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梦回答“老师,我没有父母。”

老高一愣“那你对得起把你养大的亲人吗?”

“老师,我孤儿,没人养我,我从小就自力更生,打工挣钱上学。”

“你···”

老高被堵的说不出来话“那也不能上课睡觉,上个大学多不容易,你还不珍惜。”

“老师,你教的这些,我都背下来了。”

老高冷笑“我见过吹牛的,没见过你这样睁着眼吹牛的。”

“不信您考考我啊。”

老高还不信邪,随手往后翻了翻课本“来,你说三电平逆变器原理。”

这些都是后面的知识点,老师还没教到那里。

丁梦嘴角一瞥,开口“普改了到得量质形波,半一到压电流直来原与当相值压电的受承件器关开个每,著显点优路平电两来原比相····”

“你等等,你这是说的什么玩意?”老高皱着眉看着丁梦。

“倒背如流啊。”丁梦挑眉,一说完,教室哄堂大笑。

老高急忙看书,书上的确实这么写的,她真的按照原文背下来了,还倒背如流?

“你认真背我听听。”

丁梦无奈,只好拿出看家本事“三电平逆变器主电路现在采用的是比较实用的二极管中点嵌位电路,通过一对中点箱位二极管分别与上下桥臂串联的二极管相联,将功率开关器件GIBTQ:~Ql:分别串联,二极管D:~D.用于嵌位电平,C:,C:均衡直流侧电压(C=IC:),并按一定的开关顺序逻辑控制产生三种相电压电平E二/2、O、一E二/2,在输出端合成正弦波。相比原来两电平电路优点显著:每个开关器件承受的电压值相当与原来直流电压的一半,波形质量得到了改普?。”

一个字不差,跟书上一模一样,老高简直都愣了,她一个转学生,能这么快把后面都学会了,也是个本事,况且她并不知道自己要抽查哪一个问题,最主要的是,现在当代的学生,能像这个女孩子这样倒背如流的,确实不多。

他摆了摆手“行了你坐下吧,上课不允许睡觉,你注意了。”说着转过身去上自己的课去了。

权泉急忙在身后摆手拍了下丁梦“可以啊,姑奶奶,你这本事,牛了,你是不是晚上回去熬夜看书了,我还是头回看见老高能让人堵的话都说不出来。”

丁梦眯瞪着眼“老娘困死了,你在啰嗦,信不信我把你踢出去。”

权泉急忙缩回手“您休息,您快睡。”

丁梦闭着眼继续趴在桌子上睡觉,幸好昨晚宋清远让自己看了这本书,弄来弄去这是老高的专业课知识。

她还得感谢宋清远昨晚挑这本书。

丁梦这一战成名,大家一下午就把丁梦倒背书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的,院系里都在聊,说转校生来了个女学霸,老高第一堂课,就把老高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几十年没见老高对哪个学生这么低声下气的。

而且,不只是院系在传,就连老师办公室里,老高也在满意的跟同事聊,手里拿着保温杯,得意的开口“这小姑娘,不得了。”

同事们陪脸笑着,谁都知道老高是下一任院系院长的候选人,没人会得罪他。

丁梦睡了一下午,精力充沛的熬到了放学。

权泉在她身后,拍了拍她的肩膀“姑奶奶,你真牛,一睡一下午。”

丁梦拍拍肩膀“小意思。”

“今天吃什么,我安排人帮我们留好。”

“晚上不吃饭,你吃吧,我去图书馆。”

权泉揉着耳朵“好家伙,这学习还上瘾吗?”

丁梦临走前要走了权泉的学生证,进图书馆不再有阻拦,她让老罗找了下关于空巢建筑的一些资料书,老罗已经把相关的书籍名称发了过来,宋清远要助理很简单,但是遇到她这样的助理,千载难逢,毕竟,丁梦的身后,可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队,一个能从全世界调动来的团队。

丁梦几个楼层跑了一遍,抱了一堆书去六楼,宋清远还在早上坐的位置上,似乎没离开一样。

他的设计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一,计算部分基本快结束了,后面审核比较复杂,比较麻烦,有丁梦的辅助,能减少很多工作量。

丁梦抱着一堆书坐在他对面。

他抬起头“听说下午把老高怼了。”

丁梦挑眉,消息来的还挺快的。

他边看书边开口“老高是下一任院长,你给他留点面子。”

她点点头“我下次注意。”

他放下手里的书,看着丁梦“我一直好奇,你为什么会换学校。”

丁梦一愣,有些心虚,立马开始找借口,“我当时觉得离家远,就换一个离家近的。”

“能把大学说换就换的家庭可是不多见。”

“我们家很普通的,我还是打工挣钱上学呢。”

“你的家庭一栏是空白。”

“那可能是我忘记写了。”丁梦皱眉回复着,比起应付老师,眼前这位更难应付。

“权泉跟你说了吗,我需要一个助理。”

“说了。”

宋清远看着丁梦“当助理可能会影响你的学业,但目前以你的能力来看,考试应该不是太大的问题。”

“你是在问我同不同意当你的助理?”

宋清远点头“没什么大钱可以挣,每个月会有一千五的补贴。”

丁梦揉了揉下巴“那个,除此之外,我能不能多提一个条件?”

宋清远沉默片刻,开口“你说。”

“我可不可以换宿舍啊,我不想跟眼镜女住在一起。”

宋清远一愣,蒋晓美有这么讨人厌吗,微微皱眉,开口“暂时还不能给你换宿舍,学校寝室都是预先留好的,招收人数也是提前定好的,眼下没有多余的寝室,所以你暂时只能先跟她住在一起,等有退学退宿舍的,我在帮你调。”

丁梦两手捂着脸“还得等啊,你知道吗,她简直是非人类,晚上那么晚睡,早上那么早起,很影响我睡眠的。”

丁梦又开始嘟囔她的生活了,宋清远被她逗笑了,下意识的别开脸,收拾不住的笑容在他脸上绽开,开心的像个刚恋爱的小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