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 SE.RA.PH的表侧与里侧

第五天的傍晚时分。

十天的时限已经过去了一半,已经降到了海平面五千米以下的位置,太阳的光芒早就已经消失不见,整个电脑空间之中只剩下氤氲的人造光而已。

如果是一般的海上基地的话,哪怕是金属制成,这时候也应该已经被巨大的水压给压扁了,这基地因为已经电脑化,相当于是数据的集合体,所以才逃得一劫。

脚心的区域非常狭这里是以前梅尔特莉莉丝作为迷宫卫士时所负责镇守的区域,虽然已经是以前的事了,但梅尔特莉莉丝显然对这里非常熟悉,带着几人在这里来去自如。

不过,就和他们一开始猜测的一样,这个区域并没有配置第二位迷宫卫士。

最后一位迷宫卫士,似乎无论如何都找不到的样子。

在从脚心区域出来之后,藤丸立香就陷入了沉思。

她终于察觉到了迷宫区域的数量有些不太对劲。

按照梅尔特莉莉丝所说的,表面上的主要区域共有七个。

而他们探索到现在,头发、胸部、手臂、侧腹、大腿和脚心已经全部探索完了,不过也仅仅只有六个而已。

难道说,因为有两条手臂的缘故,所以手臂区域其实一个可以当成两个?

不,前天晚上的时候,梅尔特莉莉丝明确说过“手臂区域只有一个,只是分成了两部分而已”,那这么说,果然还是有一个区域被隐藏着?

“对了,说起来,莉莉丝,你之前说过有小腿区域的吧?”

藤丸立香突然间想起了什么,连忙看向梅尔特莉莉丝,目光之中浮现出期待的神色,“可而我们探索到现在,似乎都没有发现小腿区域,从大腿区域一路过来的时候,也根本没有小腿区域的样子,这是怎么回事?”

对,虽然按照梅尔特莉莉丝的说法,这是有小腿区域存在的,但他们一路探索过来,却并没有在表面发现小腿区域的存在。

琉夏看了藤丸立香一眼。

事到如今,也该发现一些异常了。

其实她早知道梅尔特莉莉丝有所隐瞒吧,只是不想逼她说出来,但到了这个时候,她也不能对眼前的状况视而不见了。

再这样下去,他们是肯定无法解决中发生的事态,从这里活着逃出去的,所以她也只能直截了当的向她当面询问了起来。

“嗯,我也觉得你差不多可以发现了。”

梅尔特莉莉丝神色如常,显然早已猜到她会这么问,“无妨,反正表面都已经全部探索完了的话,那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了,我就把里侧的事情告诉你好了。”

实际上对于梅尔特莉莉丝而言,里侧的存在也算不上什么必须要隐瞒的秘密。

但想要赢得最后的胜利,他们的确是需要在将表侧全部探索完成之后,才能试着前往里侧。

这涉及到樱花硬币的存量,以及迷宫卫士的存在等等。

不过,在表侧已经全部探索完成之后,里侧自然也就不需要隐瞒了。

“里侧?”

藤丸立香闻言不由得一愣,随即忍不住问道:“你的意思是,这个其实有两面,除了表侧之外,还有里侧?”

“没错,人的身体也会分正面和背面是吧?”

梅尔特莉莉丝回道:“这在化为了女性身躯的模样之后,当然也会分表侧和里侧,而小腿区域,实际上就在的里侧。”

“原来如此,怪不得总感觉有好多东西都找不到。”

藤丸立香顿时恍然,她曾经向马布尔了解过原油田基地的设施,但是在一圈探索下来之后,却发现设施的数目实际上少了许多,数量上有些对不上。

如果说有一部分的设施基地,其实在里侧的区域的话,那就说得过去了。

除此之外,为了解救管制室中可能幸存的人类,藤丸立香也一直试图寻找其他前往胸部区域的道路,但一直都找不到。

还有到现在依旧是个谜团的天体室,这些或许都和里侧有关也说不定。

“那有前往里侧的方法吗?”

藤丸立香眨着眼睛,向着梅尔特莉莉丝投去期待的眼神,“比如说通往里侧的通道之类的?”

“没有。”

然而,梅尔特莉莉丝的回答十分不客气的粉碎了她的期待,“没有前往里侧的道路,也没有那些方便的方法。”

“想要在表侧和里侧之间来回,就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使用迷宫卫士的跳跃能力,被选中的迷宫卫士,本就可以在的各个区域来回,自然也能随意在表侧和里侧之间跳跃,但不是迷宫卫士的话,就无法做到这一点了。”

她顿了顿,随即又轻笑起来,“我们探索到现在都没有发现铃鹿御前的踪影对吧?那实际上是因为铃鹿御前本来就是负责镇守里侧区域的迷宫卫士,之所以会到表侧来,就是因为她有着在表里两侧之间随意跳跃的能力。”

没错,铃鹿御前就是负责镇守里侧的迷宫卫士。

而最后一个不知名的迷宫卫士,恐怕也和铃鹿御前一样,都在里侧。

“啊?这”

橙发少女顿时傻眼,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居然还有这种事?”

尼禄秀眉微蹙,脸上露出了明显的不虞之色,“可惜,余并没有被赋予这种权利,也已经不是迷宫卫士了,不然的话,就能由余来带奏者过去了。”

尼禄在被打败之后,迷宫卫士的身份就自动消失了,现在已经不再是迷宫卫士了。

“总之,在我所知道的范畴之中,是没有取巧进入里侧的方法的。”

梅尔特莉莉丝继续道:“或许还有我不知道的方法吧,不过目前是找不到了,说不定之后可以问问?”

“也只能这样了。”

藤丸立香沉吟了好久,才只能叹息着答应下来。

如果真的站在公平公正的运营官的立场上的话,那她应该不会拒绝告诉他们关于里侧的事情,这也是作为运营官的职责。

“我总有种不详的预感,樱花硬币很可能保不住了”

橙发少女捂着胸口,露出一脸心痛的神色,仿佛被人掐住了命运的喉咙导致无法呼吸一般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