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垂落的水被收走,兰七仔细看了几眼手里的盒子,发现它并无什么特别之处。

尤其是被火熔得面目全非,只能在其中一面看到半个字,就是那半个字也是模糊不清,全凭猜测。

“玉?”谭风皱着眉头道。

“我看不是。”方妙蕊摇摇头,颇为不赞同,“我看是个王字。”

“管它是什么,好用就完事。”萧风逸浑厚的嗓音结束了这场猜测,“阳诗云也逃了,咱们还是赶紧走吧,我都还……”

一个还字还未说完,突然便有股拉扯之力出现,瞬间将他们扯向天空。

“怎……”

兰七最后听到这个字,便眼前一黑,陷入漫长的黑暗。

海丰城,石碑之下数道白光升起,一个个练气小弟子出现,原本吵杂的石碑之下瞬间鸦雀无声。

刚出来的人看到密密麻麻的人愣住了,而原先便聚集在此处的人见突然冒出一群人,也都懵了下。

不过只是短暂的安静,待所有人反应过来,一轮更加激烈的讨论开始。

“阳诗云小仙子是哪位!”

“师兄!师兄!这边。”

萧风逸刚出现便听到自家小师妹的声音,顿时伸手挠了挠后脑勺,憨憨的咧嘴一笑,“师妹,你怎么在这里?”

他说着话朝师妹走去,剩下其他人也都开始寻找相熟的人。

“儿子,您可以啊,竟然排前十!”谭风的父亲第一眼便看到自己的儿子,走过来便拍拍儿子的肩膀,满脸笑容。

谭风都懵了,“什么前十?”

“你看。”谭父指了指前方高耸入云的巨大石碑,“你看,你和风逸都前十。”

谭风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名字,然后不自觉的摸了摸储物袋,觉得头疼不已,他没得什么宝贝啊!

怎么就是前十了?

粗略的扫了眼石碑,发现人名还不少!

这个排名,让他摸不着头脑。

方妙蕊也看到自己的排名了,她发现自己这个菜鸟竟然排在第十,立刻不敢相信的揉揉眼睛,然后再看,依旧是第十。

“道友。”她拉住旁边的修士问,“第十名叫什么名字?”

被他拉住的修士后退一步,怜悯的看着她,一副卿本佳人奈何不识字的神情,不过还是礼貌的回道:“方妙蕊。”

听到自己的名字,她脸色瞬变,一面说着道谢的话一面找熟悉的人,她现在迫切的想要交流解惑。

然而回身四顾,却发现身边已经没有熟悉的人,兰七呢?

她在人群中搜寻,一遍又一遍,依旧没发现,她甚至都看到了得意洋洋的阳诗云。

拿了火灵珠的阳诗云此时正被一群人包围着,那些人争抢着要收她为徒,似乎感受到了方妙蕊的目光,她转头看来,很是傲气的白了方妙蕊一眼。

气得方妙蕊恨不得冲过去跟她干一架,奈何兰七不在,她打不过,只能忍下。

此时,苍穹之上,一艘飞得最高隐藏在云层中的飞舟停了很久。

突然,船舱的门打开了,是首次打开,几乎是打开的瞬间,许多强者便感应到了,“天衡宗的人出来了!!”

不知谁大喊一声,所有人,不管是失意的,还是得意的,都不由自主的仰头看去。

天衡宗,太清界六大派之首,泰山北斗四个字都不足以形容这个门派的地位,在过去的数百年时光里,太清界流传着一句话——天衡宗的王朝时代。

一个门派,强到成为时代的代表,可见其他门派是多么的黯然失色。

阳诗云也忍不住仰头,满心期望着能加入天衡宗。

她觉得自己可以,虽然她是火土双灵根,但她现在有火灵珠!拥有火灵珠后,修炼速度甚至会超过单灵根!

所有人都在猜想天衡宗要收谁为徒弟,是不是第二名的阳诗云……

第二名?

这时好些人从方才的激动中回过神来,是了,第二名已经出现,那么第一名呢?

不由得,绝大部分人都伸长了脖子看向石碑,却发现石碑上第一的位置空空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