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葭菱听到王妃的话,脸色也白了几分:“娘,他们真的那么说我的?”

相思病?

她的脸面,都没了!

“那可不是么?你连个帖子都没持,便去了人家的喜宴,回来之后便病了,谁不会多想啊?这事儿也怨不得别人,娘心里疼你,可这次确实是你错了,你看,大师也说了,若是你心头存怨,以后还要有大劫的”王妃苦口婆心。51xs

赵葭菱是真的吓着了。

她自小到大,从未受过如此大的打击。

她被皇上和皇后疼爱,几乎如同半个女儿,宫中公主恐怕都没她风光,所以她身边的人,各个都会捧着她的。

她甚至不敢想,如今那些一直捧着她的人会怎么看她?

会嘲笑她的吧?

赵葭菱越想越觉得自己活不下去了:“娘,你让我死了算了。”

王妃吓了一跳。

而谢桥不咸不淡的说道:“可以的,贫道这就将你的生魂再收回来,游离这么久,你那生魂也虚弱的厉害,既然你不想活了,那索性就下去吧?”

说着,谢桥要动手。

“不是的!”赵葭菱吓呆了。

这个道士怎么这么可怕呢?!

她、她只是想要娘疼疼她,让娘帮她想想法子,不是真的不想活了!

“到底是还是不是?郡主,贫道做这法事也不容易,你索性给个痛快,好让我这银钱赚得简单些。”谢桥厚着脸皮又道。

赵葭菱躲在王妃怀里,眼泪不要钱似的往下掉。

王妃也没开口责怪谢桥,她知道,大师这话能让她女儿安分下来。

“菱儿,凭你的身份,谁敢嗤笑你?只要你以后不自己作践自己,谁也踩不到你头上去,你若是觉得没脸,去别庄修养一年,一年后,那些人也差不多能将事情忘了,到时候让皇上帮你找个如意郎君。”王妃又道。

“只是,你对那状元郎”

王妃更担心的是这件事。

其实她心里还很生气,女儿竟然想着给那温夫人改命。

“我不会了。”赵葭菱立即摇头。

“郡主娘娘可知,因果循环,报应不爽?”谢桥笑着,“郡主平日里也多做些好事儿,骄纵些无妨,然而口舌犯多了,有损姻缘,若心存恶念想要害人,便是活着的时候没得报应,死后,怕也要受苦受罪的。”

谢桥也没说谎。

趁着这小姑娘如今还能来得及回头,多劝劝或是吓唬吓唬,也是好事儿,否则这次她没害到人,可下次呢?以后若是又遇见了挡路的,难不成也要想着一脚踢开?

从前赵葭菱不信这些。

但现在,她信。

甚至这可怕的道士说的话哪怕很讨厌,可她听了,竟觉得亲切、觉得这道士是为了她好,真是怪了

赵葭菱生魂飘荡之时,是谢桥将其领走的。

只在谢桥身边呆了一个晚上,可确给了这生魂足够的安全感,如今生魂回到身体,这种感觉自然而然,也让赵葭菱感受的一清二楚。

“我以后再也不会害人了。”赵葭菱小心翼翼的点着头,似乎还怕谢桥生气似的。

“这样就好了。”谢桥笑了笑,“凡事放宽心,以后便是遇到了小灾小难,也定能平安度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