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泠苞弃马缘山

关平只是一个普通人,关平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件事情。

所以自穿越来之后,关平就从未想要建功立业,从未想要有更进一步,只是想要扶持一下蜀汉,好做个正经八百的荆州太子。

关二爷封作帝君,名垂千古。

我关平不是太子又是什么?

只是一不小心事情闹的有点大,而且一口毒奶把备备给奶死了。老爸走马上任,成了左将军。

关平也是成了真正的太子爷。

但是这太子爷不好做啊。老爸这人,真的是褒贬不一。让老爸做个大将还是可以的,统帅大军所向披靡。

做个帅臣坐镇一方,吕蒙便要给老爸上课了。

所以关平很清楚的,老爸是靠不住的,能靠的只有自己了。而关平自穿越一来之后,便惦记着建安十三年的惨烈。

曹孟德兴大军南下,刘皇叔抛妻弃子,与诸葛亮,赵云等数十骑走。

关平认为自己应该要学点武艺,或可自保。托这想法的服,关平自今都没有把武艺落下。

也算是出类拔萃的小将。

但是关平知道,这些都是虚的。关平能依靠的只有自己这颗头脑里边装着的汉末英雄,卧龙凤雏也。

关平知道王平乃是大将,所以放心不救王平,而先要干掉泠苞这座营寨,然后据定军山,寻觅战机。

这便是关平最大的优势,没有之一。

此刻王平果然不负重托,竟在张任,吴班等人的猛攻下,将天荡山稳住。关平也不知道此事,他只是充满信心。

然后关平的眼中,便只有泠苞设置在王登山上的这座营寨了。

张苞所部的士卒还是挺精锐的,虽然张苞率领士卒攻打龙山关不克,但实在是龙山关实在太狭隘了。

士卒铺不开。

而这座王登山上的营寨,受力面积却比龙山关大多了。只是山寨建立在山坡上,确实不好用攻城器械。

但是随着张苞士卒们将对方鹿角破坏掉,用梯子攻城也是一样的。弓箭手则在盾牌手的保护下,不时往营寨上射出箭矢,既是掩护,也是为了射杀泠苞军弓箭手。

双方在营寨上下激战不过半个时辰,死伤已经超过千人。

死伤巨大,大军便要崩溃的。在这个时候,便要考验领兵大将的统帅能力了,若是夏侯惇领兵,战至一兵一卒。

死伤过半大军不动摇,便已经是好将。死伤七成还能战,将军便已经是精英了。

战至一兵一卒,力尽而死。便已经是天大的名将了。

而泠苞显然只是一般的将军,他率领二三千人来此下寨,试探进攻定军山,士卒死伤了不少。

此刻又折损了数百人。

巴蜀张任,严颜,吴懿,吴班等人之后,便没有好将了。泠苞的士卒开始动摇了。

关平见到这一幕,便知道战机出现了。他翻身下马,手持关家直传的长大刀,一言不发的大步向山上而去。

“杀!!!!”

黑脸周雄同样身披甲胄,手持大刀,一声怒吼,大步跟上,并很快越过关平,一马当先。

黑脸周雄可真不是吹牛皮,除了日常不着调以外,完全是周仓的种,不怕死的好汉。

关平的亲兵跟随上了自己的大将,自己的司马,鼓噪向前,杀气冲天。

都是铁甲,半数是长剑,半数是长枪,没有一个弓箭手。

关平虽然第一个出发的,但是很快很多的亲兵便越过了他,关平只带着少许的亲兵,在后跟随而已。

待到了军寨前的时候,重甲步兵们开始攀爬梯子了。关平才堪堪来到,他将刀交给了一个士卒,然后取来了自己惯用的弓。

“嗖!!!!”关平弯弓搭箭,射向了军寨上的泠苞,一声弓弦震荡,轻啸声骤然响起。

这一箭乃是好箭。

关平弓马娴熟,等闲不会失手。

但是泠苞毕竟也是大将,他在刹那间看到了这支箭矢,足下一动错开了少许,本来射入脖子的一箭,便只能擦着泠苞的脖子飞射而过。

“咚!!!”强力的箭矢射在了木头上,箭矢犹自颤抖不止。

泠苞脸色陡然一变,赶紧躲在了盾牌手的后边,他觉得不妙了。不仅是死里逃生的一箭,还有对方的铁甲步军。

这些铁甲步军不仅拥有铁甲,而且强悍的可怕,一个个士卒都壮如牛犊,而且悍不畏死。

泠苞虽然比不上张任,但也益州少有的好将,他常年与汉中张鲁,以及南方蛮夷作战,却从未见过这样的一支军队。

这支军队不仅拥有好的装备,平常的训练,伙食,赏赐,定然都是非同凡响。养这样一支军队花销可能比得上养一支五千人的普通军队。我爱看中文网

泠苞心中想道。

而他想的对了,关平养亲兵便只有一个手段。喂饱。不管是训练,笼络,伙食,赏赐,统统喂饱。

忠心,体力,战力,装备。

关平与马谡为何胆敢在兵力稀少的情况下,反而要击垮吴懿?便是因为关平有这样一支亲兵。

“杀!!!!”关平一击不中,又从亲兵的手中拿回了自己的长柄大刀,然后怒吼了一声,大步向前。鼓噪而上。

“擂鼓,助威!!!!!”山下,马谡见到这一幕,不由下令道。

“咚咚咚!!!!!!!”鼓手们奋力敲击鼓锤,擂鼓之声,彻响天空。

正所谓一将勇而三军振。

一时间金鼓震天,欢声动谷。关平亲自杀到了营寨之下,而此刻关平的铁甲亲兵,已经有大批登上了营门。

泠苞麾下的士卒,仿佛是垃圾一般,被砍瓜切菜,大片大片的倒下了。

“走吧将军。”泠苞的亲兵见情况不对,拉了拉呆住的泠苞,泠苞这才醒悟过来,连忙与几个亲兵一起,退下了营寨,慌乱的坐上马,从后门,往山上而去。

泠苞早就探查过了,山后有好几条小路。

泠苞走了一段时间后,甚至不敢再骑马跑。他与几个亲兵翻身下马,扬鞭抽打马的屁股,战马吃痛,往前方疾驰而去。

泠苞自己则与几个亲兵一起,翻山越岭,走山间小路。走到一半,泠苞听见马蹄声,果然见到数十骑追来,往马跑的方向而去。

泠苞叹了一口气,接下甲胄,攀山而走。

王登山营寨内,关平坐在泠苞的大帐内,喝了几口水,然后随便看了看,有几卷竹简。

一看是兵书。

马谡坐在关平下手位置,闭目养神。

营寨内,士卒们正在清扫战场,首先是铁甲兵们脱掉铁甲,装车。然后是救治己方,敌方的伤兵,将敌方重伤的士卒刺死。

而后,搬运军粮什么的。

不久后,关平听到了动静,睁开了眼睛。周雄一脸晦气的走了进来,说道:“明将军,泠苞那厮跑了。只捉到几匹战马。”

“跑了就跑了。杀一个泠苞,或活捉一个泠苞,于大战何影响?”关平无所谓道放下竹简。

“走吧,入定军山。据山而虎视巴蜀。”关平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很是不雅的说道。

“诺。”周雄应诺了一声。

而后关平先出,马谡跟随,周雄最后,一行人出了大帐,率领士卒将物资带走,带不走的木头,帐篷等等,则一把火烧掉。

在火光冲天之中,关平来到了定军山下。

“明将军。”丁封率领亲兵来到定军山脚,迎接关平。关平翻身下马,扶起丁封,然后关切道:“对面天荡山,可还稳妥?”

“杀声还在,显然王将军还在坚守。”丁封回答道。

“可是已经派人从小路告诉王平,我破了泠苞?”关平又问道。

“派人过去了。”丁封再回答道。

“好。上山观望局势。”关平放下心来,与众人一起翻身上马,率领士卒,往定军山而去。

定军山与天荡山遥遥相望,但在山上却看不到王平的营寨,以及巴蜀大军的军营布置。

但是丁封扼守定军山虽然不动,但也不是在坐吃等死,他派遣探子冒死前往探听虚实。

得了吴班,张任的军营布置大略草图。

关平与马谡,丁封三人直入大帐,丁封请了关平上座,取出了草图给关平观看。

“天荡山下有一块立足之地。就是这里。吴班,张任将大营安札在这里,兵马足有三万。吴班,张任进攻天荡山,只有少许兵马留守大营。”丁封弯腰指着图纸,解释道。

“幼常以为如何?可以将大军分作五部,晚上袭击其营寨,以做试探。如果抵抗太强,便回军。若是对方抵抗普通,便趁势杀入其中。引起大乱,或许有机可乘。”

马谡看着草图琢磨了一下,指出了一个方位,示意从这里攻入。

“好。周雄,命亲兵立刻吃了干粮,然后睡觉休息,养足精神。半夜起来袭击对方大营。”

关平对帐外的周雄说道。

“诺。”周雄应诺一声,下去了。

“张将军所部士卒随我进攻武都,又回军攻打王登山已经十分劳累。今夜夜袭对方大营,丁将军你麾下的士卒,便是主力。”

关平随即对丁封说道,眸光炯炯,极有气魄。

“诺。”丁封日常活泼爱笑,但是此刻也是敛容大声应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