便飞身离去!

“叶大侠!”

终于脱险,曲无忆赶忙跑过来将叶枫扶住!霎时间眼泪如断线的珠帘一般,扯下衣服为叶枫包扎伤口!

“情儿!灵儿!我们赶紧离开这儿!”曲无忆扶着叶枫来到二人的藏身之处叫喊一声。

“大哥哥!”

“我大哥哥这是怎么了……”

风灵儿看到曲无忆扶着叶枫过来,且一脸的石灰粉还有身上的斑斑血迹,当下便抱着叶枫失声痛哭!

“叶大哥他………”慕情看着叶枫的惨状也忍不住哭出了声!

叶枫救过她,现在为了帮她们又伤成这样,怎能不让她伤心!

“没什么致命伤,只是被钟不忘封了穴道,我功力尽失不能帮他解穴!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我们去太白,让公孙掌门救他!”

说着三人便搀扶着叶枫向山下走去!害怕钟不忘会派人追杀,避开了大路选择了林间小道。

太白剑派……

“晚辈曲无忆拜见公孙掌门!”来到太白,曲无忆上前行礼道。

公孙九闻言也抱拳道:“原来是曲盟主!不知曲盟主此次前来所为何事……”

公孙九刚开口问话,便认出慕情怀中的风灵儿,随即又道:“灵儿?她怎么跟曲盟主在一起?”

一路下来,风灵儿伤心过度,再加之路途劳累,所以在慕情怀中睡着了。

“不敢瞒您,事情是这样的……”

曲无忆将所遭遇的事情经过一一讲与了公孙九听。

“原来地上所躺之人是我师弟叶枫!来人!快将他抬进来!”

由于叶枫满脸的石灰粉,所以公孙九未能认出!听曲无忆说出他是谁之后,赶忙招呼门中弟子过来。

“婉儿,安排一间屋子让曲盟主歇息!”

“曲盟主请先随她前往吃点东西休息一会,我去替叶枫疗伤!”

说罢,公孙九便快步离去!

“情儿你先带灵儿过去,我去陪叶大侠!”曲无忆转头交代一声便紧跟了过去。

叶枫是有苦难言,想说话张不开嘴,眼睛更是火辣辣的疼,浑身上下酸痛难忍,感觉这一条命已经去了大半!

“下手真狠!情况有点不妙啊!”

公孙九把着叶枫的脉门眉头紧锁,又看了看叶枫的眼睛随即转身道:“快去取冰蚕、菜籽油来!”

“怎么样公孙掌门?叶大侠他……伤的严重吗?”曲无忆见公孙九眉头紧锁,便知事情不妙!于是赶忙上前询问道。

“眼睛被石灰粉侵蚀太久,且这石灰粉中混有毒药,他这双眼睛怕是不保!”

“再者他谭中、玉堂、中庭、鸠尾、大椎、神道、至阳、中枢八处大穴均被封死!且手法凌厉劲道十足,若不是他仗着有深厚的功力苦苦支撑,换做旁人早已一命呜呼!”

公孙九是眼看着叶枫命不久长,却也无可奈何!如此命脉被封,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叶枫就这么死去!

叶枫如此深厚的功力让公孙九自叹不如,漫不说八处大穴!就是随意挑三处大穴有此力道封住,恐怕也不会活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