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布此时心里无比恐慌,萧辰竟然是八星斗师。十五岁,八星斗师,这天赋,恐怖的难以想象。即便学院第一天才跟萧辰比,都是有着天地之差。

然而,这样的妖孽如果因为自己而不加入迦南学院,那么他就完蛋了。这样的妖孽,哪个学院不想收?哪个宗门不想与之牵扯?萧辰未来,绝对是超级强者。

罗布哭喊着乞求着,开始不断磕头,很是用力,额头不断砸在坚硬的地面,加上地面很是灼烫,很快,罗布的额头殷红一片。

砰砰砰……

磕头声不断,罗布哭喊着:“萧辰,我求求您,您千万别走啊,我给您道歉!是我的错!是我故意刁难您,是我动了坏心思,对不起!求你别走啊,一定要加入迦南学院啊!求你了!”

罗布知道后果,原本这样的妖孽准备进入迦南学院,但却因为自己要离开。这样的妖孽,即便还没决定进入哪个学院,那么各个顶尖学院,定然都会亲自上门来找,并且肯定带着丰厚大礼。甚至亲自上门的人,都是学院院长。如果因为他这样的小角色而丢失这恐怖妖孽,他完蛋了。

与此同时,布鲁等九人也是无比恐慌,这件事跟他们也有关。虽然他们没动手,虽然他们被萧辰揍飞受了伤,但此刻他们一脸恐慌。

九个人同样连爬带滚跪到萧辰身前,一个劲的磕头,乞求着。这件事虽然是罗布挑起的,但跟他们也有关,他们肯定也会受到惩罚。他们虽然是迦南学院学生,但只是普通的学生,学院随时能开除他们。

“萧辰,我们错了!您别走啊!”

“辰哥,辰爸爸,辰爷爷,我求你了,你千万别走,不然我们就完蛋了!”

“我们有错,我们傻逼!”

……

砰砰砰!!!

啪啪啪!!!

重重的磕头声不断,同时不断扇着自己的脸,很快一片红肿。

原本,身为迦南学院的学生,还无比高傲,对萧辰极为不屑。此时,罗布十人围着萧辰一阵磕头扇脸,跟之前比完全大变样,让人觉得如梦似幻。

若琳上前,对着萧辰深深鞠了一躬,呈九十度,歉意道:“我收回刚才的话,很对不起,希望你不要走,可以加入迦南学院。”

所有人看的都呆了,这可是迦南学院的老师啊,放在乌坦城,三大家族族长都要对其客客气气。但也不意外,毕竟萧辰太妖孽了。

这时,萧玉道:“若琳导师,这件事不怪你,你也是按一直以来的规定做事,都是因为罗布他们,故意刁难,才使得你按照规定让萧辰选择。”

萧玉看向萧辰,柔声道:“萧辰,若琳导师在学院待我不薄,希望你能不要怪她。”

萧辰点了点头:“嗯,理解,挑起事的不是她,我自然不会怪她。加入迦南学院,可以,但我以后在学院里不想再看到这几个傻逼。跟傻逼一个学院,可不行啊。”

若琳顿时会意,道:“他们今天所犯的错误,差点让迦南学院失去你这样的妖孽,犯了大过,我有权直接开除他们,他们现在已经不是迦南学院的学生。”

此时,罗布等人身体一颤,他们已经不是迦南学院的学生。迦南学院身为名院,多少人想要进入,他们为了能进入迦南学院,付出了多大努力,现在要被开除了。

这对他们打击极大,顿时哭喊乞求:“若琳导师,我们错了,我求你不要把我开除啊。”

“不要开除我,我错了!只要不开除我,之后让我在学院做什么弥补过错都可以啊!”

“辰爷爷,我们知错了!求求你,不要让学院开除我们啊!求你了!”

……

顿时,哭喊乞求又是不断,所有人表情很是精彩,这一切发生的太梦幻了,因为翻转太大了。

之前,他们还说萧辰会后悔,哭着求学院加入也没用。但现在,他们哭着求完萧辰不要离开后,还哭着求学院不要开除他们。哭喊乞求的,反而成了已经是迦南学院学生的他们。

其余人一阵唏嘘,太打脸了,同时一阵崇拜萧辰,换做他们,肯定是忍耐,压下心中屈辱,求着学院收。或者倔强离开,学院不会挽留。亦或者,一开始任由罗布刁难,站在外面晒。而萧辰,这些都不用做,这就是天赋的好处啊。

萧辰淡淡道:“滚吧,别挡路,继续挡路,那我只能选择朝后走离开了。”

顿时,罗布等人脸色大变,跪在地上的他们瑟缩退开,让出一条道。

若琳淡淡道:“你们走吧,将你们开除,已经是轻的了,你们要庆幸。不然,让学员丢失这样的恐怖妖孽,不仅你们会被开除,你们的家族也要倒霉。”

罗布等人心中一颤,确实如此,他们心中无比后悔,绝望,知道没希望了,便颓废的离开,不再是迦南学院学生,因为迦南学生身份所带来的自傲,也完全没了。

此时,若琳松了口气,欣慰看了眼萧玉,自己没有白疼她。

萧玉感激看了眼萧辰,感激萧辰给她面子。

萧炎此时心中在想:“换做是我,学院会这样求着我不要走吗?”

药老相信道:“徒儿,自信些,肯定会求着留你,你也不差。天赋极高,还是我的徒弟,你的未来一片光明。”

“嗯!”

萧炎自信应声,觉得自己努力再加上药老帮助,未来肯定一片光明。

若琳走到萧玉面前,柔声道:“玉儿,你带来的人真是太妖孽了。”

“嗯,很妖孽。”

萧玉骄傲挺了挺胸,本就发育很好,加上一挺,顿时胸前校服紧绷,让萧辰看的都觉得胸前的纽扣随时会崩开一般。

看着狼狈离开的罗布等人,萧玉厌恶道:“那家伙今天真是太过分,这样的下场真是自找的。”

若琳点了点头:“嗯,以后学院会明确规定的,不会让学生用这种规定趁机刁难人。”

若琳对几十名新生微笑道:“各位,都进来吧,开始测潜力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