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师弟,方才婉儿说少林差人送来一封求救书信!”

待江婉儿走后,公孙九拿出书信递向叶枫,以补方才江婉儿避嫌之过。

“不不不!还是掌门师兄看为好!”

叶枫知晓公孙九之意,刚才之事并未放在心上,将伸来的手推了回去。

“我少林遭遇空前浩劫!我少林弟子被屠戮大半,还请公孙掌门出手驰援!”

公孙九看完书信脸色凝重,“天下武功出少林,且少林高手如云,怎会说灭就灭?其中定有蹊跷!”

“既然掌门师兄有疑,那我就前往打探一番,若确有其事我再通知你前来驰援,不知师兄意下如何?”

叶枫主动请缨,也想趁此机会下山历练一番。

“恐怕不妥!俗话说救人如救火,若少林真遭遇灭顶之灾,到那时我再去恐怕为时已晚!”

公孙九犹豫不决,若少林果真有难,出手驰援是理所当然!

再则考虑到无痕剑!江湖中人人觊觎此剑已久,若自行离去驰援,小人趁机夺剑当如何是好!

公孙九思前想后两边为难,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是好是……

“那就问问送信之人,他既送救援书信来此,想必定知晓其中实情!”

叶枫说动就动,不等公孙九作答便快步走向大殿。公孙九也正有此意,转身紧跟其后。

“师伯,师叔,送信之人已不辞而别!”江婉儿走回大殿报告一声。

“信使居然不辞而别,其中定另有隐情!叶师第,你代我前去打探一番!若少林果真有难立即飞鸽传书与我!”

“叮咚!公孙九委托您打探少林危难真伪,请答复!”

“我这就前往!”

“那个,不知掌门师兄可否借把剑?”

叶枫刚要转身,一个剑客两手空空行走江湖不免有些尴尬。

“若师叔不嫌弃,就用我的吧!”江婉儿递过手中剑道。

“谢过婉儿姐!”

叶枫接过剑道声谢又道:“你或许还年长我几岁,以后咱俩论辈不论分,还是直呼我名字吧,你喊我师叔总感觉怪怪的!”

“对了,帮我照顾一下灵儿!“

说罢便施展刚领悟的技能踏雪无痕,转眼间便消失在几人面前。

“大哥哥…大哥哥!你不要灵儿了么……呜…”

叶枫刚走,风灵儿便跑进大殿,可已经晚了,大殿里那还有叶枫的踪迹!

“灵儿不哭!叶师叔只不过是下山办件事情,几天就回来啦!灵儿乖!姐姐陪你玩好不好……”

江婉儿蹲下身摸着风灵儿的头安慰着……

“不嘛!我就要大哥哥!你们赔我大哥哥……”风灵儿挣脱江婉儿跑出大殿……

“快去追!别再出了意外!”

公孙九赶紧照顾江婉儿一声,自己也紧跟其后跑出大殿。

“少侠留步!你若下山我可给你指条捷径!””

话说叶枫出得太白,慌忙赶路途中被一老者拦下。

叶枫听闻有呼喊声,又听其说有捷径可走,赶忙上前行礼:“还请老伯示下。”

“好说好说!”

这老者捋了捋胡须,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开口道:

“你可有些银两?老夫生平就好喝口酒,想讨口酒钱吃……”

“这个……”

叶枫摸遍全身上下也未能找到一个铜板,干笑一声道:“嘿嘿…老伯,我这全身上下也未曾有一个铜板,若是信得过在下,待我回来,给你带上几壶好酒怎样?”

“好!那就交你这个朋友了!”这老者见叶枫不像言而无信之人,豪言答应!

“不知少侠前往何处?”

“不敢瞒您,在下有些急事前往嵩山少林寺一趟!”叶枫见他答应,说出所行目地。

“嵩山是送不到,你江湖经历尚浅,我只可送你到洛阳城。洛阳城离嵩山不过百十里,你可以到洛阳城再另寻他法!”

“你且过来,我这就送你去洛阳城!”

这老者招呼叶枫站到自己身旁,接着白光一闪,叶枫便消失在他眼前。

“别忘了给老夫带两壶女儿红!”

叶枫只觉天旋地转,那老者的话在耳边回荡,不消片刻,便出现在了洛阳城。

洛阳城,又称牡丹城。牡丹又被誉为花中之王,色香双绝!

牡丹美得秀韵多姿,美得雍容华贵,美得绚丽娇艳,美得惊世骇俗。

牡丹的美是早已被世人所确定、所公认了的,牡丹的美不惧怕争议和挑战!

现在正值牡丹花开季,一阵微风拂过,一股牡丹花香便扑鼻而来,沁人心肺让人陶醉!

“好香!”

叶枫闭上双目,闻着花香,享受着微风拂过脸颊的感觉……

这便是天刀江湖的最大特色,不仅风景如画,就连那种感觉都犹如身临其境一般,一副眼镜就能带你游遍大江南北,领略古代美景!

许久,叶枫缓缓睁开眼,一个小二哥正在自己眼前来回摆着手。

“客官!客官!您没事吧!”

“没事没事!这迷人的花香,啧啧……让人有些痴迷!”

叶枫意犹未尽,真是此香只因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那是!牡丹城可不是吹出来的!”

“小店后院正好有一花圃,二楼有一雅间可直观花景!再来壶小酒岂不妙哉?”

这小二哥见叶枫如痴如醉,趁势拉拢一下店内生意。

“如此甚好!”

“不…不了!今日有要事在身……”

叶枫听其如此一说,是真想进去观赏一番!赏花,饮酒,好好享受一番!

转念一想,自己身无分文,传送到此还是欠账来的,那里有钱喝酒赏花!

“对了小二哥,你可知如何前往嵩山?”

叶枫刚想转身离去,忽想起自己不知道去少林的方向,于是开言询问。

“我知晓在东边,至于怎么走我还真没去过!”店小二见他无意进店吃酒,随便应付一声便转身招呼其他人去了。

“谢过小二哥!”

叶枫见他已然走开,尴尬的道声谢便转身向东门走去。

“客官坐马车吗?我们这里都是上好的马,跑的有快有稳,客官要去哪里?”叶枫刚出城门便有马夫小哥热情的上前问询。

“那个…马车就算了!我晕车……不知小哥可否告知嵩山该怎么走?”

叶枫有点尴尬,怎么就没想起来跟公孙九要点钱!现在可倒好,没有一个铜板,酒不能喝,马车不能坐,赶路只能靠双腿……

“此向东约一百二十里路程,若坐马车的话天黑前能赶到!不过我可不敢去!”

“少室山最近可不太平!您怎么想起要去那里?”

马夫小哥听闻叶枫要去少室山脸色突变,对于叶枫为何要去那里有些好奇,又有些担心他的安危。

“怎么讲?是不是少林出什么大事了?”

叶枫佯装不知,先打探一下少林是否真的如信中所言。

“听说少林被围攻,前来驰援的八荒掌门均受重创死伤无数……”

“别说了!你还真敢说!也不怕丢了性命!你忘记大刘是怎么死的么!……”马夫小哥话说一半,便被另一小哥打断提醒!

“反正少室山不太平,客官好自为之……”

经他这么一提醒,这马夫小哥吓的脸色铁青,丢下一句话便不再理会叶枫。

看来事情没那么简单!若真如马夫小哥所言,自己此行恐怕要比预想的要凶险百倍!

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已经走到了这里,岂有无功而返之理!

况且自己本身就是前来驰援少林,就是刀山,也得爬上去打它几个缺口!

“多谢小哥关心!”叶枫道声谢便径直向嵩山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