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胖子就一打工仔,哪里知道公司老板的那些事情,你问我算是问错人了。”秦胖子眨着眼晴,一副懵懂的表情。“不过,咱星光公司财大气粗,应该不会短了你那点材料款吧。”

“还以为你什么都知道呢?原来也是个傻瓜。”宋梅摆出一副鄙视的样子匆匆地进了电梯,胖子摸着下巴,皱眉沉思。

赵一缓缓走到了他的身边。

“你说,小七这前妻跑来星光有什么目的?”秦胖子扭头看向他。

“反正没好事,以我的脾气,杀了最干脆。”赵一阴沉着脸。

“唉,最讨厌你们这些人,动不动就是打打杀杀的,人活一世容易吗?哪个死鬼不冤屈,不行,这事我得和小七说说。”秦胖子嘀咕着走开了。

“潘总,W物质的价值,萧主任和你说了吧。”雨霁市一处闹市的二楼阳台上,小七和潘又芝坐在花花绿绿的太阳伞下面,喝着饮料,貌似正在闲聊。

“我知道了,秦胖子想要用0号试验品换股份,我们真实教愿意出让3个百分点。”潘又芝淡淡地说道。

“是个公平的数字,但是我想要的更多一点。”小七呷着饮料看向远方,潘又芝坐在他对面瞪大了眼睛。

“不可能,我们为星光公司提供安全保护,30%曾经是我们的底线,因为每一方相应让步,我们才愿意让出3%,真实教不会做出更多的让步。”潘又芝声音变得大了些。

“你看看这个,我有消息渠道,瑞晴公司将向真理教提供这种怪物,你应该不陌生吧。”小七将手机递到潘又芝身前,手机屏幕上正在播放着蟹蛛怪战斗的场景。

潘又芝腾地瞪大了眼睛,她看看屏幕,接着不可置信地看向小七。

“你知道他们会用什么渠道供应进来?”

“什么渠道并不重要,白兰市到阆苑市的货运班机现在已经一天三班了,你们不也在购进瑞晴的最佳男伴,两个最佳男伴的空间就是一个蟹蛛怪,你们还没有那个本事封锁整个宏图国空域吧?”

小七淡淡地说道。

“你和我说这些什么意思?”潘又芝将手机推还小七。

“我们可以开发出与这些蟹蛛怪同等战斗力的武器,并且提供给你们,前提是你们必须在股份上做出更大的让步。”小七说道。

“这是我们作为星光公司股东应该享有的权利!”潘又芝顿时愤怒起来。

“0号试验品现在还不归星光公司所有,即便属于星光公司,还需要国兴的科研力量进行研发,我们无所谓,研究的课题有很多,从利润方面考虑,研究这东西不是我们的首选。”小七随意地说道。

“你……”潘又芝瞪视着小七。

“你可以向上面汇报一下,预测一下一旦真理教配备了这种武器,会多久统一宏图国,一旦你们完蛋了,别说30%,就是100%有意义吗?”小七冲着潘又芝微微一笑。

“你们的条件是什么?”潘又芝问道。

“股份总比例不超过5%。”小七语气森冷。

“这……这不可能,你这是讹诈!”潘又芝一失手,打掉了自己桌前的杯子,她惊愕地看着小七,万万料不到他嘴里说出的数字。

“5%够多了,没有真实教,星光公司照样可以生存,但是没有星光公司,没有星光公司为你们服务,真实教会很快完蛋。”

“你们不应该把眼光盯在星光公司的股份上,而是应该盯在该怎么统一宏图国上,如果你们统一了宏图国,星光公司只要在宏图国开业,占有多少股份,还不是你们说了算?”

“现在要那些股份做什么?来点变身战士才更现实吧。”小七笑眯眯地说道。潘又芝经过了一阵惊愕,居然觉得小七说得好像有那么点道理,可是又不甘心就此被小七说服了。

“可是,我们为星光公司提供了安全保护。”潘又芝咬牙切齿地说道。

“安全保护?你在开什么玩笑?”小七愕然看向潘又芝。“就这周围,我识别出来的真理教和瑞晴公司的探子就有六七个,你居然说为我们提供安全保护?”

“老实说,这雨霁市简直是我见过最混乱的地方了,如果不是担心实验室的安全,我早回晴天国了。”小七说道。

“他们……他们都在哪儿?”潘又芝大惊失色。

“你杯子倒下的时候没有注意四周的动静?看见西边那个男人了吗?一个人坐在那里的那位,如果他不是你的倾慕者,那必定就是真理教的谍子。”小七笑着说道。

“你……”潘又芝脸色一红,匆匆将取下的黑袍头巾又罩在头上。

宏图国是一个男女大防严格的国家,虽然是为了公务,但是被陌生男子频频注视,对未婚女人来说,依旧是一种严重的不敬。

“你这么漂亮,这身黑袍不适合你。”小七实在忍不住了,潘又芝挺漂亮一姑娘裹在黑袍里,实在是糟蹋了。

“还有谁?”潘又芝露出黑袍的双眼狠狠瞪了他一眼问道。

“我又不是专门来替你们抓谍子的,你提到了安全,我才多上一句嘴。你们防卫工作的不力已经让我们面对真理教极为被动,我还得去白兰市讨好那个潘审,简直烦死人了。”小七怏怏地说着。

“结果尽快告诉我,我还得做国兴公司研究团队的工作,找秦胖子谈心,事情很多,记住了,我是在帮你的忙,如果不是看在翎尖渡患难与共一场,我提醒都懒得提醒你。”

“这可不是在抢劫,你有拒绝的权力,我也乐得轻松。”小七说着话,站起身来,走进了雨霁市熙熙攘攘的人流,潘又芝坐在那里苦涩地看着小七的背影。

小七走过一条街,在一个卖烤串的街边摊停了下来,买了几根烤串一边吃着一边晃晃悠悠地向前走去。

“真有你的,这大概是宏图人有史以来第一次被外人打劫了。”萧满意笑呵呵地倒了杯水给小七。

小七坐在椅子上,摊开了手里一张油腻腻的纸条,他看了看,掏出打火机把纸条烧着了。

“怎么了?”萧满意注意到小七的脸色变得阴郁。

“秦胖子的事情还没完,得想个办法彻底解决这事。我得去白兰市了。”小七看着纸条在眼前化为灰烬。

“这是我们的胚胎培养区……”蒋旭遥遥看着云晖人被研究员带着,浏览着变身枪手生产线,脸上神情复杂,他万万没料到,商盟居然会同意,再用变身枪手的制造技术换取所谓云晖基因。

商盟到底要做什么?蒋旭不得而知,如果云晖人利用瑞晴的变身枪手技术制造出一大帮云晖人,对军盟来说,那可就是灾难!

而且,那个云晖基因到底有什么神奇的地方,能够让商盟一而再、再而三地不惜代价去获取。

“蒋总……”方晋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他悄悄靠近蒋旭,蒋旭竟毫无所觉,这一开口,叫他吓了一跳。

“陈赫目前在宏图国,是个机会啊。”方晋说道。

“他太难杀,我们在宏图国的力量不够。”蒋旭摇了摇头。

“只要把它弄过去,再加上两个变身恶魔就可以搞定。”方晋用下巴冲着云晖人的背影示意了一下。

蒋旭像是不认识似的看了一眼方晋,匆匆摇了摇头,迈步追着云晖人走去,方晋站在后面不再说话,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

周可带着温煦地笑意出现在宏图国白兰市的机场,这是他第一次指挥大规模的谍子进行活动,目的只有一个,盯紧小七,既然小七前脚到了白兰市,周可也急急忙忙地从弦月市赶了过来。

以周可来说,目前瑞晴的谍子依旧不足,还没到和国兴发起大规模谍战的时候,但是蒋旭催得急,他也只好仓促上阵,算是让新练的一帮谍子有一个实战的锻炼机会。

培养间谍绝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哪怕花费个三年五载出来,在行家眼里被一眼认出来的情况,也绝不鲜见。

不仅是谍子自身的素质,给谍子制造怎样的身份,以什么方式出现在需要的地方,怎样躲过密如蛛网的盘查,这些都是很讲究的事情。

以前周可在瑞晴公司就专门制造谍子,当时陈赫专门负责抓谍子,两人经常过招,甚至还带上了彩头,那一段时间也是周可训练谍子成绩提高最快的时候,一想起来内心就不禁唏嘘。

他走出机场这个短短的数百米距离,从挎着包,仰头看着电子信息牌的旅客到机场里收拾推车的杂工再到机场门边裹在白袍子里吸烟的门卫,自己已经撒出去了7个谍子。

他很想叫陈赫来看一看,他能够发现几个,哦,不,现在该叫小七了,过去是闹着玩,现在是动真格的了。

小七下了飞机就直接去了星光公司,他在公司门边发现一个女人在那里东张西望,脚步顿时停了下来,宋梅,其实不用秦胖子通知他,赵有为早就将宋梅有意与星光公司做生意的信息透露给了他。

宋梅的公司能够把生意做进星光公司,还是小七点头的缘故,他神情复杂地看着那个女人,缓缓挪步,从她的身边走进公司。

有那么一忽儿,宋梅只觉得心惊肉跳,仿佛陈赫突然来到了身边,她与陈赫在一起有好几年,已经锻炼出了一种第六感,往往陈赫下班,站在门前不用敲门,她就能够猜到陈赫回家了。

背叛陈赫对她来说,是一种极为复杂的体验,说来好笑,她最早的心思竟是觉得好玩,老实说,同居了几年,陈赫一直没提结婚的事情,她心里是有怨言的,但这种怨根本就没上升到生死仇敌的份上。

陈赫给她的感觉就像一座无法跨越的高山,既然无法跨越,当然也就谈不上征服。如果宋梅最初有那征服陈赫的念头,随着在一起年深月久,心思也就淡了。

但她还是看不惯陈赫在日常生活中总是表现出的,那种胸有成竹的模样,仿佛没有什么事是他不知道的,没有什么难题是在他那里解决不了的。

如果是一个愿意躲在男人羽翼下,无忧无虑生活的小女人,这种个性当然值得喜欢,可宋梅不是,她一路的成长经历可也都是靠了自己,虽说活得未必如意,但那也全是凭自己打拼得来的。

她对世界有自己的看法,对于人生,对于男女之间那点事情也有她自己的想法,你可以说是一种坚持,也能把这归结为一种个性,同居几年,她虽然一直希望和陈赫结婚,但从没有对他开口要求过一次。

于是,家庭生活中他们常常会争吵,但陈赫有一种能力,那就是每一次争吵到最后,都会让宋梅发现她自己才是那最窘迫的一方。

无论是她无理取闹还是她据理力争,最后都会发现,自己就像一个唱独角戏的演员,而且连观众都没有。有一次她在午夜气不过,拖起熟睡的陈赫,他却眨巴着眼睛,吃惊地看着她。

“要求这么强烈,最近是不是吃激素了?”

她想和他谈心,但每每张嘴就会灰心地发现,她想说的一切,在陈赫看来,都可以归结为两个字“扯淡”。

所以,当方晋找到自己,让自己配合瑞晴公司扳倒陈赫的时候,宋梅只觉得好玩,你陈赫不是一座无法跨越的高山吗?现在不仅要被跨越,甚至还是被扳倒,她很想看看他落魄时的模样。

她毫不犹豫答应了方晋的要求,连续数日监视着陈赫,向方晋汇报他的一举一动,对那一切,她只觉得刺激,而且,当用监视的目光去看陈赫的时候,那视角的转换给了她全新的感受。

可是当事情进入实质阶段,乔山明出面时,她才后知后觉地明白这所有的一切对陈赫意味着什么,他不仅仅是落魄,对于瑞晴,像陈赫这样的人只有一条路可走,而她已经无法回头。

她的生命、她的未来……她不可能为陈赫牺牲那一切,而且,陈赫也不会原谅她,毕竟她已经做了那么多。她最后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必须杀死陈赫,乔山明叹息了一声,答应了她。

不是她心狠,而是她无法再面对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