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胜略带歉意的看着他,然后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弗瑞还是跟电影里一样,有些霸气侧漏,但是就是莽撞了一些。

“弗瑞,你应该清楚,我竟然敢在你面前这么淡然自若,显然也是有把握的,或许我们能够坐下来好好的谈一下,聊一下其他的事情。”

楚胜不动声色的说道。

然后,拿起手上的咖啡喝了一口,看向弗瑞。

弗瑞仔细的想了一想,似乎也有一些道理,但是手上的长鞭还是没有收下,“我希望你的答案能让我满意!”

“或许我应该知道你的身份?”

弗瑞坐下来脸上带着笑容的向他问道,可是手上的武器依旧是没有放下丝毫,时时刻刻的拿捏在手中。

“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或者说一个学生。”楚胜在这个世界的身份的确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而已,他也只是如实回答,并没有丝毫的虚假。

“我没见过哪个大学的学生能够培养出像你这样的学生,这对美国来说可真是一个大灾难!”弗瑞嘴角有些嘲讽的扬了一下,然后目光斜视着他。

楚胜对此也丝毫不在意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那就是见一面弗瑞。

“或许你应该知道军方的另外一种东西,关于罗杰斯,你明白我在说些什么。”楚胜见他的真正目的也就是为了那种神秘的药剂。

他记得在原著之中美国队长,也就是罗杰斯参与了一个东边计划然后被注射进了一种奇特的药物,然后才有了现在的强大能力。

虽然以他现在的体质来说确实很强悍,但是远远没有原著中那种超强恢复能力那般恐怖,而且那种超乎生命限制的力量,让他心动起来!

而作为神盾局长的弗瑞,楚胜相信他也是有所了解的。

弗瑞的内心如同一阵晴天霹雳,瞬间让他的脑子迟缓了起来,没想到眼前的这个青年竟然连这种事都知道!

他到底是什么人,要知道这样的事情,可是连美国院内都需要列为红色机密的!

不过即使心中对其有些了解,但是脸上还是装作一脸茫然不知道的样子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这些事情我没有参与,我也不太了解,军方的人不会让别人去插手他们的事情,其实我们是神盾局,当然如果有其他的,例如他们之间出现了逃兵之类的,那我们会对此感点兴趣!”

楚胜很是细心的观察到了他脸上表情的细微变化心中也更加认定弗瑞应该是知道这件事的,而且可能还亲身参与了!

“弗瑞,我想这是一个平等的交易,你告诉我我想要的,我告诉你你想要的,仅此而已!”

“你觉得军方会放任这样一个知道他们这么多秘密的人活着离开这个国家吗?年轻人,有些时候我们知道的越少我们就处于安全的地带,一旦我们触碰到某些禁区,他们是不会束手不管的!更不会让你把他们的事情捅出去,这对美国或许他们来说都是一次巨大的打击!”

“他们一些政客吗?我可不关心这些他们的爪子伸得越长,我就用刀把他们的爪子都给剁下来!”

楚胜冷笑道丝毫不在意,如果真的有人想对他出手那么凭借他现在的实力,虽然不说能在导弹或者其他大规模范围杀伤性武器内活下来,但是游走战术还是可以的。

论起单兵作战能力,没有一个人能够比得上他!

虽然他丧失了上辈子的记忆,但是有时候那种熟练的动作和反应力还是让他怀疑自己上辈子是不是一个特种兵?

“那我祝你好运,但至少现在我不会告诉你的!”弗瑞眼神沉默起来。

虽然不知道楚胜哪里来的自信,但他还是没有进一步把话题深入,而是仔细的思考着楚胜的身份,敌对国卧底,或者谍报组织,间谍?

见弗瑞这般油盐不进的样子,楚胜一时间也是没了办法,他也没想到弗瑞竟然这么的墨守成规,只好不露半点。

不过回头一想也是,这是美国军方最高级别的计划,弗瑞更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对一个自己不了解的人说出来。

双方陷入了一阵沉默都在仔细的思考着对方。

“好了,你们的午餐来了,吃完赶紧离开吧,我这里不提供晚餐,如果想看风景的话,夏威夷的海滩或许不错。”

托尼恰到时机的推着一个餐饮车过来,把两份午餐放在了他们的面前。

“托尼如果你不答应,我是不会走的,相比起我还要在这里吃上明天的早上午餐晚餐或许吃上一个月,毕竟你家大业大!”

弗瑞也索性赖在了这里,反正他时间多的很,局里的事物,科尔森能够自己解决。

“说好的弗瑞,吃完饭就走!”托尼有些无奈的说道,自己的这位老朋友,他还是很了解的,要是真不要脸起来,比谁都不要脸!

“这件事情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托尼你的力量很大,我们需要你,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不可缺失的关键!”弗瑞认真的劝说道。

“说实在的,我真是不想参与你们神盾局的事情!”托尼喝了一口咖啡,嫌弃的说道。

“希尔斯博士已经从那个权杖之中检测到一股很诡异的能量,是超乎我们这个世界之外的,我们可能面对的一个很强大的对。

但是到现在我们还依旧没有获得任何一些有关于的信息,那股力量很强大,单凭我们绝对不够,所以我需要你,托尼!”

到了这个时候,弗瑞也是直接说明了利害,如实的讲述了出来,也没有刻意夸大,他能够感觉得到那股背后的力量,对他们的压力非常的大!

托尼看了他几眼然后叹了一口气,眼神转而望向了旁边,只顾着看文件的女友佩珀,就这样弗瑞看这托尼,托尼看着佩珀,而一旁的楚胜只是自己吃着桌子上的牛排。

似乎也感觉到了几个人气氛的不正常,佩珀有些不舒服的抬起头说到。“托尼,我支持你的决定,或许我们可以这么做,这总比你整日待在家里玩玩具要好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