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元明好奇,就连罗质也很想知道自己的姐姐为什么会为一个小女孩工作,而且工作了这么多年。

罗家生了两个孩子,一个是罗秘书,今天三十五了,一个是罗质,今年二十七,两个人相差八岁,平时很少交流,每次聊天,罗秘书都像是一个长母一样教育罗质,罗质既害怕又反感自己的姐姐,直到十五年前,自己的姐姐突然消失好几年,他才对姐姐有了思念的感觉,他也一度后悔过,当年如果多听姐姐的话,姐姐说不定不会离开家这么多年。

在后来就是姐姐突然的出现,并给了自己一封信,里面有元明的照片,以及一张机票和一张存折。

他并没有多想,收拾了下自己的东西就出国了,从那之后,就一直跟着元明,一方面他也想找姐姐究竟在做什么,如果是被人挟持,又怎么可能给他钱和飞机票,如果没有被挟持,又是跟着什么团队工作以至于连家都不回。

罗质皱眉的片刻,回应元明“目前连我姐姐的身份都确立不准,我曾经派人跟踪过,但是她似乎很快发现别人在跟踪她,并且很快她能甩掉跟踪自己的人,我尝试过无数次,都失败了。”

这件事,元明是知道的,那个罗秘书可不是一般的人,想到这里也不再为难罗质“如果她联系你,你在告诉我。”

罗质知道罗秘书来青岛,很诧异,她不是那种没目的乱跑的人,而且,现在眼前的局势并不是必须要她亲自出马的时候,以这么多年自己对她的了解,最近一定会发生什么大事。

他心里有些不安,同时又期待她联系自己。

罗质从别墅出来,司机立马上前“罗先生,史小姐已经送回去了。”

他点点头,坐上车,司机透过反光镜恭敬的开口“您今晚去哪里?”

“私人酒吧。”

他平时下班就喜欢去那坐会,喝两杯,跟酒保聊聊天,因为他的工作太沉闷无趣了,身为一个男人,把工作当成自己的全部,没有精力过普通人的生活,没有异性朋友,甚至连看都不想看一眼的男人,跟单身黄金汉一样,孤独着。

酒吧的人不多,很清静,音乐也很温柔,他照旧坐在最靠边的位置,酒保是个短发的女生,似乎对罗质很熟悉,看见他来,眼里透漏出来的开心是掩饰不住的,她很迅速的为罗质准备了一杯鸡尾酒送到他面前。

罗质闻了闻味道,依旧是熟悉的味道,很舒服,嘴角带着笑容,两边的酒窝瞬间呈现在脸上“小乐,你这手艺,确实不错。”

那个叫做小乐的女孩子开心的笑着,阳光般的面容展现在他面前,有片刻的失神,忽而清醒过来,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对一个小女孩动了心思,按照小乐的模样看,最多也就十八九。

正低头苦笑着,思索自己最近是不是压力太大了,一道清晰而熟悉的女性声音在耳边炸开“给我来一杯一样的。”

他震惊的抬起头看着身边的女人,精致的面容下带着一副大墨镜,身材出众,面容姣好,这是···

罗秘书嘴角带着笑看着自己的弟弟“帅哥,一起喝一杯。”

罗质还在震惊中久久没有回神,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罗秘书,快十年了,她似乎一直在躲着自己,卡在喉咙里的很多话很多疑问,在此时,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眼里竟然多了几分难过,难过的是,自己的亲姐姐,这么多年,就如同消失了一样,她过的好不好,没人知道。

几番波动,眼里的目光从委屈到难过在到生气,回过头去不再看她。

罗秘书想过无数次见到他会是什么表情,也猜到了他今天的反应,虽然没有陪在他身边,但是他变得很优秀,比当年更优秀,嘴角带着笑低声开口“不要在去查丁梦。”

她收起笑容,很认真的开口“丁梦的身份你们查不到的。”

罗质冷眼看着她“这就是你十年来不闻不问,见到我说的第一句话?”

罗秘书没有任何的自责,如果不是这种方式,他又怎么可能像现在这样优秀,她从来不后悔自己做的每个决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你也有自己的人生,难道,你还想着让我对你的人生负责吗?”

罗质突然觉得眼前的姐姐有些陌生,那个经常对着自己笑的女人不见了,反而在眼前的是一个冷漠刻薄的陌生人。

他忽然对自己苦笑,这是在期待什么,还是说自己太过于稚嫩,这么多年过去了,谁都会变,自己都变了,更何况她。

一饮而尽杯子里的酒,看一眼身边的女人“你找我就是为了这件事?”

罗秘书来青岛的第一件事其实就是见罗质,只是他并不知道她已经见过自己,如今他为元明做事,多少还是知道些分寸,毕竟元明的身份不一般,丁家人还是有些忌惮的,想到这里转过身认真看着罗质“我现在做的事情,一部分是在保护你,还有一部分是在完成我的愿望,我铺了这么多年的局,就要开始了,我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不要参与。”

罗质皱眉,眼里多了几分凝重,他能感觉的到她现在的认真程度,如果真是为了什么计划,那么她究竟在谋划什么事。

正要开口,罗秘书一饮而尽,笑着看着自己的弟弟,伸手在他头上抚摸了一下,就像小时候,伸手摸摸他的小脑袋一样,那种宠溺的样子,让罗质回忆起了小时候,或许酒精作祟或许是真的喝醉了,不过几秒,他就扑通一声倒在了桌子上。

罗秘书皱眉收起了手,手指间那根细长的针上带着些许的麻醉药。

她摘下眼镜,看着熟睡的罗质,他长大了,可以帮自己分担了,但是她不希望丁家人找到罗质,所以,她才处心积虑的把罗质送到元明身边。

毕竟丁家,不敢轻易动元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