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假如可以重来

松柏院。

五月中的艳阳天,陈旧的松枝发出幽绿的意,新发的松芽散着嫩极的光。

肖老夫人一袭嫣红锦衣独坐窗前,看着院门口一步一步走近的少女。

昨日还污沉的脸,今日好似换了皮,白皙透亮一如剥了皮的鸡蛋清,而那双眼睛更是忽然睁大了,杏仁一般的样子是肖家独有的特征,只是少女两边眼角似乎更尖一些,便多了些许妩媚之色,更添了许多锐利之意。

乌黑的瞳仁好似深不见底的静潭,偶尔涟漪,便荡漾起一圈一圈的烟波。

嘴角挂上一丝浅笑,老太太眼底一片深沉。

“坐吧。”她说。

芽芽乖巧的笑着,听话的坐在她身边。

老太太看着她,轻声道:“芽芽此番来青田,是有备而来。”

芽芽低头敛目,并不说话。

她早知道伯爵府的事,但却没想到是这样的结局。

“芽芽如此憎恨肖家,不仅仅是因为外祖母要将你嫁到伯爵府吧?要你代嫁的人,是我一个,我会给你一个交待,望你以后不要因此责难整个肖家。”

芽芽挑了挑眉,“外祖母,我娘昨日既然来了,往后一切我便听娘的。”

老太太微微一愣怔,“果然还是有其他的原因,是不是?外祖母求一个明白。”

“那孙女问外祖母几个问题,您能实话相告吗?”

少女仰着脸,眸子里波光璀璨,却没有太多的期盼。

肖老夫人苦笑点头,“到了如今这个地步,还有什么不能如实告诉你的?”

“倘若肖家没发生这些,我娘为了不让我嫁入伯爵府将我另嫁他人,但其实是送了入了另一个虎口,外祖母可会舍财相救?”

倘若?

肖老夫人眼里有些疑惑,想了想,却摇摇头。

“对肖家无用之人,老婆子未必会管。”

实话。

“倘若肖家发生内讧,二舅舅和大舅舅分道扬镳,肖文大表哥投入官场没有银子支撑,而这时候有个得势的权贵看上了肖文的模样,想把他收为机己用,并且会给他高官厚禄的前途,外祖母会让肖文去吗?还是另找合适的人选去侍候取悦权贵?肖武去?还是安柏去?”

用男子取悦权贵?

这是一个十四岁少女问出来的问题?

老太太眼底疑惑更甚,她忍不住道:“为何这么问?”

芽芽笑了笑,“外祖母只管说便是,不过是一些假如的问题。”

肖文既要入主仕途,怎么以身侍狼?沾上这样难堪的桃色污渍,一辈子翻不了身。

肖二爷无后,肖武是下一个肖家的掌家人,怎么能背负着污渍?

安柏……

既生了肖家俊美的模样,又出身农家没什么靠山,的确是最有利的人选。

老太太心底一颤,“肖文自然不会认识这样的权贵,权贵便是有这样的要求,他也不会告诉我。”

芽芽盯着她,“若是肖文表哥觉得自己不合适,跟您推荐了安柏呢?”

老太太睫毛微扇,“你娘不会同意,她以前能对自己狠得下心,今日就能对安柏狠得下心。”

少女心头微松,老太太这么问,就证明若是再回到大梦里的场景,送安柏去狼窝依旧是她再次的选择。

她微微垂头,掩去眸子里的冷光,“假如她自顾不暇呢?你手握我的把柄,你会不会去要挟安柏?”

老太太久久没有言语,少女也不吱声。

太阳拉着窗外松枝的影子从少女的唇挪到了少女的眼。

微风拂动,光影飘摇,少女眸子里的光时隐时现。

“会。”

肖老夫人略带抱歉,却坚毅的开口。

“肖家上下漂浮,容不得一点失物,用安柏去讨好权贵的确是你假设情况下的最佳选择。”

少女点点头,“外祖母很诚实。”

老太太眼里疑惑更盛,“你的这些假设和你对肖家的憎恨有关?”

少女笑了笑,“孙女要说那些都是真实发生过的,您信吗?”

“什么?”

老太太一脸的蒙圈,“老婆子老了,你说的每一个字我都知道意思,可结合起来就理解不了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来自未来,外祖母。”

芽芽抬起头盯着她的眼睛,“我经历过董嬷嬷挑拨二舅舅和大舅舅大闹,我经历过大舅舅和肖文表哥一家狼狈不堪,当然也包括您,我经历过肖文拱手献安柏,经历过您亲自上门逼迫我娘,我经历过。”

经历过?

老太太还是不能理解,一头迷雾的看着少女。

“不明白不要紧,我自己也不明白,怎么会死了又重新来过的。”

芽芽轻笑摇头,“可能是老天可怜我一生从未作恶,却得此惨烈的下场,所以再给我一次机会吧,老天有眼。”

肖老夫人陷入了沉思。

少女这次来就是来复仇的,复“前世”的仇。

过了好久、好久,老太太看着少女道:“就算那是你的前世,可到底作恶的是前世的肖文和老身,这一辈子,老身除了想利用你嫁给伯爵府三少爷一歪,也没做对不起你的事吧?换一个这样的结局会不会太无辜了?”

少女杏眼一转,眸子里的刀光顿时甩到老太太身上。

“我曾经一直犹豫,也一直心里背负着好大的压力,直到我来的肖家,直到肖双双和大舅母出手害我,我依旧不能放下压力,可您刚刚回答了我几个问题,我便忽然想明白了。”

她转头看看天,“您听说秉性难移吗?若是肖家真的陷入了绝境,而我和安柏这一对农家姐弟是能让你们破冰而出的捷径,您依旧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将我们送入火坑,而换肖家一线生机。”

肖老夫人顿时哑口无言。

芽芽对着她笑了,“我不能让我和安柏再次陷入那样的困境,也不能让我娘不得好结局。”

老太太看着少女妩媚却坚定的眼神,愣怔了。

“芽芽的意思,是你‘死’了,又重新来过的?”

今生她算是没得好死吗?可以重新来过吗?

“不知道外祖母有没有这样的好命,可以带着这一世的记忆再重新来过?”

这话倒把芽芽问住了,她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回来的。

所谓逆天改命,真的是老天爷看心情吗?

“如果再来一次,还是少女的我,一定不要嫁给你外祖父,也许听我娘的话,该寻一个真心喜欢我的人嫁了。”

只是因为那人的一瞥,便造就了这一生的孤苦,不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