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战前计划

孙正佳站在国兴新月世纪大酒店48层他办公室的窗边,俯瞰着已经焕然一新,一切就绪,准备开门迎客的乐园。

他注意到,乐园内的员工已经换上了崭新的制服,即将分布于园区各主要交通道口的卡通生物,正在大酒店门前的广场上进行最后的集训,远处,有飞鹤叼着开园庆典的长长条幅在园区内来回飞舞。

他的办公桌前坐着雷升,瑞晴专门派来接洽的防卫人员。自从国兴在游乐园的力量被瑞晴打击了一次,剩下的全部收缩回了阆苑之后,孙正佳就彻底撕下伪装,与瑞晴公开来往了。

自从孙正欢死后,一股怒火始终充溢在孙正佳的心中,哪怕母亲的到来,也没有稍稍消减。他不愿意杀正欢,可以说孙正欢是除了母亲以外,他最不想杀的人了,但是他不得不杀了他。

使他背上骨肉相残的恶名,把他逼到这等境地的人,正是那个坐在国兴48层办公室里,道貌岸然,死死赖在位子上,坚决不愿意挪开的人,如果他能早一点退位,他孙正佳何以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所谓虎毒还不食子,孙永庆这是想把他的儿子一个个的都逼死啊!那么就如你所愿,如果孙正好再死了,看你孙永庆怎么办?你继续赖着就是,大不了劳资也死,让你孤家寡人自己和自己玩去。

好在杀了孙正欢以后,就像是迈过了一道心理门槛,他原本和孙正好就不是特别亲,对于杀了正好倒是一点心理障碍也没有。

“我们的建议是,具体的行动分三块,来新月的人由你负责在园区内解决,我们会提供一批变身枪手给你,至于我们,一个负责园区外堵截逃出园区的人,另一个是在阆苑市的配合行动。”雷升说道。

雷升一进入防卫组,就被方晋委任负责与孙正佳的协调、联络工作,似乎很重要,其实是彻底被边缘化了。

方晋对蒋旭的心思摸得很透,蒋旭既想让雷升监控方晋,又对雷升不太放心,这种心态下,雷升是别想有什么发挥余地的。

雷升自己对调到方晋手下,腻味至极,可没办法,所谓人在屋檐下,蒋旭给了他一顶帽子,他不能过于不识抬举,结果他也看得出来,别说瑞晴那边,就是这傀儡一般的孙家小少爷,对自己也不待见。

“我就知道,方晋就是个没卵子的,园区内的自己解决,劳资要你们瑞晴做什么?劳资自己就把事情办了,还得承你们的情,尽特么打得好算盘。”孙正佳不满地摇着头。

“要知道,孙正好未必就会来乐园,他和你父亲过来的可能性在五五开,如果孙正好留在阆苑,我们在阆苑也得保留足够的力量,才能确保达到你的目的。”雷升说道。

“如果孙正好留在阆苑市,小七绝对会随着我爸爸来新月,你们哪里需要什么足够的力量,尽特么危言耸听。”孙正佳不屑地说道。

“小七?孙总说的是不是你父亲的那位贴身保镖?”雷升扬了扬眉毛。

“是的。”孙正佳点了点头,露出心有余悸的神情。“这个人很恐怖,好在你们这次还不用与他打交道。”

“就这样吧,我也知道和你谈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如果我在园区内就把一切都解决了,那我对你们瑞晴的所有承诺也会自然失效。”孙正佳平淡地说了一句,又掉过头继续看向窗外。

“孙总,这可不成啊,既便在园区内,我们也是提供了大量的变身枪手,没有我们的支持,你在园区内根本无法作为。”雷升变了脸色。

“你们的变身枪手有毛用,送给我我还懒得要,我给你看看,什么叫做变身枪手。”孙正佳说着话,打了一个响指,就见写字台的后面出现了两杆乌黑的长枪,枪口直指雷升。

“孙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雷升的脸色变了。

“没什么意思?只是让你知道,就这两杆枪,比你那什么变身枪手如何?”孙正佳冷冷一笑。

阆苑市瑞晴大厦,方晋正在对梁亮面授机宜。

“必须要把小七和孙永庆分开,只有分开,让小七落单,才有击毙他的可能,否则,他只要和孙永庆在一起,孙永庆的防卫力量也就无形中成了小七的防卫力量,对我们干掉小七,非常不利。”

“为了达成这一步,就必须在袭击孙永庆的时候,摆明主攻小七的态势,给孙永庆留下足够逃脱的余地,你明白吗?”

“第一波进攻,以枪手为主,但是枪手的目标必须是小七,安排一个变身者绊住小七,让孙永庆带着他的其他防卫力量逃跑,反正他也不是我们的首要目标。”

“小七留下来之后,第二波进攻立刻安排变身者上去,我给你派了七个变身者,到时候,上官兄弟也会协助你们,应该可以万无一失。”

“雷升是第三波,如果小七逃出了游乐园,他会在园外再进行刺杀。我到时候负责最后一波,如果你们这样都杀不掉小七,我和钱柏会在阆苑市外进行最后堵截。”方晋杀气腾腾地说道。

“这样的话,我们的力量都在孙永庆、小七这边,孙正好那里……”梁亮是知道孙正佳要求的,不禁对方晋的安排有些忧虑。

“不用担心,只要杀了小七,这次行动就取得了圆满的胜利,你要记住,我们是瑞晴的人,和那个疯子半点关系也没有,只是利用他提供的机会,完成我们自己的目标,”方晋不在意地说道。

“至于孙正好那里,我会安排变身枪手进行一次袭击,到处都在打,他那里太平静了也不好。”

就在这时,方晋的手机响动了,他拿起手机听了一会,脸色一动,看向梁亮。

“把游乐园的地图再拿出来看看。”

“孙永庆决定去新月了。”他看见梁亮一副茫然的神情,忍不住对他说道。

随着林元平手下“喀吧”一声脆响,国兴办公室的一位文员脑袋不正常的扭曲向身后,手里的手机掉在了桌上。

这已是小七负责防卫组工作以来,找到的第五个瑞晴的谍子了,效率之高,连林元平也不禁咂舌,只是,这小七也不知是什么怪毛病,一定要几个组长其中的一位到场负责杀人的事儿,今天轮到林元平。

“你干嘛把老板去新月的事儿,叫这谍子发出去?”对杀人,林元平没什么介意的,但是他对小七将老板的行踪有意透露给瑞晴,大惑不解。

“两个原因,第一,这样短期内瑞晴就会以为这个谍子依旧在起作用,不会给我们添新的麻烦,第二,让他们提前做好准备,只有他们准备的越充分,我们才有机会获得大的战果。”

小七倒也毫不隐瞒。

“可……”林元平依旧不大弄的明白。

“其他几个人有什么反应?”小七问道。

小七接任以后,在整个国兴公司进行了一次大的排查,他把所有与瑞晴有过接触的人列了一张表,然后按图索骥,手段也很简单,装作无意中透露一点重要的消息出去,然后进行监控。

一旦发现有私自向外传递这些信息的,一律立即清除。不过,国兴公司里与瑞晴有过接触的人太多了,整个祖星就这两家生化公司,所有这个专业毕业的学生,总免不了在这两家公司之间徘徊。

而防卫系统力量也有限,只能一批一批的进行,小七问的则是另一批人员的情况。

“正常,还没发现有什么反应。”林元平回答。

“这种方法也就开始有效,杀得人一多,谍子全得潜伏起来,所以清除这些东西,是个长期的过程。”小七摇了摇头,他和林元平一起返回第9层。

国兴的防卫部门都集中在第九层,这和瑞晴除了内审组在负三层,其他都在第九层极为相似,小七发现,不仅是大楼的格局,就连各事业部所在楼层,瑞晴和国兴也极为相似。

这不禁越来越证实了他的一个猜想,那就是瑞晴与国兴过去应该都是商盟建立的,有没有发生像郭先生说的,彻底捣毁一家公司,重新另建一个的事情,还真的说不清楚。

不过就小七来看,如果有,那一定就是国兴,不仅是国兴的负十层抛尸口与瑞晴相比有了改造,更重要的是,他感觉国兴的大楼似乎比瑞晴的还要新上一些。

孙永庆叫小七负责防卫组的工作,小七虽然住的还是老地方,但在九层终于有了自己的办公室,他回到九层,先去监控室查看了一下监控情况,然后叫了防卫组副组长崔凯旋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他得和崔凯旋商量一下大楼的安保工作,在小七看来,大楼的安保力量还是太少了。

两人说了没几句话,孙永庆的电话下来了,叫小七上去一趟,小七想到刚好有一份增加安保力量的报告要孙永庆批字,就拿了报告上去48层。

他循着老习惯按了孙永庆的专用电梯。岂料一开门,唐英站在里面。

小七对这女人心里有些发怵,自从知道黑水死在他手上,唐英就像他老爷子也是给小七杀了似的,对他就没有过好脸色,一副仇深似海的表情。

“你如果知道你叔叔也是死在我手里,怕不是立刻就要和我拼命?”小七心道。他倒不是怕唐英找他拼命,但女人打架,拉拉扯扯的,不好看倒是真的。

不过今天唐英的表情倒还正常,看见小七,竟向他笑了一笑,只是那笑容勉强得很,比哭好看不了多少。

“小七,永庆要去新月,你怎么看?”唐英问道。

“老板的决定,我们这些手下,哪里能有什么看法。”小七回答。

“我看永庆现在只能听得进去你的意见,你能不能劝劝他?他和正佳毕竟是父子,虽然正佳许多事做得出格,但父亲终归是父亲,怎么能和自己的孩子去计较呢?”唐英委婉地说道。

小七连连点头。心中却道,这种乌七八糟的家务事,打死他也不会掺和。

“我也不想你做其他的工作,这次游乐园开业,你能不能叫永庆不要去新月,正佳摆明了要和他斗气,永庆就让一步有什么大不了?”

电梯门打开了,但唐英依旧在说着,像是浑然忘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小七按着暂停键,示意她离开电梯,自己随着她走了出来。

“你的意见我也觉得有道理,但老板不去,正好就要过去,到时候……”小七注意着唐英的表情。

“你这话我就听不懂了,为什么永庆不去,正好就一定要去?那个游乐园就给了正佳又怎么样?父子兄弟,值得这样计较吗?”唐英眉毛竖了起来,小七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

“我会尽量和老板说说,作为我们保镖,也不希望老板涉险。”小七微笑着说道。

“就是这样啊。”唐英两个巴掌用力一拍。

小七、唐英走进孙正好的办公室,却见公司副总栾维正在孙永庆的办公室,见唐英走了进来,孙永庆的脸色有些不自然。

“阿英,你怎么来了?”孙永庆问道。

“我前世也不知作了什么孽,天天为你们父子操心,永庆,你难道就不能不去新月吗?小佳那个游乐园用了公司多少钱,我替你补上,你就不能放了他一马?”唐英说着话,眼泪就流了下来。

“阿英,你这是做什么?我这里还有事情,有什么下班再说好不好?”孙永庆急忙走到唐英身边,想把她送出办公室。

“有事?有什么事比你们父子关系,比我们家更重要?永庆,我和你说句实话,我们唐家没人了,我在这个世上就你和小佳两个亲人,你们能不能可怜可怜我,别闹了,好不好?”唐英痛哭起来。

“阿英,你这是做什么?有话好好说,动不动地哭什么?”孙永庆急忙将唐英扶去沙发上坐了下来,又吩咐秘书用热水绞了毛巾进来给唐英擦脸,自己泡了杯茶递到唐英手上。

“阿英,小佳是我儿子,我怎么会和他计较?他既然发了邀请函过来,我当然要去,不仅仅是作为国兴的董事长,更是作为他的父亲,他这样一直躲在新月总不是一回事吧?将来怎么办?”

孙永庆娓娓地开导着唐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