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跟着宋清远去了外面餐厅吃饭,网红店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热闹,光排队就排了半个多小时,还好自己提前打电话预约了,不然现在可能连桌子角都摸不上。

丁梦有些开心的看着人流涌动的餐厅,他们运气不错,进来的时候刚好靠窗位置的客人起身离开,服务生很周到的整理好桌面,甚至换上了新的沙发套,整个环境像是法国茉莉餐厅的标准。

不知道是模仿的还是新创的,这种装修风格还是让人眼前一亮的。

宋清远为她倒满热水“最近几天我要去现场勘查,你有事给我发微信。”

他很少会接到案子需要自己亲自出马的,一旦亲自出马的案子一般都是**的案子,微微皱眉看着他“元明那边的案子也快要竞标了吧。”

宋清远点了点头,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喉咙,他长相英俊,在这种网红餐厅引来不少目光驻足,上身白衬衣看不出是哪里定制的,显得洁白儒雅。

“最近他会频繁的来我办公室,你避开点。”

丁梦自然知道他什么意思,如果一旦竞标进入关键时期,他们免不了针锋相对,宋清远的工作只是设计,而元明要考虑的东西太多,会不断的要求宋清远修改设计,但是改来改去,还都会回到原来的主题,她很清楚元明的脾气也不是一般的大,认识元明的都知道,一旦他发起脾气来,整个公司都能掀了。

或许,元明的好脾气都只留给她丁梦一个人了。

宋清远不想让丁梦看到这么繁杂的一面,但是他也忘记了,元明会在丁梦面前收敛很多,对他的工作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餐厅把他们点的午饭一盘一盘端上来的时候,丁梦还是有些失落的,无非都是仿照其他地方的样式制作出来的菜品,国内的很多元素都是跟风仿造,并没有新意,品尝了两口便放下了筷子,微微皱眉,看来以后不能全看网上的评论了。

这菜品还真是不如他们公司的厨师手艺。

宋清远看的出来她胃口不好,给她拨了两个大虾“设计图纸准备的怎么样了?”

她拿出手机,把图纸稿件打开递给他看,他擦了擦手接过手机,大概看了一眼,微微一笑“好像在哪见过类似的设计。”

丁梦挑眉,她做的没这么明显吧,他竟然一眼看出来了,这些设计都是结合国外的一些装修案例拼出来的,她认为在初赛的时候不需要太用心,毕竟很多好的设计理念总是要留到决赛的时候用。

她拼接的这些概念装修草案在网上不多见,有些都是国外大学图书馆的设计原稿,当时她跟元明一起在图书馆看书的时候,元明的教授亲自给他的,她闲着无聊就随手翻了翻,毕竟过目不忘的这个本事也不是随口说说的,现在需要这些设计的时候,第一时间段就想到这些,所以拿出来应急。

丁梦很清楚,元明教授的那些设计原稿是不能拿出来的,毕竟有很多缺陷,一个优秀的设计师是不会拿出不成形的作品,所以她大胆的套用了他的一些理念。

没想到的是,宋清远竟然一眼看穿。

他能看的穿,那些评委是不是能一眼看穿就是个问题了,毕竟那些评委也都是这几年才有些名气的,程度应该还达不到像宋清远这种境地。

似乎抱着侥幸心理,如果事情进展不顺利,在想其他办法,而且,丁梦的眼光一般不会错,国内设计师不会跟他一样,拥有一眼望穿的本事。

想到这里,也就收了心,放下筷子准备结账离开。

回到公司,所谓一报还一报的结果来了。

那些被奇莫抢走的客户,一个一个的拿着设计草稿站在门口等着他们下午上班,丁梦一进办公室立马被一群人围了起来。

“小姑娘,你们公司几点上班呀。”

“我们已经在着等了一个多小时了”

“王设计今天来吗?”

“对呀,楚设计师今天是不是在公司?”

她一愣,看到了当时聊天的大姨,那大姨立马从人群里挤进来“小姑娘,我就知道是你,你快带我找找刘设计师,我的房子不给那家设计公司了,我要让刘设计帮我装修。”

丁梦职业化的笑容展现在脸上“大姨,您原先不是定了奇莫家吗,怎么突然回来找我们了,不是都签约了吗?”

那大姨一脸无奈,“别提了,那家都是骗子,跟我们说总共要二十万装修费,结果地面还没铺完就又要钱,说他们都是按照合同来的。我们哪里懂什么合同,摆明就是坑人嘛。”

丁梦嘴角带着笑,“行,你们大家跟我去会议室吧。”

丁梦带着人送到会议室,让其他秘书安排了热水送了过来,顺带吩咐几个秘书陪着,一只手拿着手机速度在公司部门群里打字留言。

各个设计师陆续来公司上班,看到这一办公室人,瞬间蒙蔽了。

丁梦一个一个安排到小会议室,做好这一切,顺带让人收拾了大会议室,这才放心的回到自己座位上。

朱清从办公室出来,抬了抬下巴,丁梦跟着起身随她一起进了办公室。

朱清坐在办公椅上,饶有兴致的看着丁梦,也是微微不解“说吧,怎么做到的?”

丁梦洋装不懂,想引到别的话题上,只听见朱清打断她的思路“我知道肯定是你在背后做了什么。”

这件事,丁梦确实背后做了手脚,这肯定是没问题的,她微微一笑,“很简单,我先是挨家挨户的找人问清楚为什么换装修公司,等打听好了,了解事情的缘由之后,给他们建立了一个小群,没事就在里面发发红包,甚至告诉他们一些装修的报价,于是他们就会对比,人心总是在比较中患得患失。”

朱清还是不理解“就算是价格,也不至于他们集体跑回来找我们。”

“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把稻草是在奇莫那边。”

朱清挑眉?一脸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