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激烈

不管是祁山道,还是阳平关三座险要之地,都是在跌宕起伏的山脉之间。而阳平关一带则是一个枢纽,北接祁山道,可直达陇右。

历史上诸葛亮出祁山,便是走这一条路。

南连金牛道,可直达巴蜀,四通八达之地。

扼守住这三个地方,也可以切断南北的联系。

关平率领大军沿着金牛道,行军至距离定军山只有十里左右的地方,而定军山与天荡山相距不远,两山遥遥相对。

十几里距离,只要急行军赶路只需要半个时辰左右,便可以杀到了。

而随着吴懿命吴班,张任等人率部猛攻天荡山,不仅是阳平关方徐庶,连定军山丁封也都不断的传来消息。

请关平加速行军,援救王平。

关平这时候也有点急了,反正也就十几里了,而士卒体力还算充沛,打算急行军去救天荡山。

但这时,马谡却拦住了关平。

中午,但天气并不热,反而有些冷。关平率领数千精兵,往天荡山而去,人马涌动,尘土弥漫,马蹄声清脆。

“哒哒哒哒!!!!”

关平听得徐庶,丁封的急报之后,便下令加速行军。

马谡却沉吟了片刻,勒马走在关平身侧,如此说道。

“明将军,竟然您如此信任王将军。不如不救。”

“幼常何出此言?”关平很是惊讶,回头望向马谡,他知道马谡肯定有后话。

“救人如救火。此刻去救王将军当然也没错。但救有援救,也有战救之分。我们一可以绕过定军山,去救天荡山。二可以攻破吴懿在定军山设置的监视一军(泠苞)。然后据定军山。派人去告诉王平,您已经到达定军山,并击破了吴懿别军(泠苞)。王将军所部士卒,见您取胜,又有援兵,可士气大振。而后您可以在定军上观看巴蜀大军破绽,或可有机可乘,攻破其数万人马。若将之打散,收降,便可以聚敛兵马,还攻白水关,下巴蜀。”

马谡镇定道。

周雄挠了挠头,不明就里,却不明觉厉。若依计行事,能破吴懿数万人马?下巴蜀?

关平闻言对于下巴蜀,却没甚兴趣。不管能不能击破吴懿,攻入白水关那是不可能的。更别说白水关之后,还有葭萌关,涪城,绵竹,雒城,最后才是成都。

一关关攻下去,没准会打好几年。

备备历史上就打了好几年的时间。当然,若是在没有外敌的情况下,打打也是可以的。但问题是曹操极有可能南下新野。

在这个节骨眼,并非是入蜀良机。

不过如果能攻破吴懿这数万人马,然后收降巴蜀兵丁,既削弱了刘璋,也增强了己方势力,这个可以有。

至于打泠苞。

关平还是比较有信心的。正所谓柿子拿软的捏啊,这个人在历史上也就留下一个名字的家伙而已。

听说之前泠苞试探进攻定军山,又折了不少人马。

“好,依计行事。”关平沉吟片刻,便接受了马谡提供的建议。不救王平,而选择攻打定军山别军(泠苞)。

因为下定决心,所以大军又开始缓行。半个时辰之后,关平率领大军来到了定军山下。

这里山路已经四通八达,但是只有一条路是经过定军山山下,往汉中而去的。扼守定军山,便可以虎视山道,让敌军不敢通过。

而巴蜀大将泠苞便选择了定军山对面的一座山峰上安营扎寨,以监视北方援兵,还有定军山上丁封所部动向。

这座山叫王登山。

关平率部来到了王登山山下,此刻已经是下午。关平也不安营扎寨,只是让士卒准备攻打王登山上的泠苞营寨。

先锋乃是张苞麾下的士卒,关平的亲兵则养精蓄锐,等待时机,再披甲而上。关平的亲兵,乃是铁甲兵,足有二军候一千一百人。

关平不安营扎寨乃是有信心一日便攻破泠苞营寨,二就算攻不破,也可以往定军山上投奔丁封,也不至于退没有据守之地。

关平刚来到王登山下,定军山上的丁封便派人下来了。

“将军。可需要我家将军支援?”来人匆匆翻身下马,单膝跪在关平的马前,问道。

而关平正在周雄的伺候下,开始披甲。闻得此言,便低头说道:“不需要,让你家将军安坐山上。”

“诺。”来人应诺一声,回去定军山了。

却不是关平不需要援兵,而是泠苞兵少,军营设置的地方又是十分险要,大军其实铺展不开的。

军营立在山上,便是不好打的。

关平料此刻巴蜀大军攻打王平,肯定也是轮番进攻,而不能一拥而上。而关平打王登山则没有那么麻烦,乃是打算一战而定。

王登山上。

泠苞的军寨设置在两山山坳之上,十分险要,后方有退路,水源,也没有后顾之忧。

泠苞只是负责监视,兵力不需要太多。带来的粮草也足够,可以支撑二三月之久。若实在没有办法被攻破了,也可以从后门离开,披荆斩棘走小路回去与吴懿汇合。

当然,能不被攻破那是最好的了。

而关平来到山下,士卒便发现了。泠苞披甲走上营寨,居高临下观看情况。见到了“关”,“张”旌旗。

“昔日关张横行天下,但现在二人皆在新野。这定然是小儿辈了。但关平,张苞虽然年少,但也是骁勇善战。不可轻视。命士卒弓弩上弦,好生守备。再派人从后山,去告诉二位吴将军,关平援兵到了。”

泠苞神色凝重,唤来一位亲信,下令道。

“诺。”这亲信应诺一声,立刻下去传令,于是军寨中弓弩手行动了起来,而有数人从后山走小路,往去禀报吴懿,吴班去了。

虽说泠苞没有后顾之忧,但是能守住还是守住比较好。在王登山上立下军寨,可也不容易。

既可以监视定军山,关键时刻也是一支能用的偏师。

而山寨险要,以及泠苞带来了不少强弩,便是泠苞的信心。

山下。

关平穿上了甲胄,翻身上马,手持家传的长柄大刀。而此刻鼓也已经架好了。关平便让鼓手擂鼓,命弓箭手,盾牌手鼓噪上前,掩护刀斧手去毁坏对方鹿角。

鹿角这东西,在关隘,或是狭隘的地方特别常见。

泠苞虽然在历史上默默无名,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已经是巴蜀,严颜,张任之下,可以一用的巴蜀大将了。

当然没有那么容易放弃鹿角。他命弓弩手,射杀毁坏鹿角的关军士卒。关军的士卒在盾牌手的掩护下,也开始射杀对反的弓箭手,以做掩护。

双方在鹿角一带,展开了激烈的厮杀。

这是一场大规模的战争。

关平一方参战的有徐庶所部,丁封所部,王平所部,张苞所部,关平一千一百铁甲亲兵。

吴懿参战的有吴懿本人,吴班,张任,邓贤,泠苞,杨怀,人马众多,足有四万五千精兵。

关平一方虽然人少,但扼守阳平关,定军山,天荡山,都是险要之地,又是以逸待劳。

而且是本土作战,粮草补给比较容易。

吴懿先派兵试探进攻阳平关,天荡山,定军山,察觉王平镇守的天荡山最为薄弱,于是派遣重兵猛攻,自己与邓贤率领七八千人在阳平关下监视阳平关。

派遣泠苞据守王登山,监视定军山丁封所部。

双方人马牵扯,犬牙交错,而大战最激烈的地方,当然是天荡山。

鹿角早已经被破坏掉了。

而天荡山上王平建立的营寨,最适合进攻的地方是南方,但是西方也可以勉强布置兵力进攻。

此刻吴班督军,派遣领兵大将,以一军为单位,从南方,西方对王平军营发起了进攻。

鹿角早就被破坏了,巴蜀大军在军寨的外围架起了梯子,双方不仅是弓箭手你来我往。

巴蜀的士卒,在付出惨重代价之后,也有许多士卒登上了军寨。

“嗖嗖嗖!!!”

不断有士卒被弓箭手射杀,也不断有士卒从军寨上跌倒下来,有的人是杀死推下,有的人甚至是扭打之中,一起跌落下来。

落下来,便不是摔死,也要重伤。

十分惨烈。

王平亲自立在营门之上,手持长剑砍杀一个个登上营门的巴蜀士族,他的甲胄也已经遍体鳞伤,有的是被箭矢射中,有的则是被刀砍了。

王平手中的剑已经砍出了许多缺口。王平正一脚踢落了一个巴蜀军士卒,有一位士卒叫住了王平,说道:“将军,明将军已经到达定军山,目前正在攻打王登山,请将军再坚守。”

王平闻言眸光一闪,他环视了一眼营寨上的己方士卒。都已经到极限了,他麾下士卒除了少数是心腹之外,其余都是张鲁旧部,氐族精兵。

再这样守备下去,必然是要被攻破的。

“告诉那些氐兵。若此战能击退敌军,战死者,重伤残废,赏绢布两匹,活下来的赏布一匹。若败,他们在汉中的家眷,尽坑之。”

王平眸中冷芒一闪而逝,下令道。

高手带兵,以恩德为主。此刻王平麾下人马太杂,尤其氐兵实在不确定。王平便只能出此策了。

连哄带骗,加威吓。

而这也是关平给了王平三千氐兵,同时迁徙三千氐兵去汉中的原因了。没有忠心,只能以家眷威胁了。

绝对卑鄙,但为将者岂能妇人之仁?

“诺。”

王平身边的亲兵轰然应诺,随即将王平的命令传了下去。顿时氐兵大怒,随即惊恐,然后不敢不尽力。

一时间人人奋勇,摇摇欲坠的山寨,竟然又稳固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