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小姐,二少爷来了。”

春枝打开门,对着一边的肖蝶儿道。

“武儿,快进来。”

肖蝶儿放下手里的册子,冲来人招手。

芽芽也抬起头,看了过去。

肖武是回来奔丧的,一连做了七天法事,芽芽成日混在女眷里,跟在娘身边,一只没见过他,今日一见才发现他整个人几乎瘦脱了形,再无一丝之前俊美少年郎的样子,反而多了几分中年男人才有的沧桑和颓废。

一边和安柏练武的卫望楚没看他,只轻轻的瞥了一眼芽芽。

“小姑,芽芽,我是来告别的。”

“告别?你要去哪?”

肖蝶儿略带担忧的看着他。

他笑了笑,“出去走走,虽然跟着二叔做生意,但我还没离开过府州,想出去看看。”

肖蝶儿没说话,轻轻点了点头。

肖二爷曾经怀疑大房出手害他,使了不少手段陷害大房,肖大爷和肖文的事虽说有伯爵府的手笔,可也逃不开他的影子。

如今的他虽然表示愿意继续带着肖武做生意,肖武却不想继续跟着他。

少年已经知道了大部分的真相,说不怨恨是假的。

“你们过几日也要启程回春山村了,本来想等着送你们走了,在出发,只是,只是——”

只是这个家他实在呆不下去了,肖大爷和肖文闭门不出,肖双双整日在院子里大发脾气,亲娘装了半辈子的病,如今终于不装了,开始和二房肖二夫人抢夺肖家的掌家之权。

让肖武觉得离谱的是,肖二爷竟然同意了。

如今的肖家,是肖二爷主外,肖大夫人主内。

奇葩的组合,诡异的搭配。

肖蝶儿拍拍他的手,“我明白,你出去走走也好。”

肖武脸色黄白交加,看了看肖蝶儿又瞥了瞥卫望楚,最终看着芽芽轻声道:“小姑,我能和芽芽单独说几句话吗?”

芽芽一愣,几乎是下意识的看了看卫望楚。

肖蝶儿道:“当然可以,去,你们去屋里说。”

肖武和芽芽一前一后进了堂屋,虽说是单独说话,格楞窗却大开着,可以看见廊下肖蝶儿的背影和远处院子角落练武的一大一小。

“我都知道了,芽芽。”

少年略带沧桑的说。

芽芽心头一跳,知道什么?

不会,她对肖家做的,除了卫望楚和肖蝶儿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祖母给我留了信,把这阵子肖家发生的种种都说了。”

“嗯。”

“我替我娘给你道歉。”

芽芽想了想,觉得他大概指的是那次赶集的事。

“嗯,都过去了。”

“我谢谢你放过了她,她,她以后不会再伤害你了。”

这话说的违心,并不是她不会伤害,而是她伤害不了。

肖武面上现出些许的难堪,肖大夫人根本不知悔改,甚至说她只是低估了卫望楚的能力云云,若是再来一次,她一定请更厉害的杀手,直接对芽芽动手,芽芽不在,没人和肖淼儿勾搭,肖双双在伯爵府根本不会受那么大的磨难。

可肖大夫人如今虽然掌了肖家内宅的权,可肖家想伤害卫望楚保护的芽芽,依然是不可能了。

芽芽不置可否的笑笑。

“祖母说,害伯爵府世子的恐怕是董嬷嬷,伯爵府若是查到了真相,肖家跑不了,若是他们查不到真相,肖家也必会受迁怒,肖家日后难过了。”

少女抬头看着他,“所以,武表哥你要去找董嬷嬷?还是去寻找和伯爵府抗衡的势力?”

肖武摇摇头,“祖母要我远走,去过新生活。”

芽芽倒是有些诧异。

“肖家,脏污之地,不留也罢。”

少年耳根微红,笑了笑,忽然低头从怀里拿出一只锦盒递给芽芽,“明年你及笄,我不一定能赶回来,便把及笄礼提前送给你了。”

芽芽对他到底还是心有愧疚,伸手接过轻声道谢。

肖武回头远远看了一眼安柏身边身量颀长的男子,笑道:“不过,等你成亲的时候,我一定赶回来讨一杯水酒喝。”

卫望楚嘴角微弯,露出一丝笑意。

后来,男人告诉芽芽,肖武之所以忽然决定离开肖家,是因为撞见了肖二爷和肖大夫人的奸情。

芽芽顿时想到那日肖大夫人的哭喊,听那意思好似对肖二爷有情。

可男人呢?

肖二爷一直怀疑肖香儿是肖大爷的女儿,怎么看都像是另一种复仇。

秋水堂,肖蝶儿和肖大夫人面对面坐着。

“大嫂,大哥情况怎么样?”

肖大夫人脸上早已不见了之前的蜡黄之色,额头上的疤早已结了痂,将褪未褪。

“还是老样子,不肯出门,不肯见人。”

她话还未说完,里屋里便传来一阵压抑的咳嗽声。

肖蝶儿道:“肺疾是要慢慢将养的,卫大夫给开的药好好吃着,早晚会好的。”

如今让肖大爷接受不了的,不是肺疾缠身,而是子孙根萎靡。

他还正是壮年,却成了太监,绝了日后的科考之路,让谁都难以接受。

肖大夫人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妹妹说的是,慢慢养着吧。”

说着看了一眼妇人,“看不出妹妹教养的芽芽好手段,找了卫大夫这样一个好靠山。”

好手段说的是芽芽对付肖双双,好靠山自然是卫望楚让肖大夫人顾虑不敢轻易出手报仇。

肖蝶儿毫不退缩的盯着她,“说起手段,她倒是不如你们双双,赶集那日,若不是卫大夫在,我闺女就要折在你闺女手里了,说起来,大嫂你在这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呢?”

呵呵,若不是看到肖大爷、肖文和肖双双已经收到了严厉的惩罚,肖武又远走他乡,她一定不会放过这个狠毒的大嫂。

“妹妹你这话什么意思?有证据咱们就衙门里说道说道,我爹身居从六品官位,自然会给我一个公道!”

肖大夫人狠厉的等着肖蝶儿,“没有证据就不要胡说八道,我也是看在你是我小姑子的份上才不和你计较!”

肖蝶儿一冷笑,“到不知我是作为大哥的小姑子还是二哥的?”

肖大夫人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肖蝶儿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不清楚吗?”

肖蝶儿也站了起来,小擒拿手一出便将肖大夫人拿了个正着,直捏的她呼痛不止。

逼近她的耳朵,悄声道:“别和我要什么证据,武儿都亲眼看到了你和二哥的龌龊事了,大嫂。”

“什么?你胡说!”

“胡说?你当为何武儿都等不及送我们回家便急急忙忙的走了?你当为何?”

肖大夫人顿时说不出话来。

肖蝶儿道:“你害芽芽的事,在我这里没过去,我暂时记着,不是看你面子,是看武儿面子,你以后最好别再惹事,安稳的照顾大哥,要不然,你会知道什么叫身败名裂!”

“芽芽。”

肖文媳妇悄生生的院门口。