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七躺在地上,手中宝剑横在胸前,再次抵挡了黑云豹的又一攻击。

修为差距太大,她承受不住重击,被重重拍飞,伤势进一步加剧。

然而,那说要合作的人却还没上。

她艰难的扶剑站起来,顾不得擦掉嘴角鲜血,黑云豹锋利的爪子又拍了过来。

就在此处,她尝试着御水诀和凝冰诀一起用。

水,包裹住黑云豹的爪子,紧接着瞬间凝结成冰,而冰与地上的泥土融合在一起。

它猝不及防,又用力过猛,没反应过来,整个身体硬生生的倒在地上。

而兰七,也趁着这个机会,跳到它身后,宝剑狠狠的一刀斩落。

黑云豹本能避开,却没注意尾巴,长长的尾巴也被凝冰诀固定在地,随着兰七一剑斩下,它的尾巴被斩断。

“吼呜!”

黑云豹暴怒,立刻更加凶残的扑向兰七。

兰七自然知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凶险,几乎是斩断尾巴的瞬间,她便转身飞快的爬上最近的一棵树。

爬树自然难不住黑云豹,但爬到树上后,兰七利用自己幼小干瘦的优势,往树干末端跑。

黑云豹岂能不肯放过她?

奋力的穷追不舍。

但,它失去了尾巴,平衡能力大不如前,几次险些摔下去。

远处,一支幽冷的箭,对准黑云豹,就在它再次走不稳,一脚踩偏,身体,四肢迅速勾住树干,准备翻身上去时。

“咻!”

轻微的利箭劈空的声音,隐藏于落雨的沙沙声里,“噗!”

箭没入黑豹的身体,它吃痛嚎叫一声从树上跌落。

就在它的身体即将接触地面时,第二箭袭来。

它感觉到危险,想要避开,却无处借力,只能硬生生的空翻一下。

“噗!”

利箭虽未射中它的头颅,却没入它的后劲。

第三箭没有给它时间,正中头颅。

三箭下去,黑云豹失去战斗力,但并未气绝。

鲜血泊泊的往外流,很快染红了大片土地。

挂在树枝上的兰七,握紧宝剑,然后勾住树枝的双腿一松,她整个人垂直而下。

躺着的黑云豹,警惕性依旧很强,它的目光阴冷暴怒的朝兰七看去,见她竟然胆大包天的从上而下,宝剑对着它的心口。

“吼呜!”

它怒吼一声,锋利的爪子拍向空中。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锋利的爪子就要接触到兰七了。

突然,躲在树下的小老虎动了,它飞奔过来,跨过黑云豹的身体,托着兰七,稳稳落在旁边。

而宝剑,准确无误的插进黑云豹的心口。

“小仙子,不错不错,很聪明嘛。”

躲在暗处射箭的人出现,他已然不是之前所见到的样子,一身蓝色长袍,黑发被玉冠束在头上,配上精致的五官,整个人看起来,文质彬彬。

若放在兰七之前生活的地方,那就是小姐妹们的理想郎君。

不过,兰七并不在意这些,她一双怒目扫去,“你合作的诚意,太差。”

“小仙子恕罪,我擅长射击,不擅长近战,若早些出现,肯定打不过这黑云豹。”他说罢从储物袋里取出个白瓷瓶递给兰七,“这是益气丹和回血丹,算是我的补偿。”

兰七收了瓶子,却没吃,担心他耍心眼。

从储物袋里换取姜成生前留下的,各吞服了两粒。

方妙蕊见黑云豹死了,对兰七那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冲过来便警惕的盯着那名男子,“你刚才为什么出手这么晚!你要是早点出手,兰道友怎么会受伤!”

“这位小仙子,你脾气不要那么火爆,我要瞄准的呀,我的箭又不是仙器,不能自动追踪敌人的嘛,你消消气,让这位兰小仙子先调息疗伤。”

兰七懒得听她们两人争吵,早已就地打坐开始调息。

方妙蕊也希望兰七能早些恢复,便不做争辩,搬来帐篷将她罩住。

此时,刘庆义在兰七可能上岸的地方找了一遍,都没有结果。

若不是方才刘庆吉传信,说命灯还亮,他都要以为兰七已经死了。

“听说了吗,海丰城城外突然开启了个秘境,把周围所有炼气期的修士都卷进去了。”

前方走来两人,边走边交谈。

“不止如此呢,还出现一个榜,那些被吸进去的人的名字都刻在榜上,而且啊,我听说那榜还会自动排序,每个时辰的排名都不一样。”

刘庆义听到这里,立刻激动起来,他忙上前拦住走路的人,礼貌施礼道:“两位道友,打扰了,请问二位,方才说的可是海丰城?”

“就是海丰城,离此处不远,有飞行灵兽的话,半个时辰便到。”

刘庆义点点头,连连道谢,“多谢道友告知。”

“不必客气,我二人还有事,先行一步。”

“有缘再会。”刘庆义也很着急。

几乎是别了两位路人后,他立刻便唤出坐骑。

巨大的黑鸟,冲天而起,一个时辰后,他来到海丰城城外。

海丰城是沿海大城,进出需要交纳灵石,不过对于他而言,进城肯定是进得起的。

但还未进城,他便看到了那块巨大的石碑,在石碑周围,围了许多修士,他们与相熟的人,激烈的讨论着什么。

“这相如明我知道,城主家的小儿子,天资聪颖,是金土双灵根,小小年纪就已经是练气后期了。”

“师父,你看,那是师弟,他的名次比刚才升了两位!”

“掌柜的,我看到大小姐了,你看,第一百三十九名。”

刘庆义往里挤了挤,在石碑上搜寻。

巨大的石碑,刻着不下二百人,却找不到一个姓景的。

秘境内,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息,兰七的伤势恢复了许多,但并未痊愈,不过时间不等人,她不想在此虚度。

见她睁开眼睛,早已分好黑云豹的方妙蕊进来,关切问:“兰道友,你怎么样?”

“无妨。”她起身,捡起地上的剑,走出帐篷。

“这是我帮你分的黑云豹,内丹给谭风了,其他全部归你,我没出力,不参与你们分东西。”她颇有自知之明的道。

“小仙子调息好了呀,方才忘了做自我介绍,我叫谭风,来自海丰城,这位方仙子已介绍了自己的身份,她说你叫兰七,可是兰家的?”

兰七摇摇头,“我姓景。”

“景兰七,名字真好听。”谭风点评道。

几乎是景兰七这三个字出口后,巨大的石碑上,兰七两字前多了个景字。

刘庆义目光充血的盯着那三个字,满面激动。

景兰七,第一百一十三名。

下一刻,名次再动。

景兰七,第五十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